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二十文學家駐館講座駐館作家 王美玉 女士分享「與文學相遇的那一刻-美麗與哀愁」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9年1月7日第19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9年1月8日第19版副刊(中)
台灣時報99年1月9日第19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活動,邀請散文 家王美玉 女士,擔任本館第 90 場的駐館作家,在 11 月 21 日 以「與文學相遇的那一刻 — 美麗與哀愁」講座,闡述她和文學結緣的心路歷程。並 藉由幾首詩賞析文學的美麗與哀愁,展現她穿梭在文學意境的深刻體驗。 王美玉 女士 的演說極為豐富生動,內容緊扣聽眾心弦而深受好評。

王美玉, 1943 年出生於高雄市後勁。為後勁第一位女大學生。靜宜中文系畢業,執教於左營國中直到退休。喜旅遊,足跡遍及世界各地。 王 女士熱愛寫作,曾得過高市教師進修研究著作獎、青溪文藝獎、浯洲文學獎、時報文學獎等。著有《給孩子》、《過盡千帆皆不是》及《台灣情》三本散文集。目前生活除了爬山、旅遊、閱讀外,仍持續於寫作。作品常見於國內報刊上,並經常轉載於中國大陸及美國世界日報。

王美玉是位率真的女士,她以溫婉真摯的筆尖書寫散文,作品充滿濃濃親情、淡淡鄉愁及綿綿懷舊情意。愛鄉土、嚮戀古樸農鄉生活,關懷弱勢,對於人間的愁苦和不幸,有深沉的體悟和同情。她說,文學可以說是以美的形式把人們帶入一種品味人生的奧祕境界。應超越物質功利和政治色彩,以愛和關懷去撫慰人心淨化人心。

王美玉認為,在和諧自然的有情天地中,四時以不同的風貌回報眾生。透過文學而歌之、詠之、嘆之。但世相儘管多采而富麗,卻也隱含著更多的不忍。生命的悲歡、滄桑與無奈,文明人類仍難脫肉弱強食叢林般的殘酷,社會的不公不義…在在衝擊著天道和良心。因此透過文學,可以抒「情」也可以替天行「道」。

演講一開始,高雄市立圖書館施純福館長簡短引言:今天我們邀請的駐館作 家王美玉 老師是我們當年後勁地區第一位女大學生,同時是我們左營 國中的 老師,畢生貢獻教育,作育英才無數; 王 老師本身喜歡旅遊、閱讀及寫作,不但足跡遍及五大洲,也藉由這些異國的經歷造就文學養份,尤其是把小時候和阿公阿嬤生活的過程在作品中真摰呈現的情感,更讓她得到時報文學獎和青溪文學獎等。

接著新聞處副處長說,我 和王 老師結緣十多年,是因為在新聞處任職的時候, 王 老師要為作品《過盡千帆皆不是》申請高雄文藝基金補助出版,所以跟我有所連繫,而我也從她的作品看出很多人生哲理,這些都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結果,值得大家一起品味。

以下擷取自演講內容:

  今天有機會站在這裏跟大家聊一聊文學,是我童年的夢想。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就開始作文學夢,夢想成為一位作家,成為國文課本裏某一篇文章的作者。等慢慢長大之後,才知道要圓這個夢並不太容易。因為一個作家,除了要有才情之外,還要有豐富的知識和學識、敏銳的觀察力和深刻的人生的體驗,此外,還須要有一顆愛心。一顆悲天憫人的胸懷、一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義之心。也就是說,要替弱勢發音,堅持社會公平和正義的原則。

•  文學反映人生

人生的悲歡離合、愛恨情仇、喜怒哀樂,都是古來書寫不盡的題材。文學根源於土地,土地的厚重無私和真實,更是歷來許多詩歌、散文和小說詠嘆不盡的,文學包羅萬象,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山川河流、月圓月缺、風霜雨雪,乃至於四時春夏秋冬的更替變化,無一不是文學的素材。離開了土地,離開了現實人生,離開了大自然,作品便顯得空洞蒼白。

  我們每個人每一天的生活,都是一則故事,都可寫成一篇文章。故事的內容有平淡有新奇,有波折有刺激,有悲也有喜。把這些生活經歷,以詩歌以散文或其他文體描寫出來,凡能感動自己也能感動別人的,就是好作品。而這些生活經歷,就是與文學相遇的那一刻,就是美麗與哀愁的呈現。

  小時候,我每個夏天一吃過晚飯,就會搬出涼蓆、板凳和甘蔗頭仔坐在曬穀場上,邊吃甘蔗頭仔 ( 所謂甘蔗頭仔就是糖廠用來作種苗 ) ,邊望著天上的星星,邊聽我阿嬤跟厝邊的嬸婆講故事。故事的內容有驚悚像虎姑婆,也有悲喜如林投姐,有些則是聽起來似懂非懂。但在那個年代,除了聽故事以外,沒有其他的娛樂,於是,累了睏了想睡覺,也捨不得離開,就躺在草蓆上,霑著涼涼的露水睡著了-這是美;翻個身,我阿嬤手中拿的葵扇就搧風搧個不停,涼風飄在臉上、身上,感覺非常舒服,也非常幸福、溫馨。

  後來,我把這些美的回憶寫出來,發表在早期的文藝月刊上,也收錄在我的第一本書《童音六唱》裏。

◎死海枯樹的感動

  十多年前,我去中東旅行,當車子沿著悶熱的沙漠向低谷爬行,來到世界最低的海洋-死海的那一刻,我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因為,在那鹽份極高,魚蝦不活,草木不生的海邊,居然生長出一棵樹,一棵枝椏橫生,蒼勁挺拔的孤樹,獨對藍天,獨飲寂寞。當時,我內心的激動和震憾非言語可喻。我千里迢迢到這,看到它就像觸電般,只覺得它是「地老天荒的見證」者,是美麗與哀愁的化身。回來之後,十多年了,還是無法忘懷,因而寫了一篇名為<死海枯樹>的作品,登在中華日報副刊上。

  這篇作品的寫作過程十分順利,只花一個多小時。還記得那一天的午後,我坐在飄著斜風細雨的客廳,涼涼的雨絲透過紗窗飄在身上,落在筆端,靈感如泉湧,一氣呵成!雖然不是什麼名作,但卻是催生我今天講題的動機,現在我請小女方玟璇來唸給大家聽:

已經是十多年了,我始終忘不了那棵樹。

  那株樹體極美、枝椏繁茂、蒼勁、超拔、孤立在死海海邊的一株枯樹。

  彷彿是前世的鄉愁一般,初遇它時,就被那股莫名的吸力所深深震懾!那向天爭雄的英姿所折服!剎那間它盤駐了我的整個心胸 相依相吸 、相牽相繫 ... 化作夢裡相思,月夜喟嘆 ,花下沉吟 .... 。每當工作之餘,或寂寞無聊時,凝視窗外,它的英挺氣概,蒼涼孤獨,就悄然浮現。

  十多年前的一個暑假,我放下工作,隨團進入中東,造訪「死海」。親澤它的低海 拔、魚蝦不活、草木不生的生態環境

  那一日,滿載 臺灣客的大巴士,沿著沙漠蜿蜒小路往前直駛,愈往前開,地勢愈低,也愈悶熱 。儘管,礦泉水一瓶接一 瓶地往口腹裡灌飲,依然澆不熄體熱身燥;即使,司機一再把冷氣調到最高,粒粒汗珠如蚯蚓般爬入衣領內 ,就在大家抱怨連連,何以要花大錢、行遠路,迢迢千里來此鳥不生蛋的「煉獄」,受苦受罪時,前方,一泓縹碧海水,靜靜地鋪展開來,連聲歡呼,整車騷動,車剛停,大家就急忙翻找泳衣直往海邊跑去,如美人魚般一一漂浮起來 ( 死海鹽分高,沉不下去 ) ,我輕閉雙眼,迎風拂面,徜徉在這世界最低的深碧海水中,感觸它的體溫和脈動,心裡有說不出的感恩。

  彼時,天地一片寧靜,淡青的天,靜默的海,避世的蒼涼,所謂「地老天荒」的含意,似乎就在眼前。驀然,心頭一驚:遠方的一棵樹,一棵樹形弧度優美、枝椏橫生、傲指天廳的一棵奇樹,凜然兀立在海邊──如隱士、如俠客、如悲劇英雄地獨飲「寂寞」。

  上了岸,我一步一步地向它走過去。一如千年逢故知,伸手觸及打招呼,卻觸電般地縮回──深怕驚擾它的靜與定。只得請來朋友幫「我們」拍下「合照」。像初戀的少女,我依偎在它?厚粗獷的肩膀上,一?紅暈霎時飛上雙頰。此刻,無聲勝有聲。說什麼海枯石爛是多餘,道什麼山盟海誓多俗氣!只願悄悄地把「它」帶回,植入心嵌裡,植進腦「海」中,久久長長來相憶。

  到底,是何種理由叫你?棄繁華,落腳於此?是怎樣的堅持,讓你甘願浪跡天涯?為真理?正義?還是一位紅粉知己!

  曾經,你也年輕過,不是嗎?也曾枝葉繁茂,蓊蓊鬱鬱地「釋放」過自己,展現輕狂與活力,只是,經過了歲月的淘洗,或對塵世的無奈與壓抑,使你青絲變?頂,滿身勁力變蕭條!孤零零地立在這荒漠海隅!

  你是勇士?是行俠仗義、路見不平的拔刀相助者?還是,萬人唾棄的獨夫?或,不被瞭解的苦行僧?

  你的「體」形壯碩,線條分明,氣宇軒昂、威武不屈 ... ,但,除了容你的天地外,舉目皆蒼茫!

  不知怎的,至今,我仍然惦念著你,無法忘懷。心繫著遠方的一棵樹、一株昂然超拔的孤樹、一株桀鶩不馴的枯樹,在那遙遠的國度裏,獨飲寂寞,獨對天地。

◎偉大作品的動因及展現

  在我看來,孤獨也是一種美,哀愁也是一種美,缺陷也是另類的美。因為孤獨,所以寂寞,因為寂寞,所以獨對內心,內心的空曠寧靜,正是產生偉大作品的動因。

  蘇東坡的曠世名作-前後<赤壁賦>和<念奴嬌 . 赤壁懷古>,就是在這種情境下產生的。所以,諸多人生的況味,如挫敗、失寵、失戀 ... 換個角度來看,未嘗不是一種美。

  「輕羅小扇撲流螢」是美、「巴山夜雨漲秋池」是美、「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否」也是美,而「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 沙場 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的意境難道不美嗎?晶瑩的淚珠,閃爍著智慧的光芒。偉大的文學作品,往往就是蘸著血淚完成的。因為血淚中有感人肺腑的真情,有刻骨銘心的親情或愛情,有「了 卻 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的激情。曹雪芹寄哭泣於紅樓夢,他嘆-「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癡,誰解其中意?」元朝王實甫寄哭泣於西廂記,他說-「別恨離愁,滿肺腑,難掏洩,除紙筆,代喉舌,我千種相思向誰說?」

  這些難道不是文學的美麗與哀愁嗎?

◎台語老歌的美麗與哀愁

  在台語老歌裏,有關這類的描寫也很多。

  如:<春宵吟>

  『 南國春天時草木啊當青,我在春宵月光暝;

  無意中看見,百花滿開笑微微蝴蝶休花枝 ‧

  雙雙又飛起,一時推動阮心意 ‧… 』

  <月夜愁>

  『 月色照在三線路 風吹微微

  等待的人  那袂來

  心內真可疑 想袂出彼的人 啊 ~~ 怨嘆月暝 … 』

  <望春風 >

  『 獨夜無伴守燈下 清風對面吹

  十七八歲未出嫁 見著少年家

  果然標緻面肉白 誰家人子弟

  想要問伊驚歹勢 心內彈琵琶 … 』

<孤戀花>

『風微微 風微微 / 孤單悶悶在池邊

水蓮花 滿滿是 / 靜靜等待露水滴 … 』

  這些歌曲都是描寫保守社會中,苦情女子對愛情強烈的渴望和期待。那種欲語還休、欲言又止的內心掙扎,比如:暗相思,無講起,欲講驚兄心懷疑、開門甲看覓乎風騙不知等,這種一更等過一更、一眠等過一眠的痛苦煎熬,正是產生這些可歌可泣的歌詩的由來。

◎在文學中品味人生

  每個人的生存時空不同,人生際遇不同,生命體驗也不相同,而文學作品就在挖掘人生的不同況味,也就是生命的歡欣與血淚。多少人一夕之間,幸福成泡影,像八八水災的小林村就被洪水淹?,多少人一夕之間從天堂落入地獄,像南唐李後主,本是一位多情文人,卻偏偏生在帝王之家,在丟了江山之後,多愁善感的特質化為篇篇無言的傷痛;他在政治上雖然一敗塗地,但在文學上卻是登峰造極,這份成就,除了深刻的人生體驗,就是多愁善感使然。

李後主的<相見歡>如此寫著: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 /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 / 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跟李後主相類似的,是女詞人李清照,她也是顛沛流離的逃難者。在遭受喪夫之痛後,讓她深埋的才華,撞擊出一道生命火花,她的<聲聲慢>是其中一首: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慼慼 /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 』

  這兩個例子,都是多情空留餘恨。但是,多情,卻是文學創作上的重要元素。

◎創作的重要元素

  小時候我也很多情。

  記得有一天吃過午餐要去學校之前,阿嬤給我一支煮熟的蕃麥當零食,但我走到半路就吃光了,也不忍心把吃光的蕃麥桿子丟棄,感覺上就好像?棄了一位恩人一樣,於是我把它包好放入書包中,等放學回到家再不捨地丟進垃圾堆裏;直到現在,我每到世界各地去旅遊,也都把用壞了的梳子或帽子帶回家,不讓它們流落異?,成了遺憾。

  多情,苦了自己,但在文學創作上,卻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結語

  文學作品,只有好壞之別,而沒有國籍和地域之分,更要超越政治色彩,不做政治喉舌或工具;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事實,而不淪為盲目附從或歌功頌德。 因此,做為一個文人,就要決心做自己,用自己的眼睛和腳步,去提昇生命的質量,去開拓生命的空間,也就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多讀書,跟書中的那些偉大心靈交融,沉浸在文學的甜蜜果實中;多旅行,可以體驗生命的不同風貌,因為旅遊是一種進修,也是一種學習,向大自然學習,向身旁不同的人學習,由此而轉換心情,改變人生。

  早先我對旅遊是亳無興趣的。每天奔波於學校和家庭之間,忙忙碌碌,昏昏顛顛。苦於無暇讀書或寫作,因而鬱卒煩躁。我先生鼓勵我利用寒暑假出去旅行,某次參加了救國團的金門戰鬥營,那寬廣的大海讓我心胸頓時開闊起來,從此就迷上了旅遊,也改變了人生!

  一個人儘管在商場或職場上呼風喚雨,儘管腰纏萬貫,衣食無缺,但如果沒有人文的滋養,往往淪為精神的失落者。所以,我們目前的社會極需要有一座   「精神穹頂」,安頓那些在人生競技場上撞得鼻青臉腫的悲劇英雄。

  找個安靜的角落,一壺茶,一本好書,讓心靈沉澱下來,跨越時空,跟書中那些充滿智慧的心靈交會,所得到的滿足與喜悅,往往比那日夜追逐金錢更來得充實快樂。

  當然,一部好的文學作品不是一蹴可及的,它要慢火,要五年、十年、甚至廿年的時光才能熬出一道別出心裁的風味餐。

  美國當代詩人羅伯特希萊認為,一位年輕人得花十年功夫去擴充自己的意象,用五年找到自己擅長的語言,還要用十年追求特別變化,使作品有重量。也就是說,要花廿五年的功夫才能成就有重量的作品。

  這就是我一開始所說,要想成為一個作家,除了才情外,還須下極大的功夫。因為文章千古事,而作者的人品道德節操,都會反映在文章裏,對後人或現代人都將產生很大的影響。

  最後,想跟大家分享一句話:我們擁有的財富會消失,權力會交替,生命也會終結,只有文學的美、光與熱,才能永垂不朽。

 

駐館作家王美玉女士開講 文友專注聆聽演講
. 駐館作 家 王 美 玉 女 士 開講 .
.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聽眾提問與作家互動 王美玉女士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 聽眾 提問與作家互動 .
王美玉 女士 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 . 照片 . 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