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場文學家駐館作家周嘯虹先生分享「在文學花園裡漫步六十年」

台灣時報990129第19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90130第19版副刊(中).JPG
台灣時報990131第19版副刊(下)    
現場實況錄影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活動自 95 年開辦以來,至今已邀請了 93 位高雄作家駐館,分別提供 93 場作家文物展與文學講座。本次邀請資深作家 周嘯虹 先生,擔任本館第 93 場的駐館作家,在 1 月 9 日 「在文學花園裡漫步六十年」講座中, 敘述其文學因緣及動力並 分享他 在 散文、 短篇小說、歌詞、報導文學、相聲、京劇劇本、評論等方面的 繽紛多彩的文學經驗 與民眾共遊文學花園的苦與樂。

周嘯虹筆名蕭鴻、關山遙, 1949 年 17 歲隨軍來台,在軍中服役十年,從事文書、譯電及軍報編採工作;退役後轉入新聞界服務,歷任記者、採訪主任、副總經理、主筆、主任秘書、總編輯之職,直至退休。 1997 年至 2003 年曾任高雄市文藝協會理事長,致力於兩岸文學交流。

自 1950 年發表第一篇文學作品後,散文、短篇小說,密集刊登於報紙副刊、文藝雜誌,並連續獲得多項重要的文學創作獎。雖然五○年代即於台灣文壇嶄露頭角,唯轉業新聞工作之後,曾有近十年時間擱置創作,直至 1975 年才又重拾文學之筆。近年則更投注心力於極為冷門的京劇劇本創作,已完成五齣劇本並獲高雄市文化基金會獎助出版。

2002 年中國作家協會在北京舉行「周嘯虹作品研討會」,兩岸文學評論家對周嘯虹的寫作風格頗多肯定,認為他的散文「辭約旨達」、「言之有物、層次分明」,小說則「運用了簡明而淨化後的文學語言、細緻和諧的實況描寫,真切表現了人、事、物的真面目」,是「以其豐富的經驗、苦難的歷練、細密的思維、高度的技巧所凝結的作品」。曾獲全國農村小說徵文第一名、青溪新文藝金環獎、國軍新文藝金像獎、高雄市第五屆文藝獎散文組首獎、觀光文學獎散文組優勝、青年日報抗戰勝利五十年小說徵文第一名、台灣省第一屆文化獎報導文學組優勝、教育部徵文競賽國劇劇本佳作等。

周嘯虹說:文學創作雖未必要刻意標榜「文以載道」、「文章濟世」,但仍不宜忽視其對人心之剔垢除腐的正面導向作用。不論是散文、小說、詩歌或劇本,如果不能讓讀者在閱讀之後,震動心弦、深有感觸,進而受到啟迪或安慰,則可視為浪費筆墨,甚至是禍棗災梨了。出版作品有《周嘯虹自選集》、《三十功名塵與土》、《屐痕》、《歸鄉拾夢》、《悲歡歲月》、《烈士與義士》、《國劇創作劇本》、《馬祖.高雄.我》、《迢遞歸鄉路》、《逝水》、《載酒歸舟》等。

演講一開始,高雄文學館施純福館長簡短引言: 今天很高興能在新的年度邀請 周嘯虹 老師擔任駐館作家講座,昨天是他八十歲的生日,全家人都從各地趕來團聚慶祝,同時也有不少文學界故交前來捧場; 周 老師是江蘇人,而高雄是他來台灣的第一站,後來雖曾到過馬祖等地,中間也曾經停筆十年,但最後選擇高雄定居,並持續文學創作,得到許多文學獎項,範圍包括了散文和小說,對於高雄文學館的催生有很大的貢獻,相信大家能在這場演講中體會 周 老師在文學花園的心路歷程。

演講內容賞析如下 :

一、一塊月餅導引我走向寫作的道路

一切要從 1949 年中秋夜的一塊月餅談起。 1949 年,最近又成了火紅的話題,這一年盛夏虛歲 18 的我踏上高雄港的土地,住進了五塊厝的營房,這一年的中秋夜,拿著部隊發給的一塊月餅,在大榕樹下瞪著慘白的大月亮,想念著離開已將近一年的慈母,眼淚掉到了月餅上,這塊加了鹹味的月餅始終沒有吃到嘴裡,但思鄉的情懷、逃難的辛酸、舉目無親的惶恐,種種情緒排山倒海湧入胸懷。沒錯, 1949 年的這塊月餅就是引導我走向文學之路的媒介;鄉愁,正是最初拿筆的原動力。

從第一篇短篇小說〈天亮前後〉在《明天》雜誌發表至今,頭尾正好 60 年。
60 年,對在座的年輕朋友而言,必定覺得很漫長;而於我卻彷彿才是昨日的事兒。今天很高興能有機會和各位在這裡交換一些文學創作的粗淺心得,希望在這短短的兩個小時,和各位輕鬆愉快地分享個人經驗,共遊文學花園。
近年,有兩樁事常讓我感到生氣,其一是腳勁兒差了,其二是視力不行了。我常跟一位當眼科醫師的朋友發牢騷,這位朋友每每安慰我:「夠用就好了!」

言下之意,只要別看錯了老婆就可以啦。不過憑心而論,我的老眼昏花,是有以致之的。最近正給自己算總帳,赫然發現, 60 年來白紙黑字少說也寫了千萬字以上,而不管是糟粕或精華,她們印證了我這個人這一生存在的意義;煮字,於我不僅是療饑,更是療傷。

基本上我是一個有多方面興趣的人,如果不是生逢亂世,是不是仍會與筆結緣,而且終身不渝,實在也很難說。就像我的五個子女,他們雖然在學時個個文筆也不弱,卻沒有一個肯步老爸的後塵,也許一燈如豆、伏案疾寫的父親的背影,對他們反而是一個驚心的警惕呢!特殊的時代背景、對文學的潛在喜好,使一個身心俱無依靠的慘綠少年,找到了一根可以劃向避風港的槳,那就是手中的一枝禿筆。

二、傾向寫實的風格 - 以平凡事物敘說人間百態

老友姜穆兄在為我的《馬祖.高雄.我》一書作序時,認為我是「記者型的作家、作家型的記者」,五十年知交可說知我甚深,明白點出我個人傾向寫實主義的寫作風格。以平凡的事物,敘說人間百態,一直是我在文學創作上不變的宗旨,無論是散文或是小說。因此,在我筆下出現的人物,最多的是市井小民,大陸一位女作家周玉寧曾經寫了一篇評論我小說集《逝水》的文章,題目即為〈海峽彼岸的眾生相〉。

事實上,在軍中服役十年,有一段時間擔任的就是馬祖日報記者,離開軍

職後,更長達四十年都是在報社工作。有人或許認為都是拿筆桿的事兒,幹記者應有利於寫作的磨鍊;其實不然,報導新聞求快速、求真實,而且要力求客觀。這與文學創作是截然不同的領域。

每天在字海裡打滾,有時還真會產生職業性的倦怠感,也因此從民國 54 年起,採訪工作最忙碌的十年間,完全擱下了寫作的筆。但潛伏在心中的創作慾 望仍不時蠢蠢欲動,終於在民國 64 年重出江湖,以筆名蕭鴻展開另一個階段的寫作生涯。

三、寫作的誘因 - 稿費是寫作園地裡最甜美的果實

 寫作快樂嗎?不是說寫文章要嘔心瀝血,構思既然如此艱苦,她的樂趣又何在呢?別人如何,我不清楚,至於我,我必須坦白承認,進入文學花園裡不甘於只做一個單純的賞花客,而插足花圃爭做一名園丁,稿費實是一大誘因。「稿費是最甜美的果實」這是家中老妻給稿費下的定義,有妻如此,各位就會恍然大悟何以我會是這麼勤快的園丁了!

 寫文章的人,大剌剌的談錢,很俗氣吧?但大家也許知道,日本的推理小說名家松本清張, 41 歲之前還在做批發出售掃帚的小生意,就是因為日子不好過,看在百萬日幣的獎金份上,奮力寫出處女作參加直木獎而在文壇出道, 50 歲終於成為暢銷作家,財源滾滾而來,稿費、版稅,是寫作的一大動力,松本先生並不否認。

 當然,只為稿費而寫,也是不太可能的。畢竟寫文章不是縫衣服、製鞋子,文章要登出來的先決條件,是必須能打動讀者的心,沒有幾個負責把關的編輯是省油的燈。但也因此,創作的續航力便植基於有沒有更熱切的抱負。前面我曾提到,寫作於我,除了煮字療饑,還有更重要的一項功能是療傷。這傷,在很年輕開始寫作時是因為生逢亂世、顛沛流離所造成;成年以後立足社會,不可避免的有更多的困頓與不滿,一枝禿筆,既可以自述襟懷、也可以針砭世道,透過散文、小說,甚至詩歌、戲劇等等形式巧妙發揮,而且竟然還常常獲得共鳴,那種快感,不瞞各位,真的比拿到稿費還讓人舒暢,這就是所謂的成就感 吧!

四、苦難的經歷成為下筆的題材

 話說回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同樣也不會有白吃的苦,要看自己是否能善用這吃到的苦,現在不是很流行一句話:吃苦如吃補嗎?這是我個人在寫作過程中的一大心得。早年我寫作的題材大都來自於自身的體驗,因為出生於蘇北,雖然家中環境不算差,少年時期卻一直過著逃難的生涯,求學過程也因此斷斷續續,直到 17 歲被迫隻身離開親人,千辛萬難來到了台灣,逃難期間的種種遭遇、所見所聞與心路歷程,在拿筆的頃刻間自然而然發述為文。三十七年辭別慈母,踏上流亡之路時已在歲暮,農曆年的除夕是在武昌徐家棚碼頭過的,幾個同是天涯淪落的年輕人,臨時搜購來臘肉、大白菜,用臉盆煮了個雜菜鍋,幾杯老酒下肚,有人嘆氣、有人落淚,真正度過一個酸楚難忘的過年,而這經歷順理成章成為寫作的題材。另一篇描述在難民船上的遭遇,因為對年輕朋友來說太匪夷所思,刊出後還引來不少迴響,這篇題為〈大福輪〉的文章敘說這艘只能載一千人的小船,湧進了兩千多人的擁擠慘狀,更悲慘的是少年的我偏偏鬧肚子,在那寸步難移的甲板上,只好屁股朝向大海連連狂瀉,要是那兩位拉著我手臂的仁兄感到不耐煩而稍一鬆手,我當下就做了波臣,哪還能留著小命到今日在此與各位閒扯!說來,這些在承平時代、歲月靜好的日子裡無法想像的苦與難,在我寫作之初恰好提供了豐富的材料,而下筆的同時也舒解了心裡的鬱結。

五、來自於詩人陸 游 的影響

 從這個角度看,似乎生在亂世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 2002 年應北京崑崙出版社邀請,把在台灣發表過的作品精選分成小說卷、散文卷兩冊在大陸出版發行。當時中國作家協會還舉辦了一場座談會,承蒙兩岸文學先進捧場,發表了十幾篇評論的鴻文。行家的評論是一面明鏡,而在這些評論中,幾位賢達都提到了作者能「笑對生活」、有著「蘇北人的豁達與俏皮」等等,其實是他們真正看穿了作者在大時代的洪流淘洗之下,苦中作樂、自我調侃的心態。我這種被文友薛家柱兄標榜為「積極的人生態度」之養成,與從少年時代即非常喜歡陸游 其人其詩有關。對這位南宋時期的大詩人, 梁啟超 先生曾寫下一首膾炙人口的詩:

詩界千年靡靡風,兵魂銷盡國魂空;

集中十九從軍樂,亙古男兒一放翁。

這樣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偏偏又是一位情深義重的好男人,而無論是「英雄肝膽」或「兒女情長」,放翁都曾留下不朽詩篇,讓千百年之後的文學青年沉浸在他剛柔並濟、熱情豪放的詩情中,我呢,就是其中的一個。同樣是生在戰亂的年代,陸 游 對故國山河之遙不可見,以血淚痛陳深切的憾恨,「示兒」一詩即寫道: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陸 游 一向被歸為愛國詩人,他的詩詞不乏感時憂國的佳作;但另一方面,他對髮妻唐琬終身不渝的深情與思念,更感動世世代代的有情男女。唐琬因不得婆母歡心,被迫與丈夫仳離,陸 游 基於孝道雖不敢違抗母親,卻一輩子都無法忘卻這個深愛的女人,唐琬亦然,終致年紀輕輕就悒鬱離世了。陸 游 的三首沈園題詩已成為千古絕唱,它之所以感人,更在於見證了詩人纏綿數十年、始終如一的深情。在沈園最後一次題詩,詩人已經年過八旬,垂垂老矣!就讓我們來欣賞這三首深情款款又哀戚無比的情詩:

其一:沈家園裡花如錦,半是當年識放翁;

 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

其二: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台;

 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其三:夢斷香銷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棉;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弔遺蹤一泫然。

的確,陸 游是 一位對我影響至深的詩人。

六、拈花惹草 60 年始終無怨無悔

 中國的古典文學作品,無論詩經、唐詩、宋詞、元曲,乃至三國演義、西 遊記、水滸傳、紅樓夢等等,本來就是我們那一代人的文學啟蒙書籍。如今想起來,在動盪的逃難生活中無法接受完善的教育,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勉強邁步擠進文學園地,跟著拈花惹草,半個多世紀來也沾上個作家的名銜,實在要歸功於很小就開始讀閒書。所謂閒書,就是與課堂上考試不大搭邊的。大概因為自己是閒書的受益者,所以我還不只一次發表宏論,為中小學生讀閒書爭取認同。

以花園來比擬文學園地,是彰顯她的可以純粹觀賞,也可以動手栽植,步入這個園地,即使只是欣賞,也絕對會有收穫。從六十年前信步走進這座花園,我就已迷戀上她的花團錦簇,說起來,我還是一個有點兒濫情的園丁,散文固我所喜,小說也深得我愛,其他如相聲、劇本、歌詞,我也無懼才疏,每每參予競賽並僥倖得獎。十幾年前更大膽地編起國劇劇本,參加教育部的徵文,沒料到也能獲得青睞,雖然不曾奪魁,也連續三年被評定為佳作,對一個只是喜愛平劇連票友都稱不上的門外漢,有這樣的肯定,實在是驚喜。我總共完成 5 齣劇本,還獲得高雄文化基金會的贊助出版。

 漫步文學花園 一甲 子,如今已是邁入八十的老人。回望來時路,我必須說, 當時雖是懵懵懂懂地闖進來的,卻是做了最正確的選擇。

駐館作家周嘯虹先生開講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駐館作家周嘯虹先生開講 .
.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作家 為 fans 簽名留念 周嘯虹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 作家 為 fans 簽名留念 .
周嘯虹 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 . 照片 . 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