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駐館作家 凌性傑 先生於高雄文學館分享「講什麼山盟海誓」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8年1月24日第19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8年1月25日第14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舉辦的「文學家駐館」活動,今年最後一位駐館作家邀請新生代作家 凌性傑 先生擔任 ,於今日在文學館開心地與民眾暢談『講什麼山盟海誓 』。 透過精彩演說,闡述他如何找到最初的感 動,以及如何藉由訴說讓自己 成為有故事的人。青年作家果然魅力不凡,許多熱情民眾擠爆文學館的講座室,爭相一睹凌性傑迷人的氣質及生動演講,場面相當熱絡,為今年的 「文學家駐館」活動劃下圓滿句點 。

凌性傑, 1974 年出生於高雄市。師大國文系、中正中文所碩士班畢業,東華大學中 文所 博士班肄業。現任教於台北市立建國中學。凌性傑在青春的學生時代,其創作才能就已嶄露鋒芒,是一個很會得文學獎的學生,幾乎每年都有輝煌的得獎記錄及出版著作,創作力非常旺盛,曾先後獲得全國學生文學獎、中國時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台灣文學獎、教育部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等,可說是新世代作家中頗受矚目的一位。

他說,此在人生,我渴望真實與永恆。體制之中我熱愛似不可得的自由,唯其不可得,能夠自在也就心滿意足了。藉著書寫,倏忽即逝的都找到恆定不移的可能。藉著書寫,可堪紀念的往事都將留存下來,也讓我變成一個有故事的人。這麼多外在於我的生命,給了我光與熱,我也只是寫下去而已。 出版著作有:詩集《解釋學的春天》、《海誓》、《所有事物的房間》以及散文集《關起來的時間》、《燦爛時光》、《找一個解釋》等。

演講內容賞析如下 :

剛剛在對我的介紹中提到,現在就讀博士班,在此要補充說明:不久前已辦理退學,因為我準備在兩年內發展《海誓》詩集所未觸及的臺灣地誌(《海誓》只寫了高雄與花蓮),另外也有幾項龐大的創作計畫正要進行。今天的演講是:講什麼山盟海誓。其實講的就是《海誓》詩集創作歷程,與我的高雄經驗。另因為我很喜歡 黃乙玲 的一首歌「講什麼山盟海誓」。

我離開高雄北上,求學、工作,好像只有在參加同學、家族的婚宴時才回高雄,但我每次返回高雄都有一種感動,因為市容一次次的進步。但也有所感慨,例如:有次參加某位同學的婚宴,不免俗的有來賓的卡拉 OK 演唱,由於雙方是客家人,第一首是:客家本色(不忘祖先的表現);第二首:春天怎會那麼冷;第三首:傷心酒店。後兩首歌,真讓人啼笑皆非。對這些已結婚的友人,如果知道他們很幸福,心裡當然會覺得很羨慕。如果聽到他們不幸福,我會感到很淒涼。相信山盟海誓、愛的誓言,就好像相信政客的語言一樣,都要付出代價。話雖如此,我還是相信人世間愛情的美好。

青少年、小時候認識的高雄,跟當下所見已有極大的不同。為了書寫高雄,我幾度造訪從前走過的高雄。但高中時期騎摩托車在高雄走遍大街小巷時的街景,現在已不復存在。

現在來談談我的山盟海誓:

一、找到最初的感動

現在的社會,不缺乏資訊,但是缺乏感動。記得 沈春華 小姐在領金鐘獎時說:「我只有在領獎的當下是高興的,但當我回到新聞工作時,我會想到我是否沒有忘記我學新聞的初衷」。我也一再檢視,自己是否忘記寫作的初衷,希望能將心中感動完整的傳達。每次演講後,我都會打篇演講心得做為記錄。

二、創造一個自我的世界,真實的面對自己

我都隨身攜帶相機,錄影、拍照呈現美好的場景。寫作希望真實(傳達真實的感動,情節、人物則可以虛構),但我常用虛構的方式以第一人稱表達。作品應該要真實呈現人性,但最好不要讓情緒氾濫。

格雷安‧葛林:「有時,知道有一個完全自我的世界,這種想法很讓人覺得很寬慰。這個世界中的一切經驗、旅行、危險、幸福,都不用與人分享,沒有見證人,沒有誹謗罪。我所遇到的人物沒有與我會面的記憶,沒有記者或自許的傳記作家們來核對我所說的一切。……我沒有撒謊--那些與我共用此景的證人們,沒有人能夠依據他們的個人經驗證明我所說的不是事實。」

三、藉由訴說,讓自己成為有故事的人

「我始終相信,一個人幼年的空間經驗,主宰了他往後認識世界的方式。」

「 微物之中有歷史,沒有對過去的理解,我們便無法擁有自信的未來。 」

現在的學生似乎對生命麻木,因為在投幣機的世界,人是很快死,很快又復活的。有位學生說不會寫作文,我問他:你母親每天除工作外,還要給你滷雞腿(三小時),你吃滷雞腿時有何感想?這位學生說:沒有感想。我再問:如果你母親不在了,再也吃不到這雞腿,你有什麼感覺?這位學生說:我感到「痛」,非常「痛」。我說:你可以以反推的方式思考來寫。他說:我知道了。

四、語言中找到安居,讓寫作成為治療

創造一種有意義的生活。寫作是不健康的,正因為它不健康,所以需要比它更強大,才能承受。村上春樹:「如果希望以寫小說為職業的話,我們不得不建立自己足以對抗那樣危險的(有時甚至是致命的)體內毒素的免疫系統。這樣一來,我們才可能正確而有效地處理更強的毒素,也就是說,才能創造出更強有力的故事。」

謹將我寫的《海誓》朗誦給各位:

一、海誓 (節錄)--給世界唯一的你

歡樂的命運我們擁有 / 每一天,潮汐定時漲落

每一隻水鳥找到迷路的方向 / ‧‧‧‧‧‧‧‧

穿越三千多個春天 / 帶走那些被調暗的藍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你 / 身邊仍然空曠的記憶

‧‧‧‧‧‧‧‧

我們偶爾感到憂愁 / 只為了分辨喜歡與愛

願意或是不願意 / 重要的是,時間的海

還有那些寫在水上的字 / ‧‧‧‧‧‧‧‧

我們說了好多洶湧的話 / 胸懷之中好多洶湧的理想

住在活生生的身體裡 / 開始懂了,也相信了

我們擁有命運的歡樂 / 是世界中的唯一

‧‧‧‧‧‧‧

世界上唯一僅有的花 / 世界唯一的你

 

二、左營孔廟偶得 (節錄)

我感到無與倫比的巨大 / 因為那些被天命所成全的:

王位、冠冕,良善的政權 / 潛入夏日午後,樹影深深

‧‧‧‧‧‧‧

我想著他只是一個人 / 一個人守著文明的道理

他贊成在春服裁好的時候 / 一起走向溫暖的水邊

非常喜悅的唱歌 / ‧‧‧‧‧‧‧

他或許也這麼相信 / 擁有堅強靈魂的人

慈悲並不是一擊就碎

並不會一擊就碎的 / 教養與愛,倒影於水中

萬事萬物都相信於他 / ‧‧‧‧‧‧‧

思想成為宗教 / 身體變作廟堂

曾經,受自己的傷 / 也受時代的傷

神?偶爾是不受歡迎的 / 我聆聽著美,天地陌生的美

聆聽恐懼、遠方的奧義 / 把精神與意志填進了

舊城的磚瓦隙縫 / 收起手中的素描本

小小的心願突然 / 變得巨大無比

(註:台灣需要「愛」「教養」謹以此詩獻給我的同行─老師)。

三、 a dolce vita ─義大利文,甜蜜生活之意(為我親愛的那人而作) (節錄)

‧‧‧‧‧‧‧

在我們的境內有一種神祕

有一種美好的抵達我不想忘記

我們翻譯著彼此,做著同樣的夢

‧‧‧‧‧‧‧

就是在這裡,在睡眠之前

還有一點遙遠的光與暗

讓世間萬物安安靜靜

各自找到各自的房間

結語

人間副刊登了吳晟老師的文章〈找回最初的感動── 2008 時報文學獎新詩組評審外記〉,針對這一屆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從缺的決定作了一番說明。吳晟老師很坦白的說,今年進入決審的作品他大半都看不懂。針對這現象,他提出了這樣的看法:「在多達好幾百件的參賽作品中,能夠脫穎而出,理應是優秀作品,然而許多屆以來,疑惑越來越擴大,為什麼得獎作品大多那麼難懂?難道難懂(甚至看不懂)的詩,才是好詩?或是,越複雜越難懂的詩,越有機會得獎?」長年惡性循環下來,於是形成一股「難懂」詩風。

當代所有文類中,新詩大概是最難與讀者溝通的。這麼小眾的文類,如果連基本盤都流失,對往後的發展一定是相當不利的。在評審新詩裏,大多是初學寫詩的人,所以自有一套自己的美學判斷。文學創作者必須適度的「自以為」、「想太多」,可是我總是會遇到過度「自以為」、「想太多」的創作者,用盡各種方式折磨評審。評審如果讀不到他「太自以為」的「弦外之音」,好像就罪該萬死。所以,我想這問題在於能否真誠的表達。意識流動必須先經過沉澱、整理,自己要先解釋得通,寫出來才能讓人懂。否則,再多華美的意象語言都只會成為溝通的障礙,甚至把讀者嚇跑。

任何一種文學形式,都可以成為溝通工具,只是使用溝通的符碼時,因其形式差異便發展出不同的溝通模式。創作的時候,情感與思想都是有韻律的。只要掌握了這內在的韻律,就有可能寫出好東西。藉由語言,我們重新梳理對世界的感覺,也重新認識了自己。

演講結束作家與現場聽眾互動:

:請問您對新詩(現代詩)和古典詩,偏愛那一種?

: 1 、我在幼獅文藝有討論古典文學的專欄,後來出版為《找一個解釋》。目

前正在整理新詩論述準備出版(新詩教學),而讀古典詩也可說是我日

常活動。

2 、對我來說,新詩(現代詩)的寫作自由多了。


駐館作家凌性傑先生開講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 駐館作家 凌性傑 先生開講 .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
作家為fans簽名留念 凌性傑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 作家 為 fans 簽名留念 .
凌性傑 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 . 照片 . 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