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文學家駐館作家 蔡素芬女士分享「閱讀台灣小說」

台灣時報980826第19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80827第19版副刊(中)
台灣時報980828第19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活動,邀請小說 家蔡素芬 女士,擔任本館第 82 場的駐館作家,並於 7 月 21 日 至 8 月 2 日 展出其作品。蔡素芬在 7 月 25 日 「閱讀台灣小說」講座中,分享她對台灣小說發展的概況 ( 從五0年代至九0年代 ) 及書寫境界的觀察與瞭解, 探討五0年代以來台灣小說的流變。 蔡素芬 女士 帶領聽眾從各時期的文學作品中探討不同文化背景及不同族群的文化及鄉土特色。

蔡素芬,台南縣人,淡江大學中文系畢業,曾於美國德州大學聖安東尼奧分校雙語言文化研究所進修。曾任「國文天地」雜誌主編、國語日報少年版主編、自由時報副刊主編,現任自由時報影視藝文中心副主任、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執行長。

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鹽田兒女》、《橄欖樹》、《姐妹書》 ;短 篇小說集《台北車站》、 《六分之一劇》、《告別孤寂》 及譯作多本 ;主編《九十四年小說選》、《小說菁英三十家》。曾獲多次校園文學小說獎、全國學生文學獎、聯合文學中篇小說新人獎,聯合報長篇小說獎、中央日報文學獎、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中興文藝獎章、南瀛文學貢獻獎等。

蔡素芬說,寫長篇小說需要閱讀大量資料,也需要長時間的沉靜思考及情緒的投入,才能有神來之筆。她在兼掌《自由副刊》主編之後,寫作時間的減少變成一種困擾。雖然寫作時間驟減,但是因為主編副刊的關係,不管從事企劃或邀稿,都需要與人有頻繁的接觸;而副刊是一個文學的版面,在大量閱讀文學作品之際,也提昇了自己的文學品味。

蔡素芬是位奇才女子,她以溫婉細膩的內感,迷人的筆觸書寫小說,她認為: 文學的形式技藝可以學習,但最好的文學表現是內容與形式的完美結合,內容的部分除了作者對現實生活的敏銳外,還需對人生哲理有所體會,而最重要的,是作者要忠於他的內心,有內在的聲音呈現,作品才能動人。 文學對整個人類的影響是無可估量的,而就文學的類別來說,小說最能刻劃人生百態並呈現人性的複雜、深奧與迷思。

 演講一開始,高雄市立圖書館施館長簡短引言:感謝 對於愛好文學的聽眾不辭辛勞冒雨來聆聽 蔡素芬 小姐的演講,今天算是 蔡 小姐回娘家的日子;因為她本身出生在台南,但在六歲時搬到高雄一直到高中畢業,後來畢業於淡江中文系,當過國文天地主編,後來也到國外留學,曾任自由時報副刊主編,現在是自由時報藝文中心副主任,和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執行長,得過許多文學獎,本身也擔任許多文學獎的評審,相信可以帶領我們一窺台灣小說的堂奧。

以下擷取自演講內容 :

  這幾年我雖然只匆匆的回來高雄幾次,但可以感受到這個城市的改變,不但街道變得比較乾淨,也有了像城市光廊和文學館等讓人耳目一新的地方。感謝大家冒雨前來參加這場演講,也顯示大家對文學的憧憬和重視,所以我把多年來受教於師長及自己對文學的體會,還有自己坐在編輯台上的經驗和大家分享台灣文學的變化,並和大家交流。

一、從文建會的地誌文學談起:

2008 年,文建會委託聯合文學出版強調台灣主體性的《地誌文學》,內容包括小說、新詩和散文,選錄了許多台灣重要作家的作品,並依每個作家作品中書寫的地方做為分類標準,有些作家書寫自己出生成長的地方的生活經驗,當然就成為該縣巿的代表,例如黃春明就被列為宜蘭作家。

這套叢書的目的是把文學中的台灣地理性標誌出來,但我並不太贊同以地誌界定文學作品,因為不管是閱讀本土或翻釋小說,雖然故事都有一個地理背景,但最終打動人心的是人性的部分,小說中的地理做為故事的背景,但和故事本身不見得有必要性的關連。例如地誌小說卷選入的王拓作品《金水嬸》,以基隆海濱八斗子的小村落為故事背景,內容描述一對夫妻好不容易把孩子養大各有成就,自己卻經濟困頓,想跟孩子借錢,孩子們都推三阻四不肯借,在父親因與人爭吵而喪命,急需葬喪費時,孩子們仍然是吝於借錢,失望的母親只好離開家鄉躲避債主,她的受了高等教育並有穩定工作和收入的兒子們不但拒絕了父母的借款,其中一個兒子還因母親 衣衫邋遢,而不歡迎母親到他任職的銀行去。 這個故事如果拿掉八斗子的地理背景,其實也可以在其他地方發生,因為它所描述的是過去窮困社會常常耳聞的現象,它反映的是一種社會現象與人性,地理性成為小說中的一個地方氣氛。有些小說確實志在書寫某地某人文的相關性,但一般來講,詳述地理人文的「誌」的概念,和散文的關係是較密切的。

二、五0年代以來的文學變化:

從文建會這套叢書,也可以讓我們思考台灣文學的發展與定義有無必要受政府主導?台灣文學接受政府的補助或操作,最早可從 1949 年國民政府來台開始;那個年代的文學被稱為反共文學。那時帶來了一批軍公教知識份子,產生了以中國為主體的文學創作風格,像抗戰小說《滾滾遼河》,還有琦君、司馬中原和王鼎鈞等等多人,他們的作品對後來的台灣文學有很深的影響。

  在那個反共文學的年代,報刊是由國民黨所壟斷,而本地作家因為自幼只受過日本教育,成長環境並沒有接觸華文,所以不能立即的以華文寫作,大陸 來台的作者,佔了主要的版面。

當然,在看多了反共懷鄉的作品後,主編們也會開始選刊不同的作品,而且隨著國民教育普及,戰後受到華文教育的本地作家到了六0年代終於發聲 了,他們書寫自己的成長環境,寫生長經驗中體會出來的故事,這是很自然的現象。同時因為美軍的駐防,有些美國文化在台灣可見,西方世界對比戒嚴的 封閉,知識份子急著想瞭解西方,這時許多翻譯小說出現,把西方世界帶入台灣,文學上的現代派因而成立。白先勇、歐陽子、王禎和等人都是現代派的健將,在六0年代,許多初入文壇的作者,多少受了現代主義的影響,擅於向內在心靈挖掘深刻的聲音,重視形式的運用,與書寫現實的寫實手法相當不同,他們耙梳內在心靈,反映個人與社會的對應關係,或者疏離,或者傷痛,表現物質化生活快速發展時,對老社會的懷舊與對新社會的檢討,屬於個人內在的作品漸漸發展。

同一時期,寫台灣生活經驗的作品也在形成,土生土長於台灣的作者,他們就生活範圍所知、所感、所見及所想而發表自己的想法,他們的寫作方向與內容形成了所謂的鄉土文學。鄉土文學的出現,惹毛了一些作家,認為他們是另一股反動力量,因為中共的崛起就是利用地方上的聲音而打敗了國民黨,這時有很多人主張應該予以壓制,以免變成另一種反動的地方文學,也有人認為這批鄉土文學作品的水準夠不上中國文學的水準,而大加撻伐,但王鼎鈞在其回憶錄中提到,台灣文學的出現是不能壓抑的,台灣人有聲音要出來,不能去壓制那些聲音。他在當時,算是難得的以文學看待文學發展,而不以政治為考量,但這樣的看法限於環境,並沒能在當時適時表達,只在近年出版的回憶錄提起他的看法。

順帶一提的是校園民歌的出現,是年輕人對當時年輕人喜愛西方流行音樂的一種反潮流表現,他們覺得自己的國人老唱西洋歌,為什麼呢?我們應該唱自己的歌,因而興起一股創作自己的歌的活動,這時已是七0年代,和鄉土文學論戰差不多時間發生,這是追求西方文化十幾年後,終於到了一個需要轉變看見自己的時候了。

三、 多元視野的八0年代及九0年代:

葉老於 1987 年出版《台灣文學史綱》這是第一本以台灣作為主體的文學史觀。 這年也是解嚴之年,台灣的言論開放,資訊多元,各種報章雜誌急速增加,國人出國頻繁,文學的思潮也受到解嚴之後的各種社會現象的刺激,而有了新活力。

後現代書寫在往後的十幾年間襲捲台灣文壇,活躍於文壇的如林耀德、張大春、?凡引領後現代思潮,後來者尋幽闢徑,各有表現。但文學表現手法的改變,事實上也考驗讀者的閱讀能力,從八0年代到九0年代,其實有很多由報團舉辦的文學獎選出的作品是不容易消化的,不止是小說,新詩也常讓人看不懂,而在文學獎評審方面,因過去看多了相類似的作品,而因產生疲態,所以一旦有新的表現形式出現,就為之驚豔,但也有不少評審在面對講究技法的作品時,有著自我分裂的內在衝突,因為技法超越感性時,從作品獲得的感動少,但又不得不面對文學表現的潮流。

  這個時期仍然有很優秀的鄉土性的作品出現,像蕭麗紅的《千江有水千江月》、內容提到了台灣人的人情世故,是一部動人的小說;宋澤萊則是反應了台灣農村社會被剝削的情景,也敘述台灣過度開發的現象,充份表達對台灣的關懷,雖然宋澤萊近幾年沒有小說創作,轉而以台語文寫詩,但只要作者還在思考他的寫作,應該都值得期待新作的出現,只是風格可能不同於以往,但那也正是我們觀察一個作家自我調整的契機。像駱以軍是張大春的學生,剛寫作時,作品一度認為有著張大春的影子,後來他掙脫出影子印象,有了自己的文字表現手法,自立了一個特殊的語境,表現後現代的視覺感官與頹喪氣息,也可稱 為一種文字美學。

  美學是種哲學,不容易解釋如何形成及轉變過程。漢代認為瘦是種美,而唐代認為胖才是美,美的定義因時空不同,而有不同的標準,也就是說,美的詮釋是可以改變的,所以當小說呈現的文字有別於傳統的文法格律時,若它能引起閱讀者一些內在的感受,也會被歸類為某種美學,做為討論;以舞鶴來說,他最近出版的《亂迷》挑戰了文字表現的方式,不用標點符號,文字排列迷亂,至於其他關於暴力、?廢、陰暗和骯髒等都常被當成美學討論。但閱讀者當然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不必受評論者的觀點影響,可以自己去發現寫作者到底透過他的形式和內容,要表達什麼。

  八0年代還有一個現象很重要,那就是女性小說家的崛起,和女性議題的書寫。八0年代開始,女性因為走出了家庭而有了獨立的經濟能力,也產生了家庭和事業的拉拒戰以及婆媳問題的呈現,女性作家著重在這些女性議題上,作品大量出現,例如廖輝英的《不歸路》、《油麻菜籽》、及蕭颯的多篇作品,另外像袁瓊瓊的《自己的天空》,都是當時重要的以女性為主體的書寫。此時期書寫活躍的女性作家如李昂、蘇偉貞、朱天文、朱天心、平路等人,都是持續創

作至今。

四、千禧年的台灣文學:

2000 年的台灣文學在政黨輪替之下再次的蓬勃發展,探討身份認同的作品很多,有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也有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更有人兩者都不認同,或擺盪於兩者之間,此時的作品也有反應台灣百年歷史滄桑者;像楊照就覺得台灣百年太滄桑,正在書寫台灣百年小說,而鍾文音也以百年為題,書寫情感的流動和家族的故事,藉以反射百年片影。

  陳玉蕙的《海神家族》則藉由和德籍男友回台探親過程追尋家族的歷史經驗,表現了台灣意識;駱以軍的多本著作,和郝譽翔的《逆旅》也觸及到身份追尋。同時,同志議題也在社會多元發展後大膽書寫,陳雪以寫女同志小說備受文壇矚目,其作品《無人知曉的我》深刻描寫年長女性壓抑同志性向後的內在聲音,陳雪一系列長篇,描述母親的故事,寫母親為了照顧子女而擔任許多工作,甚至不惜下海賺取生活費,反應下層社會婦女的強烈生命力!

  此外,台灣是個海島國家,但卻很少有海洋文學作品,但蘭嶼的夏曼.藍 波安的小說可說是反應了達悟人與海洋的搏鬥經歷,以及漢文化與達悟民族對 海洋觀的衝突,是值得一看的海洋文學作品。

五、結語-台灣出版現象:

最後我也要跟大家談談台灣出版市場的現象。通常我們台灣的作家出版的書能賣到 2~3000 本已經很了不起了, 5000 本以上更是暢銷書了,但這樣的銷售量不足以培養專業作家,作家於台灣,要維持寫作志業,相對辛苦。因而我們可以看到,作者的作品要達到萬本以上的銷售量困難,連文學刊物也經營得很辛苦!

  我個人的看法是因為有太多翻譯的作品讓讀者有太多選擇了,翻譯小說很 多,諾貝爾獎的作品和《哈利波特》及《達文西密碼》等作品挾國際知名度, 而在台灣有精彩的銷售量,從這些國外翻譯書籍的銷量來看,台灣閱讀文學的 人口應至少二十萬人。在發表管道上,傳統的報紙副刊也不再是唯一選擇,因 為報紙太多,不但分散了讀者群,每一家報社經營的政策不同,有時讓作家愈 來愈不想投稿,加上副刊刊登的速度較慢,有些作者乾脆自己經營部落格或出 書。

【作家與讀者的互動】

問: 為什麼小說的內容是虛構的,但又反映了現實?您又是怎麼看待《鹽田兒女》的慶生呢?

:小說的本質是虛構的,但作家會透過觀察、會想辦法問有經驗者以及蒐集

相關資料進行直接、間接資料的融合,瞭解不同時空背景及各行各業的特質後開始舖陳小說情節的相關場景。《鹽田兒女》是我看到新聞說台南的鹽田要改為機場,所以才會以鹽田作為故事背景來敘述書中人物的愛情和生活情景;關於慶生,我其實是有些同情的,他雖然會打老婆又愛賭博,但他也努力的為了養家而付出勞力;我這本書也是在強調勞動階層的人們雖沒有受過很好的教育,但同樣也有豐富的情感和夢想,而當夢想無法實現時的挫折容忍力也很讓人動容。

問: 什麼是小小說?

答: 基本上小小說或是極短篇的字數都是在一千字上下,它的人物和故事不能如長篇那樣豐富,而強調要找出事件的爆發點。

問: 請問妳對《鹽田兒女》改編成電視的看法和拍攝時所遇到的問題?

答: 我自己其實並沒有參與太多,也不想多花腦力精神在劇本的改編,寫完小 說,腦力差不多用盡,我希望既是要改編,劇本由他人書寫,反而可以延伸作者的想像力,並沒有不好。拍攝前,我有帶劇組看過鹽田的場景,拍攝期間我便尊重劇組,沒有打擾。基本上,我認為影像和文字是全然不同 的媒介,我將這兩個表現形式分開看。不過希望小說的原架構和精神要留著。

附帶談一下,我剛完成一部長篇,以眷村的故事為主,有台灣人的觀點, 和《鹽田兒女》以農業社會轉型為工商社會的生活苦難很不同。大約十月 出版,是我書寫多年,在忙碌的生活中堅持完成的一本書,故事以三段時 空交錯的方式得到最後的結合,其實是有點困難的,但總算完成,關心台灣小說的讀者,或許可以從中看到一點作者對台灣、對人的關心。

駐館作家蔡素芬女士開講 文友專注聆聽演講
. 駐館作 家蔡 素 芬 女 士 開講 .
. 文友專注聆 聽 演講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蔡素芬女士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
蔡 素 芬 女 士 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 . 照片 . 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