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二十一場文學家駐館作家酈時洲先生分享「文學-我的天空」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9年1月4日第14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9年1月5日第19版副刊(中)
台灣時報99年1月6日第19版副刊(完)    

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活動,邀請小說、散文、兒童文學 家酈時洲 先生,擔任本館第 91 場的駐館作家,在 12 月 6 日 「文學 - 我的天空」講座中,分享他文學天空的點滴。酈時洲以個人的創作經驗,引領喜愛文學的讀者,進入變化多端的文學天空,猶如人生的際遇有陰、有雨、有晴。
酈時洲筆名康文、宇父、我們,浙江諸暨人,目前任職專業作文教學。曾任電影隨片報導、學校老師、補習班主任。他筆名康文,是自許以寫出健康的文學作品,時時激勵自己。以真摯的感情,平實的語句入文,永保純真的赤子之心,處處顯現生動自然。酈時洲從事文學工作四十餘年,創作以小說為主,兼及散文、兒童文學、劇本、劇評等。題材以社會萬象為主,以描繪芸芸眾生為方向,除文學創作之外,酈時洲亦以教授作文為主業,而且樂此不疲。

酈時洲認為:文學是人的情感抒發、寄託與發洩。他認為生命的存在意義、感情面的疏離、生活空白已成現代人的疾病,故盼能盡一己之力,以文學的方式表達人性的光明面,以有助我們社會光明、健康、希望面的提升。酈時洲曾經榮獲空軍中篇小說銀鷹獎、空軍短篇小說銀鷹獎及金鷹獎、空軍小小說佳作獎、文藝月刊親情徵文佳作、青年日報軍人節徵文第一名、高雄市六、七、九屆文藝首獎、高雄市第十二屆文藝獎佳作、中國廣播公司五十週年廣播劇徵選首獎、國軍第十屆文藝金像獎短篇小說銅像獎等。

  演講一開始,高雄市立圖書館施純福館長簡短引言:今天的駐館作 家酈 老師有很奇特的經驗,他本身在空軍服役時,得到很多項空軍文藝金鷹獎,包括中篇及短篇小說,也在國防部舉辦的國軍文藝金像獎徵文中得到國軍文藝銅像獎 ( 當年金像獎缺 ) ,充份發揮青年人對文學的衝勁與才能。後來,他遷居高雄,於文學上更有傑出表現,得過好幾屆的高雄文藝獎,相信他在這場演講中會給聽者帶來豐富的收穫。

以下擷取自演講內容:

本來文學館邀我演講時,就想說,以我的知名度,應該不會有什麼人來,但今天一看有那麼多人來參加,倒是讓我很意外,在此感謝大家的蒞臨!
◎ 接觸文學因緣

提到文學,先提一下前陣子去美濃參加朋友的婚禮,本來美濃的客家菜是很有名的,我本身也很喜歡吃客家菜。所以,從文學的角度 ; 如果說喜酒上的是客家菜,可能會讓人料想得到,很平常!但是如果是相反的 ; 喜酒根本不是客家菜,而且很難吃,這種轉折在文學上就是出人意外。

我寫作已有四十多年了,讀小學四年級時功課平平,但音樂成績很好 ; 會唱歌,所以 那時的 老師常叫我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示範,也演話劇,可是這些都沒甚麼,印象最深刻的 卻是 老師在台上朗誦我寫的一篇作文;那篇作文是寫母親因我們家境貧窮而到台北幫傭,一個月後回家時,帶了一個大西瓜,我們小孩子就很興奮的吃著那個西瓜,我的感覺很榮耀,這篇作文被朗讀是很讓我興奮的一件事。
   我小時候很喜歡看書,但因為沒錢買課外書,所以都是跟同學借來看,其中包括文言文的《紅樓夢》,當時看得似懂非懂,而鄰居的媽媽看到了還告訴我說,小孩子最好不要看《紅樓夢》,但是我還是讀了很多遍,而《紅樓夢》在我的文學生命中佔了很重要的部份!它使我興起一股將來寫書讓小朋友看的慾望。
   小學五、六年級時,有一天因為看見桌上有我讀高中的哥哥被報社退回的稿子,才知道原來寫作也可以投稿、發表,我也正式進入了寫作練習的年代。我離家讀書之後,利用課餘投出第一篇文稿;那時口袋沒有錢,也不會去做壞事,只好寫稿。當時還以為寫作取筆名是種習慣,所以就胡亂抓了奇怪的筆名發表,連姓都改了;後來,才釐清了寫作方向,用「康文」為筆名來寫健康文學,後來開始用「宇父」筆名到民生報兒童版寫專欄,用「我們」筆名在影劇版寫劇評,為餘光中寫傳記的 傅孟麗 小姐還因為我不會寫男女情愛的故事而笑我,但我並不以為意!其實,健康文學是見仁見智的,你認為是健康那就是健康。
   影星張艾嘉把《十一個女人》這本書改編成電視劇,開啟了我寫劇評的動機,我在民生報用「我們」為筆名寫劇評討論,後來「我們」被很多人延用,像劇場、唱片、歌名、補習班……很多很多,我覺得無可厚非;而館長提到我得獎的作品《爸爸的話》就是用鄉「宇父」為筆名,後來想到用我的真名,也沒甚麼不好,才會改用我的名字一直至今。

  我第一篇文稿發表在新聞報的副刊 < 西子灣 > 上,那時在當兵,一個月的薪水是 40 元,還要扣掉營養費、洗衣費後所剩不多,而對刊出作品的報紙只捨得買一份。當時領稿費是要憑著報社的稿費通知單,到報社的辦事處領取現金;第二篇則在新生報發表,還記得那時新生報編者在寄回稿子給我時;要我把稿子內容上有一小段他看不太懂的地方;加以說明清楚,所以我就改寫這一段,作品後來刊登出來,對我的鼓勵超大,我覺得,如果大家有機會成為編審或主編,希望能夠對寫作者的作品予以適當的鼓勵,這樣也許往後會造就出很好的作家;雖然稿件很多,但編者掌握了作品的生殺大權,所以還是要慎重得善待每一篇作品!
   我的第一本書《貪》是在民國六十年由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當時年紀是二十歲,那也是近四十年來。唯一堅持到現在仍有在跟作者聯絡的出版社,不但教我整理文稿,也和我當時這個初出道的小作家簽約出版,前日更和我聯絡,要改以數位出版來增加銷路。
   在我的寫作生涯中,也有人會抄襲我的文章,但我反而覺得是件光榮的事;因為我覺得,作品在我寫完後寄出是第一手,而到刊登出來就是第二手,第三手是被抄襲,第四手就是被一些文選刊物選中,而後面兩手對我而言是 OK 的。

這個想法也許跟其他人不一樣,而我也不會因為對方沒給稿費而催促,因為當年寫作是把稿費當做外快,若沒拿到稿費也就算了,因為我會體諒他們可能是困難、沒錢,所以沒辦法給作者。

我最怕的是文章被腰斬,如果,編者不喜歡這篇文章,大可退還作者,而不是像去糕?店買了一塊餅,結果吃了一口覺得不好吃就只肯付那一口餅的錢,這種感覺會讓人很生氣,而作者看文稿的結尾被刪掉也會鬱卒,因為文章的重點可能就在結尾。不過我後來整理了一下心情,以「我可以當一輩子的作者,但不會有人當一輩子的編輯!」來安慰自己。
   很多年前,曾經有個廣告強調「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我是覺得對成長的小孩子來說是不好的影響,所以寫了封信到新聞局給局長,後來這個廣告就禁播了,因此,不要以為一個人的力量不夠看!要把自己的心聲反應出來,才會有效果出現。
   名氣小的作家要出版一本書是很難的一件事,以前剛寫作時認為;只要認真的努力寫,就會有出版社主動上門邀稿,這個想法太天真、無知、幼稚,後來發現不對,如果這樣下去永無出書的機會;像現在各大出版社還是少數有名氣的暢銷作家的天下。

    而我的第二本書《爸爸的話》,是在民生報兒童版編輯桂文亞小姐的鼓勵下完成及出版的。
步入中年,我認為寫作者無論如何一定要把自己的作品集結出書,因為這是得獎的重要途徑,即使自費也一定要出版!我也曾經主動找出版社,但就像我們對推銷員上門賣東西的感覺一樣,會覺得他們的東西不好,而寧願到百貨公司花大錢,所以在出版這條路上;我走得有點辛苦,出版社一會兒說篇幅太少,一會兒又是那裏不對,嫌來嫌去;到最後讓我退縮了。而今;出我書的有些出版社,現在都不在了,而我這個作者還活的,感覺也是滿悲哀的。
◎ 我的得獎經驗
   我個人覺得,寫作的靈感是滿天滿地的,都是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即使早上起床覺得天氣冷了都能寫成文章,但若是沒有衝勁,就算再有想像力都不會成為文字。
   剛才館長說我得過許多獎,但我不認為得獎有什麼了不起,但其中有幾個故事可以和大家說說。
   像中廣五十週年台慶廣播劇本徵稿是其中之一,因為那一年只是在巧合的情形下;收聽到中廣的廣播得知而投稿,結果得了第一名,獎金一萬元,而當時電台的主任徐謙小姐看到我都嚇了一跳,以為我年紀很大,結果居然是年輕小夥子,在國父紀念館接受頒獎時,我被那場面嚇到,因為全國父紀念館坐的都是我不認識的人,全場樓上樓下都是廣播界人士和聽友!
   那個廣播劇後來在凌晨播出,因為我不敢開口跟他們要錄音帶,而是自己用錄音機在收音機一旁錄;其實這樣不是很好,人還是要敢要才能得到!
   當然,得首獎不代表自己很會寫劇本,因為後來給中廣寫的劇本,來來回回刪刪改改多次才採用。中廣的廣播劇本是播出一分鐘要寫一張 600 字的稿紙,所以五十分鐘的劇本如果不用,所耗的時間及精力就全部毀掉了,而且那時廣播劇的園地非常少,所以後來就不寫了。
我得過空軍文藝金鷹和銀鷹獎,但沒有銅鷹獎,為了能夠讓金、銀、銅三個湊齊,我還跟另一個得銅鷹的得獎人用銀鷹獎交換。當時國防部非常重視軍中的文藝成果,所以空軍特別召集各部隊的文藝作家到陽明山別墅寫作:並供應吃、住,要我們把參加國軍文藝金像獎的小說寫出來,也安排我們參觀空軍基地,可惜的是 ; 這樣特意的安排我並沒有得獎,只有發表而已,反而是在家用想像的材料 ; 敘述我方派出的情報人員在進入大陸時;於「檢查站」被刁難檢查搜身的經過,這讓我得到第十屆國軍文藝銅像獎。
   作品《爸爸的話》得過高雄市文藝獎,寫的是自己跟兒子之間的對話,因為他小時調皮搗蛋,常被老師和別的家長唸,讓人有點頭痛!本來這是很單純的參選,然而後面卻有一堆話出現,說我給評審送禮,或是跟主辦單位交情好,那時的新聞報還用大篇幅來報導這件事,後來也沒更正,但其實我跟主辦單位並不認識,更沒有互動,只有一次因為承辦人員問我對文藝獎有什麼意見時,我才說希望能縮短作家參選時間,因為作者出一本書要參加徵選,必須間隔六年,時間太長也太久了。而這是我在《海闊天空》得獎之後提出的,而後來對得獎愈來愈沒興趣了,在最後一次得到佳作獎之後,就沒參加任何獎項徵選了。
   其實,我個人覺得,文藝獎的評審對一個人的作品,一定會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像中央日報副刊就曾經退回我得國軍文藝金像獎的《檢查站》文稿,我後來還是寄給青年戰士報副刊發表。

◎ 文學寫作者是孤獨的

  我算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作者,不會想參加任何的集會,這不是高傲,連我交寫作的朋友也是如此,即使是參加市府舉辦的作家聯誼會或旅遊活動,我寧願躲在一邊,不想引起他人的注意……因為我覺得,文學寫作者,本來就是孤單的,而一路走來,我也一再的反問自己,寫作者是否要認識很多文友?

  曾經有一位很年輕時就認識的文友,本來我們的交情不錯,還來高雄幫他搞補習班,但有次直呼他的名字,他很生氣的回我說:「我是你老闆,請你不要直接叫我的名字!」從此我就沒再稱呼他的名諱了;由此可見,人不要用自己的角度去看事情,你認為對的事,可能對方卻常不這麼想。

  相對之下,以前當兵時,部隊的隊長就對我們非常好,而問他原因,他說:「現在大家尊敬我,是因為我是隊長,但如果我那一天不當隊長了,大家想到我以前的種種,就不會尊敬我,反而會躲得我遠遠的了!」

  另外,也有位文友的小孩因為腎臟病,我特別包了五千元送他,他看了之後;反而指責另一位情況比我好的;搞建築的文友那麼有錢,卻只包三千元!我當下跟他說:「這是人家的心意,不要去計較多少。」而之後,我搞建築的文友因心臟病過世,想問他是否去祭悼,沒想到他聽了回我說:「這就是人生,人生就是如此啊!」這件事傷透了我的心。

  這些經驗讓我覺得,很多人一旦深交,總是會受到傷害,尤其是男女感情的事,最好不要介入,像有個女文友,有老公、小孩,但另一位文友居然還追著她到處跑,使得她老公每天打電話要我去救她,對方反而要女方的老公離婚,讓我這個局外人很為難也很煩,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 結語

  現在的公眾人物出書都很容易,但像我們這些文學寫作者就比較不容易,尤其是現在發表的園地有限,而鉛字也已經不流行了,所以我們透過想像、轉折,把手上的材料化為文字後,可以在網路「部落格」發表,等待被發掘的日子;我很不喜歡高高在上的某大報編者,他曾經把我五千字的稿子刪了四千字並在一年後見報,讓我耿耿於懷,所以我現在的作品都發表在「部落格」上。相對的;台灣筆會就對作者的作品很尊重,把我的詩一字不改的照登(我認為寫詩是很高貴的事,而且從來沒寫過),雖被寫詩的朋友認為不怎麼樣;不過還是有一筆很豐碩的稿費!

  當然,出版相對而言;比後續的發行容易多了,因為出版只要花錢把作品印成書,而一般書局不一定會接受你出版的書,因為他們要排上書架的書太多了,所以只會接受大出版社的書。像我出書的出版社,有的會三個月跟我結算一次版稅,有的說印二千本,送一百本給作者當版稅,不過這些出版社最後都沒消息了,還是那句話;只剩商務印書館。

人的生命很短,燈熄了,可以打開;人死了,走了,就再也回不來了!所以,我看到文學館陳列的作家資料時,最怕的是看到出生年月後面的數字出現,那代表著又一個作家離開了我們!
我以在空軍當時的小說隊長的話,來做這次演講的結束,「留錢,會有被分光、搶光的時候,而結果是沒有人知曉你是誰;但寫作如果作品好留名,名號才會長久留在人心。」這也是我從事文學創作以來的心得,像我現在從事兒童作文教學,有人就說年紀那麼大了,幹嘛還跟小孩子混在一起,但我覺得,文學的種籽應該要在兒童身上發芽,文學未來才有希望。
   天空有晴、陰、雨、狂風、打雷、各種災害,人生也是如此,人不能和天對抗!雖然我們常說「活到老,學到老!」,但我覺得應該改成「活到老,學到死!」這也是我自己對寫作的期許。

「我的天空」你不一定喜歡,不過沒關係,那是我的天空。

駐館作家酈時洲先生開講 民眾專注聆聽演講
. 駐館作 家酈時洲 先生開講 .
. 民眾專注聆 聽 演講 .
文友提問與作家互動 酈時洲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 文友 提問與作家互動 .
酈時洲 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 . 照片 . 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