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場文學家駐館作家桑品載 先生 分享「寫作這條路」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9年4月9日第19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活動,邀請資深作 家桑品載 先生,擔任本館第 96 場的駐館作家,在 3 月 13 日 講座「寫作這條路」中,分享他的創作生活背景及理念。桑品載 以其豐富的閱歷與寫作經驗,提供愛好文學者相當多寶貴的心得,獲得參與者的肯定。

桑品載,筆名司陽, 1938 年出生於浙江省舟山市定海縣,十二歲隨軍隊來台, 在基隆流浪三個月後經好心人協助而成為幼年兵, 1959 年畢業於政工幹校政治系(即今政治作戰學校)。他曾任 東引日報總編輯、陸軍供應司令部精勤報記者、徵信新聞報副刊及 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主編、 自由日報(即今自由時報)及高雄市環球日報副總編輯、台灣時報及民眾日報 執行副總編輯 等, 1995 年 辭去報社職務,專事寫作。

桑品載創作以散文、小說為主, 著作有:《流浪漢》、《微弱的光》、《過客》、《白銀 十萬兩 》、《餘情》、《舞》、《他和她的故事》、《役鬼》、《寒星》、《人骨骰子》、《不死的鬼》、《代命閰君》、《兩個自己》、《岸與岸》等小說與《勇士們》、《司陽文粹》等散文,也寫過電視單元劇及連續劇等百餘本。 曾獲國軍新文藝銀像獎,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第一屆社會優秀獎青年獎。

他的文學觀強調『真』, 老子有云:「美之為美,斯惡矣;善之為善,斯不善矣。」 真的就是美,真的就是善;所有偽善的、粉飾的東西因為不真,所以不是好作品。所謂的真不是像新聞報導那樣述說一件事情的真相,而是重在感受是否真實,情感是否深刻。我們閱讀 桑品載的作品可以發現,其文充滿時代的聲音,而且真情感人。

演講一開始,高雄文學館施純福館長簡短引言: 我們今天的駐館作 家桑品載 老師,是民國 39 年跟隨軍隊來台的幼年兵;他會來台灣是因為母親的關係,母親將他託付給一位連長帶來台灣,這使得他的母親不被諒解。另外,他的哥哥後來也到台灣,但剛開始並不知道,在兩岸開放前就過世了, 桑 老師的父親更在開放探親前兩年過世。 桑 老師的作品《岸與岸》寫的就是這段在兩岸間流離的經歷,而他也曾經當過總編輯、主編和記者,也在各家報社像中國時報、聯合報和自由時報發表不少文章,相信他的人生經歷可以帶給大家很好的寫作啟發。  

接著 黃漢龍 先生也說:他與 桑 老師因訪問而結識,當時他住在楠梓,但根據資料打電話 時 老師不在,而寄信時人在台南,所以透過他的房客轉交,我們才連上線,後來他在高醫看病,就在那相遇了,感覺上是很契合的相逢。 桑 老師在聯合報上的文筆犀利,但立論中肯,是很傑出的評論作家;他亦表示,由於其自身是 36 年次, 桑 老師來台灣時我才兩、三歲,對老師所遭受到的苦難,如睡在石椅和木椅上被蚊子叮咬、吃餿水等,雖不能感受,但可以體會,像館長提到他寫的《岸與岸》,雖是以小說型態寫他自己的傳記,但很真實,連龍應台在《大江大海 1949 年》都提到他的故事。

黃漢龍 先生又說,大文豪莫泊桑曾經請教法國劇作家小仲馬要如何寫小說,小仲馬就叫莫泊桑去巴黎街頭寫一百個人後再來問他,莫泊桑把一百人的外表、表情和心情寫了下來,小仲馬就跟他說他可以寫小說了;所以相信大家聽了這場演講和看了 桑 老師的書後,都能寫小說了。

演講內容賞析如下 :

今天謝謝高雄文學館邀我來這裏和大家見面。

其實,之前文學館就多次邀請我,但我都沒成行,因為我怕 -- 我是不愛說話的人。雖然我私下也可以和趣味相投的人聊個兩三個小時以上,以前也公開演講了多次,所以反而害怕了。喜歡聊天,是因為感覺自由而無拘無束;不喜歡演講,是因為演講內容公開,必須負責任,自然無法暢所欲言。

今天和大家談『寫作這條路』分為三部份:一、寫作緣起;二、在副刊的日子;三、結語 - 鼓勵大家寫作。

一、 寫作緣起:

我 12 歲當兵, 26 歲退伍,其間在軍報社工作,也在中國時報和自由時報等報社待過,而《岸與岸》是我從台灣時報退休後寫的,裏面的單篇分別在中國時報和聯合報副刊發表,因為副刊版面有限,編輯對小說類的作品,一般都有字數限制(最好不要超過五千字),所以常常一篇文章得分幾次登出。

我應邀為報社寫專欄,常有時間壓力,像有次馬宋會在晚上 10 點 40 分結束,接著召開記者會,而我寫稿時已經 11 點了,因為報社截稿要在 12 點半以前,所以我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寫,可以想見壓力之大。

寫作是可以教的嗎?我個人認為不行,不敢演講如何寫作的東西。美國作家馬克吐溫有次在哈佛演講時就問聽眾:「大家是否喜歡寫作?既然喜歡,那在這裏幹嘛?」 意思是說:要寫作就去寫啊!光聽講而不寫,是沒用的。

許多作家都是自己去摸索的,而且是寂寞地跟自己的靈魂對話;其實畫家、音樂家等藝術家都是如此,許多人剛開始都不被人注意,像梵谷的畫就如餘光中所言,當年沒人要,因為生病沒錢看醫生而賣畫,但沒人要買;(他一生只賣出了兩幅畫),但他死後才成名,反而現在一般人買不起。知名作家朱西甯也曾說過,寫作是孤苦無依的工作;如果不甘於寂寞,就不要寫作。

我認為,寫作要具備以下條件:

1. 生活:這裏指的就是生活的「量」和「質」,前者像當兵、礦工、參與政治等的不同經驗;後者就是認真的生活,注意生活細節,認真的看待經驗。

2. 讀書:我發現許多大學生在畢業以後就不讀書了;其實,離開大學才是讀書的開始,那時要讀的書就是專業的書、現實工作或生活所需的書。例如,以前有個財經記者問經濟部長「什麼是國民生產毛額」,部長就回他說:「你連這個都不知道怎麼跑財經新聞?」這就是說,沒有這方面的專業能力,怎麼能勝任這個工作?

3. 表?能力:畫家用圖畫傳?他所想要說的話,作家則是用文字表?內心的想法。夏濟安先生曾經說過,「不要告訴我你要寫什麼?而是告訴我,你要如何寫?」

愛情不是專業,但可以體會;文字是用短短的字數展現張力,這是要多讀書才行,而許多豐富的知識就在其中。

文字是寫作的工具,而文字有它的張力,所以要把掌握文字的能力鍛鍊好;其次,如果下筆時沒有真感情,讀者會從文章中發現那是假感情。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寫作上所以重視真誠、忠於自己的原因,『真』是寫作的重要元素;『假』一定會被發現。

二、在副刊的日子:

42 年前我接下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時,當時報紙有限張規定,有時只有二大張半,而政治新聞沒什麼人看,只有副刊大受歡迎。

當年的鄉土文學論戰開始於聯副,我那時主編人間副刊,並沒有加入這場論戰,我編副刊選稿,只看作品好不好,對那時所謂的「本土作家」的作品,都一視同仁,像黃春明、李昂、楊青矗……他們的作品常在我那兒發表。

政府撤退來台時,文風頗盛,作家可以依靠稿費生活,像司馬中原就是很好的例子,但現在國民所得已經破了美金一萬六千元,居然養不起作家,尤其養不起一份純文學刊物;因為大環境變了,文學風氣退潮,沒有太多園地讓作家發表。相對的,大陸這方面可能反而優於台灣。

大陸有許多不同性質的文學刊物,作家也有分類,例如縣級作家、省級作家、全國性作家,其待遇各有不同,由國家支付每月基本待遇,當然可以專事寫作,不過,現在改革開放,情形可能不太一樣了。

在這裏,我也不得不提到,文化的殺手向來都是政治;文化應是雨林,具有多元的植被,只要提供泥土、空氣和水,什麼植物花草都會自由、茂盛地生長,豐富而多彩多姿;文化不該只是花園,因為花園具有排他性─因為是花園,園主只種他所偏好的植物花草,凡不喜歡的,當然就排拒在外。文化如果如此,容易凋萎。

老子道德經中有段話說:「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也就是說,你若堅持某些條件才是美,反而不美了;你認為那樣才叫善的,反而不善了。因為你把美和善都限制住了,狹隘化了,就像王清峰認為廢死刑為善,但反對者認為維持死刑為善;宋代的趙飛燕在唐朝就不美,而唐朝的楊貴妃在宋朝也不美,至於我個人,則是認為只有真才是美和善。

人生境界真善美,而文學應該容納各種美,就像殺人來說,各國國父都殺人,那他是兇手嗎?太多的善惡是相對的,小女孩偷東西給飢餓的阿嬤吃,你們能說她是惡嗎?所以我覺得不應侷限自己,否則會妨礙寫作思想。

三、結語-鼓勵大家寫作:

有人問過我為何喜歡寫作,這可以歸納三個原因:

1. 當時許多作家都是因思鄉而筆耕,我也不例外,離鄉背井有很深的感受,所以才會運用文字來表達。

2. 對於苦難,我選擇了面對,而不是逃避,也反對自殺,因為苦難會讓生命力更強;我自認是不退休的人,到現在都還在讀書、寫作。

3. 生活的因子:要寫作就要從認識生活,認真的看,徹底的擁抱生命開始;現在年輕人太重視物質生活,扣掉了車子就什麼也沒有了。所以羅素認為,要做一個作家,生活的內容很重要;至於技巧,就是坐下來多寫。

最後鼓勵大家寫作,但是作品能「存活」多久,需要考驗,要看能否通過時間

之河;以唐詩而言,它根本不只三百首,而李白作的詩也不是我們所知道的這幾首,但流傳得下來,就有它的價值。所以,我們要看作品能否在作家死後一百年還有人閱讀,如果有,就是通過了時間之河。

【作家與讀者的互動】

:有人說作家都是多愁善感的人,請問老師有什麼看法?

答: 每個人都有愁和感,愁到深處就有好文章;善感是好的,因為是個人最真實的感覺。

:有時寫作會遇到沒有靈感的時候,請問要怎麼去看待?

:我以席慕蓉為例,她曾說自己喜歡畫畫,剛開始也只是好玩,沒想後來會不會自成一家;音樂也是如此,順性發展最重要。而寫作並不需要給自己太多壓力,自然流露即可。文字其實並不能完全表達我們的感覺,就像痛是什麼,就有很多種說法,但沒有那一個可以說明痛的真正感覺;寫作時,感覺來了,作品就出來了。

:請問是要先寫題目還是先寫內容?

:我主張不要先想題目再寫內容,因為作品本身會自己跑,有許多作家寫到最後,作品都不是原先的想法。

駐館作家桑品載先生開講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駐館作家 桑品載 先生開講 .
.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桑品載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
桑品載 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 . 照片 . 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