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七場文學家駐館作家黃漢龍 先生分享「詩與散文的邂逅」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8年11月3日第19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8年11月4日第19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活動,邀請詩人、散文家黃漢龍先生,擔任本館第 87 場的駐館作家,並於 10 月 6 日 至 18 日展出其作品。黃漢龍在 10 月 11 日 以「 詩與散文的邂逅 」講座,帶領聽眾一窺他創作詩和散文的動機與心境。

黃漢龍, 民國 36 年出生,目前擔任《高市青年》(原《高青文粹》)雜誌主編,專事寫作外,並任大專、高中 ( 職 ) 校刊編輯、寫作社團指導老師。在金門服役期間,開始大量閱讀古典文學、大量寫作。退伍後服務於加工出口區日立電視工業公司,並擔任高雄市青溪新文藝學會總幹事,創刊並主編《高雄市青溪通訊》,協助中正文化中心辦理『港都文藝營』。

黃漢龍說:『 寫作,可以說是一種興趣加上自我期許的工作。』他 自 16 歲開始寫作至今已歷四十餘年,以散文、新詩為主要創作型態,作品散見報刊、雜誌、詩刊。早期作品筆法抒情,偏重少年情懷和軍中生活之描述,後趨向理性化,不標新立異。

黃漢龍認為:吟者,總是走在都市的邊陲,頻頻撥弄雲霧,觀望被遺忘的人生,不斷組合失去彈性的回憶。他把自己塑成一把勤奮的笛子,隨時和著吟者的歌舞,遞送撫慰心靈深厚的暖意。

演講一開始,高雄市立圖書館施館長簡短引言: 黃漢龍 先生對高雄文學的推動很有貢獻,協助文化中心舉辦很多活動,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作家;他十六歲就開始寫作了,尤其在軍中時期是創作高峰,退伍後到高雄加工出口區的日立電視工業公司任職,現在則在救國團主編 《高市青年》 ,也擔任學校社團指導老師。名作家,也是《文訊雜誌》高雄區特派員 蔡文章 先生說,黃漢龍的寫作風格跟他差不多,都有四十多年的寫作歷程,他們都不是學院派出身的,黃漢龍卻是惜字如金,慢工出細活,他的作品出版有詩集《都市之癌》、散文集《尋尋覓覓山水間》,不但描寫人物令人感動,寫景物地貌也很傳神,是個優秀的作家,尤其是最近出版的《詩寫易經》,把中國古老的易經轉化成現代詩,展現另一種新穎的創作風格,也期待未來他能把老子、孟子的古典詩轉化蛻變為現代詩,給大家不一樣的感受。

以下擷取自演講內容:

今天我的演講分為四大部 份:一、我的寫作經過;二、我的詩觀;三、我的散文觀;四、結語。

一﹑我的寫作經過

每個作家的作品內容都和生活有關,我個人也不例外,以下我分幾個時期跟大家聊聊寫作經過和背景。

( 一 ) 高中時期─丫丫學語,困頓學習

我的父親小時候生長在大陸廣東省潮汕地區一個?下,八?失怙,和母親相依為命,生活極為貧困;長大後到汕頭市經商有成,後來因為經商失敗而到台灣來,他的觀念認為自己沒讀書都能在社會生存,讀太多書有什麼用?所以當初只準備讓我讀個初中,然後去開家電器行,於是送我到國際商工電子科初中部就讀。

初中畢業時,看我身材太瘦小,不是開電器行的料,只好讓我繼續讀高中,但投考高雄高工時就只差兩分而落榜,其中的國文分數竟然只有個位數,這反而讓我立志想提昇國文程度,更何況如果作文多個兩分就可以考上?於是加入救國團剛成立的中國青年寫作學會來激勵自己學習寫作,又因為要多看書才是寫作的基本功,所以必須花錢買,而我因為家貧,只能從看家裡訂的報紙著手,然後慢慢存錢買書,第一年我翻破了一本國語日報社的《國語辭典》和商務書店的《辭庫》。也試著寫了許多詩, 也許青春最適宜寫詩的年齡吧,詩思泉湧,上課有詩,打瞌睡有詩,連踢到石頭也有詩, 走在河邊就可以寫一首詩, 卻是一大堆不成熟的東西。 很可惜有次家裏失火,文稿都付之一炬!

在這段期,剛巧有個作家 ( 也就是 《籃球.情人.夢》小說作者禹其民先生 ) 到我家買東西,看到我用十行紙寫詩和散文,就好心的幫我很仔細的修改。同時也認識了朱沉冬先生(《高青文粹》的第二任主編),他對我未來的寫作影響很大,我當兵回來後 更常約稿,寫了許多應景的詩文和專題文章,奠定我多方向寫作能力,除了寫新詩、散文之外,也寫一些生硬的八股文 ;另外是高三時,正好是初三國文的洪老師回來教我們,他在我的第一篇作文上批著八個大字:「三年來的進步,驚人!」,激勵了我,讓我對寫作更有信心和動力。

我很少投稿,因當時投稿每次要貼二角郵票,再附退稿回郵二角,就被我父親批為浪費(那時我們家賣郵票),所以我後來都是透過邀稿而發表作品。

( 二 ) 服役時期─深沉潛修、重新出發

當兵的頭一年在軍校受訓,腦袋其實是一片空白,因為每天都要出操,晚上一回到寢室,累到躺下立刻睡著了!還好後來到了金門才有機會可以大量閱讀和寫作,那時我最愜意,常是一杯茶一本書在樹下看,晚上則就著煤油燈寫稿、練書法, 幾乎三、四天就在 《青年戰士日報》和《金門日報》發表一篇作品。

( 三 ) 加工區期間─奔波勞苦、生命反思

在這段時間, 幾乎一個星期六天,全在工廠內,整天 看著工廠的輸送帶往前跑,而感受到好像時間一直在往前奔馳 ,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 ,只好 放張紙條在口袋,隨時利用零碎的空檔時間將靈感寫下;然後,利用星期六不必加班的晚上和星期天整理。 大部份作品發表在加工區的《區刊》和台灣新聞報《西子灣》副刊,大都描寫工人的生活,但仍然展現人生光明面的創作風格。

( 四 ) 離開加工區後─踩著陽光、南北闖盪

這個時期我經營安親班,並開始教小朋友作文。因擔任青溪新文藝學會總幹事關係,創刊並主編《高雄市青溪通訊》,大約五年,造就我在編輯的功力。 76 年出版《都市之癌》詩集。也自 80 年主編《高青文粹》至今。

( 五 ) 從職場退休時期─迎著金黃、不覺何夕

再度離開軍中,我又出了兩本書,就是散文集《尋尋覓覓山水間》和詩集《詩寫易經》。

( 六 ) 小結

由於屬於自己的時間不夠,而且個性較為呆板,不太會編故事,所以沒有小說作品,更不可能寫長篇的小說,所以才以詩和散文作為主要創作文類。而詩和散文雖然文類不同,卻隨時互相影響,除了呈現的方式不同,卻「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兩者不斷蛻變。

二﹑我的詩觀

談到詩,我想從《詩經》說起。

我國《詩經》有「風、雅、頌、賦、比、興」六義,其中,「風、雅、頌」是《詩經》的分類,「賦、比、興」則是《詩經》的作法。

( 一 ) 賦

朱熹以「敷陳其事,而直言之」來解釋;也就說「賦」的特點是「直接陳述事物,以抒發感情」,但直接陳述不等於平鋪直敘。

( 二 ) 興

主要作用是「興起」。也就是朱熹所說的「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辭」,

大多出現在篇章之首。例如〈關雎〉將客觀事物與主觀情意融為一體,而我們

常說:「人生剛開始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接著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後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這三個階段也可以應用在寫作上,剛開始還沒有投注感情時,看山是山,賦予心情時看山不是山,最後把情感融入景象,達到「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的境界,又是看山就是山。

( 三 ) 比

就是「比喻、比擬」,它在詩經的篇章中隨處可見。正如朱熹所說「以彼物比此物」,它在詩的創作中使用比例最重,是借助兩類不同屬性的事物相切合、類似處所產生的「聯想」,或是使抽像的事理變成具體的形象─即所謂的「意象」;事實上這也包含「暗示、象徵」的成份。

( 四 ) 《關雎》的賞析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這首詩描寫的是男女傾慕之情,如果直接書寫反而就不美了!所以,詩人最重要的功力就在如何靈活運用「賦、比、興」來創造一個個鮮活的「意象」,所謂「意象」就是將心中的「意」借外在的、我們所共知的「像」表現出來。

以下就跟大家分享賞析我的作品,進而瞭解我的創作歷程。

古劍之情──側寫愛河

在這錯綜複雜的時空 / 我把自己想成一把古劍 / 自劍鞘憤然躍出

為壽山下一片耀眼的鹽田 / 切出一道叫做「愛」的淚腺

我隨著淚不停地流竄 / 在流竄中看透人類愛的本質

情人的手不如岸邊的鍊 / 情人的眼淚不如水波中的星 / 情人的諾言呀

已被兩岸不斷升高的大樓擊碎 / 已隨地下街燒成灰

而古劍仍是古劍 / 只能回歸劍鞘守著愛 / 讓愛成河

管它河水是清是濁

這首詩,我把愛河看成一把古劍,大家可以站在橋上往壽山方向看,可以感受橫跨兩岸的橋像是劍鞘的出口,而被日光照射的河水閃亮如耀眼的劍光。

至於壽山下的鹽田,講的是鹽埕區現在華王飯店附近到愛河橋一帶的鹽田。

詩中提到的「愛」是一種抽像的字詞,而在劍的出鞘切割就成了實像的淚腺;第二段提到的「情人的手」和「岸邊的鍊」,原本是無關的,但用「愛」連結,岸邊的石柱間的鐵鍊,就像情人的手緊緊地牽在一起一樣拴住。

有些人認為,詩是不能解讀的,但我不認為,因為每個人對愛河有不同的感受,時間不同,心情也不同,就會有不同的創作。如下一首也是談到愛河,但內容就不同了。

河之愛── ? 寫愛河

如果雙肩可以負重 / 我兩岸的歷史應該可以編成冊

如果眼眸可以讀史 / 那河裡流出的水應該可以回流

長長的時間 / 背負著數座橋 / 橋上繽紛雜沓的步履

不懂歷史也 / 不懂情愛 / 喧囂的輪痕

振盪著本是平靜的水面 / 時間所流出的

已是易碎的情愛和 / 變調的歷史

當有岸無河的日子來臨 / 波浪流離失所 / 陽光自然停滯 / 風景不再

歷史不再 / 我只能獨步尋訪

這裏提到的「史」可以說是情史,而「有岸無河的日子」象徵河乾了,愛也沒了,因此「只能獨步尋訪」(因愛河也不再了);這首詩是我對現代人的愛情觀、價值觀的批判。

欒樹下的沉思

雖然,全身斑駁彎駝 / 我依然不停地歡唱 / 一整年

懷羞澀的嫩綠 / 喚醒春天 / 更愛露出整齊的牙齒

和夏蟬對嘴 / 唱那一季長長的溽暑 / 累了?只好

頂著金黃和溫煦的秋陽談情 / 迎接叮叮噹噹的寒冬

我愛在午後 / 看著你閒坐的姿勢 / 腦袋,隨著風向

隨著我彎駝的身子 / 傾斜 / 或是眼睛從我的枝枒間

撞出無盡止的長空,然後 / 試著以細細碎碎的小黃花

燃放你我心頭的顫動

花開 / 花落 / 蒴果急急迸出 / 落入無為的沉思中

咚 / 一整年

這首詩,我是借實像投入感情而寫成。

我們圖書總館、文學館前面人行道的安全島上所種的就是詩中的欒樹,它的特色四季各有不同,春為新綠,陽光燦爛,夏為深綠,入秋有黃花,冬有蒴果,因為它是往下長的,狀似燈籠;這些蒴果可以做成念珠,而且樹上也會出現姬緣椿象蟲,它們以這些蒴果為食, 而喜歡吃紅姬緣椿象的 燕子 便常留戀在燈籠樹上,尋找食物,成為最美的生物鏈, 此時也告訴我們春天要來了。

另賞析的〈頌卦〉和〈井卦〉兩首詩,請參閱《詩寫易經》一書。

三﹑我的散文觀

如果說「詩是瞬間情緒的凝固」,我想「散文應該是情緒氾濫之後的大河,

延著心情悠閒的晃盪」。

散文也像我們手插在褲袋,在河邊、湖邊,或是人聲吵雜的街頭,慢慢晃

呀晃呀的,感覺自己的心在唱歌,甚至和自己的心對唱起來,很悠閒,也很愜

意。散文可以將思想變成固體的冰塊,也可以化成淡淡的輕煙。

所以,只要將它塑造成一篇篇生命的個體,可以像晶瑩剔透的氣泡,也可

以像迴盪喉間的香茗、咖啡,或是印在腦海中久揮不去的那段甜美的情事。

下面跟大家分享我的散文作品:

受傷的手

莫拉克颱風侵襲台灣,帶來的瞬間超大豪雨,單單屏東縣三地門一個地區,兩天內就下了二一一三毫克,超過台灣過去一年的總雨量,造成這次「 88 水災」重創南部地區,迄今已歷月餘,仍是滿目瘡痍。

颱風期間,從電視畫面看到湍急的水流混雜著沙石,自山上奔騰而下,所到之處,巨樹、巨石、石壁、橋樑、屋厝無不應聲坍塌。一切生命在大自然之前,似乎顯得極為無助和渺小。而我看到的,卻是一條條激流,如大地受傷的手所浮現暴漲的血管,急遽的血流夾著憤怒的白血球,想瞬間清理人類貪婪和無知的病菌。

原來的「綠水」在台灣美麗、蒼翠的「青山」周延靜靜流淌,如山歌在山巒之間迴盪,幽幽長長。台灣島是母親大地,而連綿的青山則是母親撫慰著我們心靈的手,日夜守護著這座海島。我們只是她孕育的子民,無知的我們卻予取予求,極盡濫墾濫建之能事,讓她疲於奔命、操勞過度,促使她提早老化,不僅她的手,她的容顏亦急遽枯萎。柏油路所到之處,山壁鬆動;架屋扎基之處,山石危危顫顫。大自然的力量何其大?連這隻千瘡百孔的手,在這地球氣候變化異常的今天,仍顯得自顧不暇,只能憑狂風豪雨撕裂血管、扯斷命脈,滾滾濁流奔竄,血水、淚水、還有口水,隨著氾濫成災。

唉!願母親的手早日康復!這塊土地上的子民們早日重建家園,恢復平靜!山歌再起!

 

看著妳的臉、看著妳的眼

那夜去看妳,月正圓。妳以極開展的姿態,望著月,花瓣隱約吐露出一道乳白色的音波,和銀白的月光相互傳遞一份久遠的訊息,波幅一陣一陣,時大時小,在我的眼波間激盪,也和我的鼻息相應和,在安靜的夜色中流動。

那一夜,我失眠。看著妳的唇、妳的眼,在月光下,妳的芬芳為何總如觀音手中磁瓶,不是施捨,卻是施捨般奔流,而無法平息對妳的想念?

曾經,我利用黃昏時分到花市想尋覓妳的蹤影。市集人聲吵雜,花也是,花多,花雜,各自守著一盆土,守著一隅,看著來來去去的人影和眼神,雖相競艷,卻顯呆滯,不見一絲絲歡愉之氣。人類豈不也是為了守著自己淺薄微弱的光,企圖炫耀才華,卻拙劣畢露。

我問女老闆:「咁有夜合花?」

她輕快地答:「夜合喔?那種花嘸實用,只有半瞑才開花,日時看嘜到,嘸實用啦!」

是嗎?當我尋訪所有花店,幾近失望之際,一位粗獷的老闆很不以為然地指著花店後方:「喏,只剩一欉!算你三百!」即忙著招呼別個客人去了。

看著這欉葉子散亂的夜合,心生憐惜,怎會被不理不採地棄置一旁呢?不經意地在葉束間發覺妳低頭緊閉著眼,三片厚實的綠色花萼正緊緊抱著羞澀的白色花瓣,正如妳年輕時的大眼珠,晃動,在風中。

也許花依然是花,不知情之所謂情。情埋在心中,而妳卻掌握短暫的一夜展示潔白、吐露芬芳。而妳總是默默地整天為一家生計勞苦、奔忙,在不甚美麗的橢圓葉片間,猶以豐厚的綠色花瓣撫育四位兒女向著月光展現他們亮麗的人生,與孝敬兩位年近九十的公婆。

我愛在夜裡牽著妳,踏著月色,沿著光榮碼頭每一條廢棄的鐵道,感受一些遺失的歲月的溫度,更愛就著月光看妳不再豐腴的臉龐,細數眼角如縱橫葉脈上的魚尾紋,不輕意被一根滑落的白髮,打斷我的思緒;月光下,湧動的潮水無波卻變得極為迷離,而妳遠在對方娘家的旗津山,似映在水面,輕晃。這時猛然發覺,我豈不是那一束束向上迎接陽光的葉子??捧著一束束陽光,捧著妳,妳以平和柔順給我;我像在烈陽下低著頭在前面奮力拉動載滿甘蔗的牛車的老牛,而妳正在車後竭力推頂著車身,甘蔗雖甜,只能在閒暇的月下享受。

甘蔗在妳我嘴中咀嚼,妳的唇因孕育、因歲月、因勞苦而變形,不再紅潤,卻依然對我施捨許多未知的甘露。妳的一夜,吐盡芬芳;妳的一生,也吐盡芬芳。人生勞苦,有太多淚水滋潤,是甘?是甜?月光下,看妳,不再圓大的眼睛,面對人生,變得更細微,一瓣一瓣向外張開,花蕊在子房前盡情訴說自己的一生。

夜合花開只一夜,相對於宇宙,我們的一生同樣瞬間,除需有同樣勇於吐露芬芳,還有無休無止的喜悅、甘甜和坦然。落盡風華,勞而不愁,苦而不怨,妳以一生給了我,我以一生護著妳,看著妳的臉,看著妳的眼,這傳自久遠的訊息,不停地激盪,相互應和,牽著的手握得更緊,共享月色。

夜合花的花苞乳白似小球,花瓣有綠色的花萼包著往下長,還有許多花蕊,會寫這篇也是因為夜合花在象徵客家女性的勤奮,我借它來描述我太太持家的辛勞。

四、結語

在這裏我要特別感 謝我 太太默默地支持,如果不是她,我可能不會有動力繼續走在寫作這條路上。

寫文章是種磨練,所以我告訴自己:當別人跟你邀稿時不要拒絕。服役時, 國軍正強化政治教育,常有政治大考,考的全是申論題,這對我來說剛好可以拿來磨練文筆,自然輕鬆愉快,卻造就我各種文體都能應付的能力;所以目前仍有軍中刊物邀稿,依然不會 拒絕,不僅滿足刊物的需求,也給自己磨礪的機會。

我覺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沒有耕耘絕不可能有收穫,也認定天底下沒有所謂的天才,只問有沒有「努力」、「執著」和「堅持」;也就是因為我很笨,又沒有顯赫的學歷,所以要加倍的努力。寫作是寂寞的 ,但我覺得只有抱持「執著」兩字,應該比「擇善固執」更具正面的意義。

【作家與讀者的互動】

問: 有句話說「否極泰來」,但在《易經》中「否」卻在「泰」卦之後,不知是不是矛盾?還有,老師您克服了困難和挫折,現在己經成功了,請問您在面對失意挫折時如何調適?

答: 沒有,我沒有認為自己成功了;成功的定義其實也很難講,可能要等到死亡的那一刻才會有答案,我想失敗後終會有成功時,而成功也會有失敗之日,所以我更沒有自滿之時。整體而言,《易經》是告訴我們積極的處事原則,而「否」卦在「泰」卦之後也不是矛盾的說法,因為《易經》講的是宇宙運作的過程,它不講好或壞,只說該如何面對,所以我們的人生觀應隨時想著「否極泰來」;當然,心情不好時要找出口,想著月圓總有缺損之時,而月缺也會復圓。

駐館作家黃漢龍先生開講 文友專注聆聽演講
. 駐館作 家 黃 漢 龍 先生開講 .
.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黃漢龍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
黃漢龍 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 . 照片 . 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