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六場文學駐館作家 柯品文 先生分享「漫遊者的絮語-關於我的城邦飄泊書寫」

台灣時報98年10月19日第14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8年10月20日第19版副刊(中)
台灣時報98年10月21日第19版副刊(下)    
現場實況錄影    

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活動,邀請小說家、散文家柯品文先生,擔任本館第 86 場的駐館作家,並於 9 月 22 至 10 月 4 日 展出其作品。柯品文在 9 月 26 日 「 漫遊者的絮語-關於我的城邦飄泊書寫 」講座中,分享他的創作理 念及他書寫《異鄉人》時在故鄉和異鄉間飄泊的心路歷程,激發讀者對『異鄉 人』生活的省思和對生命的熱情。

柯品文寫作以來,始終堅持 :書寫,是一種自我召喚與救贖的修煉,透過書寫所形塑的人生,往往比現實世界更真實。因為他害怕遺忘,不斷書寫是他對抗遺忘的手段,也是他鞏固回憶必然的工具。

柯品文, 1976 年生,高雄左營人,現為國立成功大學中 文所 博士候選人,並兼任大學通識講師。曾任雜誌及報社編輯、國立空中大學人文學系面授講師、國小教師、臺北市救國團社教中心任兒童創意作文資深指導教師。曾獲國科會論文獎助、國藝會出版獎助、教育部文藝創作獎、臺灣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高雄打狗文學獎、台北文學獎、臺南府城文學獎等。現已出版短篇小說集《異鄉人》、《漩渦》、《創意作文寫作魔法書 ( 上、下冊 ) 》、 《中文大學堂: 閱讀、賞析、寫作新視野 》 和藝術論文《作品與儀式》等書。

柯品文說:他 想進行的是書寫介於象徵與意義間的鴻溝、敘事與人物相互並置的敘述方式,將現實經驗和碎裂化的記憶影像予以拼貼重組。對他而言,書寫是最華麗也最頹敗的隱身術,其所進行的不單是自我生命歷程的表述經驗,更藉以將記憶中那些過去和現在因遺忘而丟失的情感與畫面,以書寫進行救贖、重塑與再現。

演講內容記錄如下 :

  今天很高興來高雄文學館演講,特別以「漫遊者的絮語 - 關於我的城邦飄泊書寫」這個題目和大家分享我自己在高雄故鄉和台北等異鄉生活的心路歷程,以下柯品文用自己的作品《異鄉人》和國內外相類似的文學作品來說明自己創作的動機與感受。

一﹑作品介紹:

1 、《 漩渦 》 ( 聯合文學 / 民 94 年出版 )

這本書是我第一本作品,收有〈漩渦〉、〈窺〉、〈房間〉、〈她的歡愉〉、

〈掃墓〉、〈城市聽覺漫遊〉、〈祕密〉得獎小說。

當初定這個小說的名字時,就有人問我為什麼取名《漩渦》?因為感覺上

好像會把人捲進去。不過,我那時的想法是因為高雄是我成長的地方,而台北是我求學就業談戀愛的地方,兩者的心情和對城市的感受是有所不同的,一個是鄉愁,一個是想要逃離故鄉的雙重矛盾。

  因為寫作是內心發聲的方式,而我則是透過這些作品的主角人物來詮譯如

何逃出兩種心情所形成的漩渦。

在那個屬於我最深沉也最寂靜無聲的境域底,我看到那裡鑽竄著許多幽幽

的、隱隱擾動的透明靈魂,正無盡幽邃地躲在我的體內,且以一種極其顫

抖的姿態向我凌厲的逼視。

  是的,那些透明的靈魂即是我小說裡的角色人物,我試著想救贖他們,卻

發現最後連我自己也一同跌進那永不可逃脫的無盡漩渦底 ......

2 、《 異鄉人:短篇小說創作集 》(遠景出版 / 民 98 年出版)

  這本書共收集了十篇短篇小說,各篇章發表與創作的靈感來源觸及台灣各

地方城鄉之人、事、物與景。

  〈 照片 〉寫一位喪妻男人與失婚女人在一棟封閉回憶的屋子內縫補各自情感的缺口;當然,回憶是不可能回來的,只能找尋替代的人事物來彌補往昔傷口。

  〈 我表姊 〉寫獨居故鄉老家的表姊從年輕到年老守候在異鄉工作卻另結新歡的丈夫,這一路的情感生命歷程。

  〈 異鄉人 〉寫暫居幾位來自台灣各地的男女,在台北這城市找尋各自理想的異鄉人;這篇其實也在描述一個矛盾的心理,在異鄉時思念故鄉,而待在故鄉時卻又有種想逃離的心境!

  〈 遠行 〉寫一位離婚的母親因為和女兒難得相聚,所以透過一趟異國旅行重建彼此失落的親情溫度。

  以下三篇其實和家有關,都在處理家人間無可言喻的微妙關係;其實我們

在面對親人時,很多秘密其實並不能說,說了反而破壞了彼此的情誼;文

學的迷人之處就在於巧妙的處理親人間幽微的感覺:

  〈 〉透過母親的私房菜將漂流的一家三口的親情緊密縫補的過程;

  〈 化妝師 〉寫師徒兩人在大體化妝工作上對生命價值的重新體悟;

  〈 〉寫作家族親人為不讓在生病住院的祖父擔心,刻意隱瞞祖母去世的

秘密;

  〈 那一年,陽光燦爛 〉寫作雕刻師為傳統雕刻工藝的用心堅持與善念的傳承;

  〈 公車老爸 〉寫駕駛公車的父親,透過公車行駛進行全家人城鎮漫遊移動的家居生活景觀;我自己的父親很早就過世,但在寫這篇小說時藉虛構父親的角色來建構在城市間的旅程記憶-表現出親人間各自成長也各自獨立,然後離開的心理景象。

  〈 空屋 〉寫家族的兩老在死亡來臨前,散居台灣各地子女重聚於老家空屋內面對即將往生的故事。

二 、 思考幾則可能的命題:

  在寫作的過程中,我們可以透過人物的故事思考自己的位置,所以柯品文

也在這裏提出幾個命題提供大家思考。

1. 「異鄉/故鄉」在創作者心中象徵意義?

2. 「回歸/出走」的矛盾與掙扎?

3. 「文字書寫」能否指引一條歸鄉的路途(包括心靈歸宿)?

4. 文學到底是作者真實的內在獨語(呈現自我),還是假面的告白(隱藏自我)?

5. 閱讀文學時,「作者」、「作品」與「讀者」的微妙關係為何?

  我們在看一部文學作品時是否會想到作者的生平呢?以前我們上國、高中的國文課時,總是會讀到作者的生平、時代背景,這些會不會成為我們閱讀時的一種習慣?那是不是不出名的作品就沒有它的價值?「作者」、「作品」與「讀者」的微妙關係都是我們要思考的命題。

三 、從現代文學中幾位作家與其作品談起:

  卡繆為二十世紀存在主義大師,「荒謬」為其思想的一大重點,在作品中

時而可見人與現實世界之間的冷漠、疏離與對立關係,而《異鄉人》是其完成

於 1940 年的小說,時值第二次世界大戰,久戰不僅使人們對世間一切產生虛無

之感,也使人對種種所謂集體價值產生質疑,也因此本書在 1942 年出版後便廣

受矚目,因為它道出了存在的困惑。

本書敘述青年莫梭錯手殺死一名阿拉伯人,然而到案之後,莫梭遭指控及責備的,卻是他在母親喪禮上的冷漠態度,莫梭對這些指控坦承不諱,甚至拒絕矯飾辯辭來獲得赦免。現實令莫梭絕望,因此冷漠與疏離遂成為抵抗「生之荒謬」的積極意志,存在的真諦即在於此。卡繆思想的核心是人的尊嚴問題, 我們可從卡繆的作品中可以發現,作者不給是或非、對或錯的答案,而讓讀者自己去思考作品所想傳達的意義。

  另外,柯品文也透過台灣客家人作家鍾理和《原鄉人》這部短篇小說說明

原鄉中的故鄉思維,本小說《原鄉人》的內容發生在台灣日治時期的高雄縣美

濃鎮,描寫的是主角「我」如何決定前往中國的心路歷程,「我」就是青少年

時代的鍾理和自己;小說中的其他人物則是「我」 周圍的 老師、同事和幾個親

人。「原鄉人」字面上就是「(來自)故鄉的人」,在書中作者給出「原鄉」

的定義最早是美濃鎮絕大多數客家人的祖籍廣東「梅縣」,以及因為面對日本

殖民的反抗心理,而產生尋求的文化和理想上的「中國」。

至於台灣在五、六 0 年代的懷鄉文學中,琦君是代表作家之一,其《水是故鄉甜》一書中,寫有她家鄉的人物、生活和風光,不管是苦是樂,對琦君而言,回憶起來都是甜美的,可以說,善於說故事的琦君正是透過文字書寫不斷的分享她魂牽夢縈的故鄉與他鄉。

到了七、八 0 年代的鄉土文學,例如阿盛的作品大多是寫其成長的故鄉,即使只是廁所的演變也可以看出城鄉發展上的差異,這其間的差異,不只阿盛找到最適切的細節來「再現」農村社會的生活面貌,重要的是他藉由在異鄉生活重新反觀自己生長的故鄉之反思。

  接著,柯品文談到了九 0 年代的台灣文學,其中他介紹到善於書寫散文與

小說的鍾文音在《寫給你的日記》中便如此寫到「我們在這個城市,非常需要

依偎一起,相互,取暖。」與其多次提及在紐約無法安置自身的心情感受,但

是當其真正回到台灣時也不曾有安居之感,家不僅是地理上的位置,對鍾文音

而言更是一種記憶與認同的基點,這種在「家」卻有著「無家」的 飄 泊之感,

這裡所說的「家」非地圖上能實指的所在,而是關乎歸屬與認同的所在,於是

異鄉與故鄉並不存在有斷然的界線。

  再者,談到身處在台灣的馬來西亞華人作家鍾怡雯,台灣雖不是她的故鄉,

當然中國更不是,只因祖先來自中國所以有了些相連。但對鍾怡雯而言,她在

〈陽光如此明媚〉一文中,透過不適北台灣濕冷的天氣來想念馬來赤道的陽光,

又在〈位置〉這一文中寫自己在馬來西亞不同階段成長當中爬樹的記憶,進而

帶出自己與家人彼此生命各自的位置:「如今我已無樹可爬,真有,大概也爬

不動了。然而那個像徵位置一直都在,那是我跟世界的距離,跟家人的關係。

一個旁觀者,住在她自己的島上。」

  從以上幾位不同作家的作品,柯品文的介紹不只讓我們看到面對「故鄉/

異鄉」的書寫問題與其創作心境,甚至也讓我們明白作家如何看待自己歸屬和

城鄉認同的問題,而異鄉和故鄉並不存在明顯的界限,重點在於創作者如何看

待自己的認同位置。

四、回到原初的命題來思考:

1. 「異鄉/故鄉」在創作者心中象徵意義?

  就柯品文而言,故鄉是他生長的地方,而異鄉是求學、戀愛、和工作的地方。

2. 「回歸/出走」的矛盾與掙扎?

  回歸會發現故鄉已非童年記憶的,而出走卻又是 飄 泊的開始,於是會重複的出現回歸和出走,各產生出走和回歸的路徑。對故鄉存有著過往成長記憶裡的美好對異鄉卻也存在著走不得的現實處境,在這裏,我們也可以發現每個人其實都會遇到同樣一個問題,就是即使回到故鄉還能像記憶中的往昔一樣依著當年相同心情生活嗎?內心景觀的改變所牽涉到的正是一種回不去故鄉的矛盾

五、命題參考解答:

  以下柯品文列出幾位作家的說法來解讀上述的命題。

1. 「文字書寫」能否指引作者一條歸鄉的回家路途?

小說家蘇偉貞(台南人,得過府城終身成就獎)曾說:「我因著文字找到

回家的路。」

2. 文學到底是作者真實的內在獨語(呈現自我),還是假面的告白(隱藏自我)?

散文家王鼎鈞:「一切作品都是作家的自傳。」而柯品文:「書寫是我最華麗也最頹敗的隱身術。」

  對柯品文而言,書寫是我最華麗也最頹敗的隱身術,其所進行的不單是自

我生命歷程的表述經驗,更藉以將記憶中那些過去和現在因遺忘而丟失的情感

與畫面,以書寫進行救贖、重塑與再現,與其思考作品到底有幾分真實和虛假

的成分時,更需去領悟創作者面對書寫作品時真實的情感。

六、互動討論:

  最後,柯品文也留下一些時間問大家,在閱讀文學時,「作者」、「作品」與「讀者」的微妙關係為何?(試著分享你閱讀文學的心得感想)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讀者的閱讀是二次創作,因為每個人的切入觀點不同就有不一樣的感受,像鍾理和提到的「原鄉人的血,必須流返原鄉,才會停止沸騰!」在兩岸就有不同的解讀,有人認為是認同中國,也有人認為是回歸台灣,但不論如何,我們都要回到作品本身,試問作品給了你什麼?

【作家與聽眾的互動】

問: 曾有位總統說,他因為不能做作家所以只好做總統,不知 柯 老師的看法如何?

答: 其實我們要尊重每個職業,但從文學的角度而言,我們在寫小說時其實可以寫出一個世界,但這是個孤獨的世界,每個作者必須不斷的跟文字對話、思考,但最後會發現是小說在寫你,因為小說的內容會逼你去完成它自己要完成的故事!

問: 是不是每個作品都可以固定用同一個文學類型如小說來表現?

答: 寫作技巧、題材在下筆時要考慮某類題材是否可由某個文類表現,就像明明可用小說表現的卻用新詩來寫,這樣反而不能寫出好作品;現代新生代寫手常用的同一個小說用二、三個以上的線軸來發展故事,彼此可能沒有相關,但彼此間卻有很大的吸引牽制力,這也是值得思考的方式。

駐館作家柯品文先生開講 文友專注聆聽演講
. 駐館作 家 柯 品 文 先 生 開講 .
.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讀者駐足欣賞柯品文先生創作文物展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
讀者駐足欣賞柯品文先生創作文物展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