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場文學家駐館作家 張友漁 女士分享「尋找故事的一百種方法」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9年4月21日第22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9年4月22日第22版副刊(中) 台灣時報99年4月23日第22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活動,邀請兒童文學家張友漁,擔任本館第 97 場的駐館作家,在 3 月 27 日 講座「尋找故事的一百種方法」中,分享她如何尋找故事題材和構思作品內容的心路歷程 。

張友漁, 1964 年出生於台灣花蓮縣玉裡鎮一個半山腰上,從小與昆蟲花草樹林為伍,有一個快樂的童年。然整個求學階段的學業成就偏低,上了國中後,每次考試都有兩科以上不及格,國中畢業考英文只考了三分;勉強考上鎮上的高中,勉強畢了業,最高興的事就是不用留級!進入社會後,依然是個面對考試立即被貶為笨蛋的傢伙,空大考了兩次沒考上;駕照考了六次,第七次才考上。雖然小時候的學業成就低,但是閱讀救了她,讓她作文寫得比別人好;長大後,寫作成就了她。三十歲那年因為從事兒童作文教學且得了第一個文學獎,意外開闢了兒童文學創作之路,從此辭去工作專職寫作,創作從此成為她快樂的方式。

張友漁從事寫作至今 17 年,她說:凡看見聽見觸摸到的,都是故事。於是她聽風說故事、看樹說故事,看路邊堅持優雅姿態的小貓說故事,她也看人說故事,所

以她寫農夫和漁夫的故事。每一次她看見自己,覺得自己其實也只是一個故事。 令她最開心的事是:大朋友、小朋友都喜歡她寫的故事。 出版作品有:《我的爸爸是流氓》、 《 西貢小子 》、 《十二生肖系列童話十三冊》、《喂,穿裙子的》、《阿國在蘇花公路上騎單車》、【小頭目優瑪系列】之《迷霧幻想湖》、《小女巫鬧翻天》、《那是誰的尾巴?》、《失蹤的檜木精靈》 《 小豬撲滿工廠 》、《 這個地球上沒有狗 》、《 帶路雞狂想曲 》、《 柴山新猴王 》、《 山脈的故事 》等 童書三十餘冊。

張友漁的文學觀是:因為想寫而寫、因為快樂而寫、因為遊戲而寫;她說:「創作是我靈魂的支架,撐起我的生命,讓我看起來有模有樣。」張友漁曾榮獲省教育廳兒童文學創作獎、九歌文學獎、高雄市文藝獎、台灣文學獎、以及四次入選新聞局優良劇本獎。 1998 年《我的爸爸是流氓》入選中國時報年度最佳青少年圖書,以及 入選文建會主辦 1945─1998 年間「臺灣兒童文學一百選」; 2005 年出版韓文版《 我的爸爸是流氓》 。 2006 年 《小頭目優瑪系列》入選中國時報年度最佳青少年圖書; 2009 年榮獲博客來網路書店 童書 ( 小學生 ) 年度之最。

演講一開始,高雄市立圖書館廖小玲組長簡短引言: 我們今天的駐館作 家張友漁 老師是住在內惟的知名童書作家,她本身寫作時間不長,但是得獎無數,相信大家在參觀文學館一樓展出她的創作時,會被許多獎座獎盃所吸引,她在寫作時會向兒童展現人生的真實面,但會用光明面結尾,相信今天她會帶給大家更多的不同的收穫。

演講內容記錄如下 :

今天我雖然和大家談尋找故事的 100 種方法,但請大家在抄筆記時不要記第一種第二種那樣寫下去,然後問我說:「老師,不是有 100 種方法嗎?怎麼沒有呢?」其實我說的 100 種是指「很多種」的意思。 針對這次演講主題,我分成三大部份:一、作家靈感那裏來 ? ;二、去創造去培養去經歷一個故事; 三、 如何將收集回來的素材變成故事? 來和大家分享創作心路歷程:

•  作家靈感那裏來?

許多人對作家關於靈感那裏來很有興趣,所以先跟大家分享我的靈感那裏來,其實每個人都喜歡聽故事,而八卦是故事的來源之一;馬克吐溫( Mark Twain )就曾經說過:「如果沒有故事,人們就不會有思考。」從思考中發現問題及避免走向錯誤的路。詩人墨利‧魯基塞( Muriel Rukeyser )也說:「說出來,說出來吧!宇宙是由許多故事所組成的,而不是由原子所組成的。」羅伯.寇爾斯( Robert Coles ):「故事是整理經驗的典式。每個人都帶著故事來到這個世界,……認真把自己的故事說給別人聽,或認真聽人家說故事,都是對人最大的尊重。」
因此,很多開在鄉間的咖啡館都有他的故事,例如老闆和老闆娘戀愛的故事,如果沒故事,生意不會火紅,尤其是愛情故事;如果有一塊大石頭從山上滾下來,很快就會有故事,有人向石頭祈求因而得到一組數字中了大獎,這個石頭就會披上紅布條成了神;當一個盲人朋友請你告訴他有關你的長相,你又會怎麼說?這也是一種故事。當你仔細檢視自己,把有趣的點放大一百倍,就是一個有趣的故事,當然也沒必要認為公佈這些故事是很沒面子的事。
《天使遊戲》中有一段話:「世事皆成小說。我們相信的、認識的、記得的,甚至包括我們所夢想的……一切都可成為小說,一段敘述、事件結局,加上相關人物,這樣就構成了生動的內容。信仰的行為就是一種接受的行為,接受別人向我們敘述一段故事。我們真正能夠接受的,只有一再被傳頌的故事。」   但是,故事在哪裡?
如果,看到一顆表面有蟲啃食過的痕跡,你們會想到什麼?有人可能會說 上面有農藥,就是一棵柚子嘛!這些是正確性的解答;一個創作者看見這顆柚子,要先排除正確的解答,例如,它可能是一個充滿暗示性的藏寶地圖,也可以是湖泊,若你堅持認為不過是一個柚子,可能就不太適合當作家,因為作家的感性要大於理性。
像在馬兜鈴的葉子上有毛毛蟲(紅紋?蝶幼蟲),大家可以思考一下,牠為何只從旁邊開始吃?為什麼不是從中間吃?啃出這樣一個形狀,是不是有特別的意義?還有年輪,其實可以認為是大樹的個性,因為年輪的線條是不是均勻,是不是完整,代表大樹的在成長過程中所遇到的衝擊和反應,所以年輪是樹的個性。我以前曾想把這些年輪貼在我家的牆上,變成一幅畫,取名為「這就是我的個性」。

我們看到高麗菜被紋白蝶的幼蟲吃到碎裂殘缺,在文學創作裡,我們明明知道

是紋白蝶幹的,但是你得栽贓給外星來的蟲,這樣才有故事。所以我個人認為,文學的可貴在創新、發明;而不是發現,發現是田野調查者和科學家的工作。

所以如果要寫作,首先要想辦法讓自己變成一個感性的人!(理性的人適合當一個科學家)

我是一個喜歡開快車的人,每次從南迴回花蓮玉裡時,常常在山路上急駛超車而險相環生,為著是創造紀錄,直到有一天開快車開到疲倦了,在楓港一家咖啡店休息,那悠閒的一刻,讓我覺得人生真是美好,我為什麼要這樣趕路呢?就在那次,我吹著海風看著海,決定和大海許下約定,我答應大海, 每一次經過他,都要送他一句他會喜歡的形容詞。
舉兩個例子讓大家參考:

嘿,大海,我得提醒你,你美麗的百褶裙在
   藍色波浪的推湧下,差點兒就春光外洩了。

 嘿,大海,你湛藍藍的眼眸裝著滿滿的陰鬱
   ,我知道那是天空的心情。你是夠意思的朋
   友。你的深情除了天空,還有我明瞭。

因為海是反映了天空的情緒。

想念是種元素,讓感情在想念中升溫,是刺激靈感的好方法。我除了跟海有約

定,在阿里山山上也有個樹朋友,它是巨木群裡編號 17 號神木,他的樹形高挺漂亮,在頂端分三岔;每次去看看,我都會在樹下停留幾個小時跟他說話,而樹葉的拍打聲是他對我的回應。

一個表情也可以是一個故事,像各位看到臉上有白漆的風獅爺會發現它的表情像是受到驚嚇,為什麼?這可以自己去想,可能是因為祂才剛從工廠出廠,第一次擔任擋煞驅魔的任務,就被比祂高大的煞神嚇到,這可以從它往上看的姿勢看出來。那祂能擔當驅魔的任務嗎?我們是不是要把祂撤掉呢?所以,故事要跳脫理性的、正常的思考,這樣就會有新的思維。

我花蓮玉裡老家有一棵橄欖樹,那是我的鄉愁寄託,因為它很老了,所以有一天有人在它身上綁了條紅布,象徵它已成了神;後來,在它身上長了棵龍眼樹,而且慢慢長大,所以給了我一個靈感, 一心想離開 橄欖樹的小龍眼樹,他對每一個路過的人,悲傷的發出他的祈求:
  為了讓你遇見我 / 我已在樹洞裡等了五百年
   求你帶我離開吧 / 不需要遠走高飛
   我只想親吻大地 / 嗅聞泥土的氣味
   讓彎曲的根部有機會到地心探險

我曾經去馬來西亞旅遊時做了件後悔和內疚的事,就是買了一個標本鑰匙圈,上面有長得像人臉的甲蟲,後來被我敲碎埋在土裏,為牠舉行了一場遲來的葬禮。因為我發現,買了會創造更大商業利益的東西,會造成昆蟲的浩劫!所以我後來只帶著相機去旅行,而不想為了買任何東西造成生態的破壞。
像我也曾經拍下一張照片,是一顆很高的椰子樹在一間低矮的房子後面,而那間房子和相鄰的房子看來像是手牽手,所以我就為這個場景做了兩個截然不同的註解:
  讓我們手牽手,一起喝著椰子汁,欣賞夕陽,直到地老天荒。
   不公平,我要求換位置,我的屋頂已經被椰子砸爛了。
 

所以,這其實是種想像力的訓練,從這種訓練中,故事就從其中產生。一個場景可以創造十個不同的故事,端看你願不願意花時間去做練習。
二、去創造去培養去經歷一個故事:

我曾經開車跟著一輛載滿綠草的拼裝車後面走,因為好奇心,開到前面停下,並張開手臂攔截那輛車,我問他載那麼多草是給誰吃的?他說是要給羊吃的,並讓我跟在他身後去看餵羊的情景,到了牧羊場,她抱了隻剛出生的羊讓我抱,更指著那隻羊叫什麼,那隻羊叫什麼,我們交換了彼此的的生活,感受到彼此的友善,這些暖在心口的東西,都是創作的養分。

人是不是和善,是可以判別的。以前,我騎腳踏車環島旅行時,也曾經在高雄山區遇到一個老歐吉桑問我,妳有沒有丈夫啊?我想,沒有那個正常人一開口就會這麼問,所以我就離那人遠一點,感覺上好像有危險。

話說回來,我們照顧一個故事,就像照顧一棵植物,需要養分、需要耐心、需要等待,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如此,如果寫得很有樂趣,這個故事就是成功的;如果感到很痛苦,就要放棄(我曾經因此而放棄三萬字的作品)。
   我們要如何等待呢?
   當音樂家寫不出音符時,麻雀就送他幾個音符,這個想法從何而來?我曾經在陽台上放小米好招待附近的麻雀,讓我不用出門也可以賞鳥;我等了兩個禮拜,鳥兒們才願意來。其中也包括一隻只有一雙腳的麻雀,我還為牠加油要牠好好的強壯的活下去!當然,也因為怕驚擾到牠們,所以也苦苦的等候兩個小時,然後輕輕的按下快門拍下牠們在陽台上的?影,牠們分別站在我陽台的鐵窗上,看起來就像五線譜上的音符。曾經也有綠繡眼在陽台的植物上築巢,當保險員來跟我談事情時,我還特別小聲和他交談,就像在講人家的壞話,我擔心大聲說話會嚇走綠繡眼。後來,我覺得很好笑,就把這段故事寫了下來。還有一次,我切了柳丁,放在陽台上等待綠繡眼,但牠們沒來,反而是花金龜來了,不但在陽台舉辦婚禮,一旁也在上演強暴案!有白點的花金龜是雌的,牠那時正在埋頭吃著柳丁,但有一隻過來抵著牠還把雌的頭拔起來,也把性器官弄了出來,但都不能得逞,雌的都不予以理會,結果那隻雄的就飛走了!

所以,有時我們可以大方一點,準備一些東西請客,可以得到很大的生活樂趣!這些生活經歷都可以編成故事的題材,而你收集的故事,不見得立即可以成就一篇小說,但是肯定可以在適當時機放進在某個小說中。

至於其他尋找故事的方法還有閱讀、思考和玩想像力遊戲,而寫日記也是一種方法;我們不需按正常方式書寫日記,可以有些角色扮演,也可以成為另一個人在寫,這樣比較有趣,例如當樓下花店老闆往上看我一眼,我就幻想成了那個老闆,思索那個人老是站在陽台上幹嘛?當然真正的答案不重要,而在於如何去想像。還有,在無聊的時候天馬行空的寫日記,並即時的把想到的靈感、字句和故事寫下來。還有,我也可以演給自己看,假設我平常是個循規蹈矩的市民,但有一天想要做點壞事,不想當一個好人,所以想對牽狗散步卻任由狗狗到處亂大便的女人說,妳其實和妳的狗一樣的醜!但真實生活中,我不敢這麼做,因為我怕她把狗大便撿起來砸我,還有,我也想把一排機車弄倒,把停在路邊的車刮出兩條線等,都只能寫在小說裏,因為現實生活裡我們不會真的那樣做。

最後,也要注意聽別人說話,一個星期記錄三段聽來的或自己製造的對話,因為對話是推進小說情節很重要的元素,所以從別人或自己的對話中,可以形塑小說人物的特質;雖然有些內容很無聊,也可以記錄自己說了多少廢話,這樣做也可以訓練自己如何說話。

像以下的這篇是發生在我日常生活的小故事,因為我妹妹出國,所以把她女兒交給我照顧,以下是我們的互動:
媽媽出國,阿姨受託照顧小朋友。小朋友在地上丟球,然後以青蛙跳的方式和球賽跑。阿姨則在餐桌上寫稿。
  「阿姨,你看,我跑得比球快。」
  「嗯,很厲害。」阿姨頓了一下,問:「你知道你明天要考試嗎?」
   「我知道呀!」
   「那就好。」
   「你在做什麼?寫日記嗎?」
   「是啊。」
   「你寫些什麼?」
   「記一些事。」
   「寫我們的壞話嗎?」
   「有一些是。」
   「那你有寫我送你一隻筆嗎?」

  「沒有。」
   「你一定要寫,你看你現在用誰的筆寫日記 ? 」

各位可以從這篇文章最後一句中發現,這個小朋友其實在傳達一個訊息,就是那隻筆既然是當初我們逛街時買給我的,所以就不能用這隻筆寫他的壞話!

把和別人的對話抄起來放在小說裏,可以呈現小說人物立體的可愛的特徵,像下面這幾句:
「那個鳳梨有沒有……時間到了有沒有……噴農藥有沒有……一般人有沒有……也吃不出來……」

呈現的是口頭禪,像我們台灣人講話常動不動就自己說對呀!

  有一次我買了甘蔗,結果不甜,隔了兩天經過時故意找他抬槓,因為覺得很好玩:
  「買甘蔗,買甘蔗,一包 五十兩 包九十。要不要?」
   「上次買的甘蔗都不甜,不買了。」
   「不甜?厚,你現在試吃,如果不甜,我給你搧兩個嘴呸!」

這個故事就來了,就是小朋友因為被說爸爸賣的甘蔗不甜,結果真的被打了兩

個嘴呸子,所以就拿了一梱甘蔗到學校或對方家中去械鬥!

三、 如何將收集回來的素材變成故事?

《國王》是我第一篇寫的故事,得過教育廳兒童文學獎佳作的童話小說,本來是我母親說給我聽的現實生活發生的事;媽媽是很好的故事提供者,也因為得了獎,而使她每天都會告訴我許多故事(包括鄰居的,菜市場的)。初學寫作的人,可以參考下面的結構,把故事大綱按照這個架構寫下來,然後慢慢添加血肉。
故事:一隻雄赳赳氣昂昂的公雞,被困在塑膠袋裡頭,一世英名在那個清晨崩毀敗壞。

背景:在哪裡發生?好旺農場。
人物:一隻叫做國王的公雞 ( 因為是雄赳赳氣昂昂的一隻雞 ) 。還有哪些

角色?
事件:塑膠袋套頭、雞群恐慌、主人睡過頭 ( 該收的蛋沒收 ) 。
衝突:驕傲的(不屑別人跟牠請教如何發出宏亮的聲音,認為其他人沒有

那種資質)國王眾叛親離(因為頭上塑膠袋所發出的聲響和公雞的怪叫聲讓不少母雞被嚇跑)。

困境:淒涼寂寞的夜晚。
   解決:小黑(是隻瘦小的烏骨雞,牠期待有一天能像公雞一樣能有響徹雲

霄的叫聲)挺身而出解決國王的困境(咬開塑膠袋)。
   成長:國王的改變(小說或電影中一定要有所改變、成長,而之前會有許

多誇張的磨難、撞擊,以此推昇故事情節,像國王原來不理會別人,但從這件事之後變得比較謙遜)。

有人說,人生不要想太多,想太多簡直就是自尋煩惱,但我覺得,作家必須想很多,如果沒有這個特質,就不太適合成為一個作家;所以,作家是一個疑神疑鬼的行業,他必須想很多,也必須懷疑有沒有神、有沒有鬼,然後從質疑中尋找解答,也才能創造並得到創作靈感。黃春明曾經講過,如果用蒙太奇的手法把一個八、九歲小孩的純真眼神拍下來,與他十七、八歲時兇惡的眼神來對照,是什麼原因造成今天這樣的轉變?家庭、社會、學校都有責任。作家所表現的就是思考是什麼原因讓孩子成長後有那麼大的變化,作家是為了這個不完美的世界所具有的人性黑暗面而存在的。

我從來就不是聰明的學生,國中畢業考英文只考三分,全部科目只有國文一科及格,但小學時作文常被稱讚,因為被欣賞而很早就發現自己寫作方面的才能;我國中時曾經參加教師節徵文比賽得到第二名,那時我非常高興,而這個起源在於看到我哥哥(那時才小學六年級)也常投稿得到不少稿費,讓我很羨慕他能拿到稿費,還可以坐火車到新竹找他的筆友,所以那時寫我的志願就是當作家。不過,在三十歲以前,所有需要考試的學校和工作我都考不上,連駕照都在第七次才考上,所以我是那種遇到考試就完蛋的人,如果要當作家必須通過資格考試,我大概也沒辦法當作家了。如果將來我不當作家了,就去種菜,然後拿到菜市場賣,再換些豆腐、油和雞蛋回來,過清淡簡單的生活。
   小時候的教育很重視成績(現在也還是),有一次我媽遇到我的 國中 老師(已退休且已 7 、 80 歲),他知道我在寫書時還很訝異的說:「她小時候成績不太好耶!怎麼會寫書呢?」那個年代好學生是會幫老師抱作業簿,也會做許多事,而成績不好的學生是被認定將來一定沒出息的。
   學生時代我從來不作弊,如果考試遇到不會的就空在那,老師會在上面打個叉叉;叛逆的個性是在出了社會時才有的,不為薪水而屈就不喜歡的工作,我認為,人生的價值不在成就或成功,而在於快樂自在的生活,而我不太贊成父母給小孩太多束縛,應該讓他們找出自己的形狀,如果他想當一個油漆工、水電工也是可以,只要他能在工作中找到樂趣。

寫作的人一定要看小說,因為有很多人性的東西,許多對話和生活在裏面,像黃春明的整套小說就讀了二、三次,當你把這些書讀了幾遍,就可以掌握到寫作的技巧了。當然,我讀的書大多是小說和散文。小時候,喜愛閱讀的大姊給家裡弄了一個書房,提供給我們一個很好的閱讀環境,因此,小學四五年級時即已看遍瓊瑤小說、世界文學名著;如果要我推薦,黃春明、張大春、簡媜的書都可以去閱讀,而翻譯作品可以從中學到新的東西,我認為《飢餓遊戲》比《哈利波特》好看。

【作家與讀者的互動】

:請問老師出了幾本書?那一本比較暢銷?還有當作家的感受是什麼?

:到目前共寫了 35 本書,賣得最好的是《我的爸爸是流氓》,講的是社會問題,

也是最多小朋友和我互動的作品,目前正由公共電視製作準備要搬上螢幕。當

然,如果要當個作家,我套用吳炫三的說法,藝術家是最會挨窮的行業,寫作

也是如此,但所創造出來的東西會帶給他快樂;目前寫作只能養活我自己,養

不起別人,但我認為寫作是種有無限可能的行業。

問: 對於目前台灣養不起一個專業作家有何看法?

:台灣閱讀人口不多,所以一般文學書籍較難暢銷,而兒童文學因為民間和政府

致力推廣閱讀,所以兒童文學作家會過得比較好些。

駐館作家張友漁女士開講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駐館作家 張友漁女士 開講 .
.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文友駐足欣賞張友漁女士創作文物展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
文友駐足欣賞張友漁女士 創作文物展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