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駐館作 家李長青 先生 分享「敏感的心,夢幻的筆-關於錦連的詩」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71025第19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71026第15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活動本次邀請新生代詩人 李長青 先生 擔任, 並在 9 月 27 日 舉辦「敏感的心,夢幻的筆 - 關於錦連的詩」講座,透過朗誦, 李長青 先生不但有系統的詮釋「錦連的詩」,更為民眾解析其詩作的精湛與奧妙之處,獲得讀者熱烈的呼應,與民眾共享挖掘、解讀錦連詩作的樂趣。

李長青 1975 年出生於高雄市,父母均為高雄人。國立台中師範學院(今國立台中教育大學)特教系畢業。曾任雜誌社編輯、出版社編輯、台中師院現代詩社社長、中興大學詩文社指導老師,現為小學教師。 1998 年以詩作〈開罐器〉被選入《 1998 年台灣文學選》而在詩壇崛起,其創作力旺盛,曾先後獲得「吳濁流新詩獎」,以及「 2004 年文建會台灣文學獎新詩首獎」、第 27 、 28 屆「聯合文學獎新詩評審獎」, 2006 年「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新詩首獎」等,可說是新世代詩人中頗受矚目的一位。他的詩作被英譯並輯入《台灣文學英譯叢刊》( Taiwan Literature English Translation Series ),也被台北市政府印製為 2001 年「台北國際詩歌節」書籤。

他說,文學來自社會,反映時代與作者心靈。在處理任何題材的作品時,文學應顧及,甚至追求藝術的美學價值。 出版著作有:詩集《落葉集》、《陪你回高雄》以及詩合集《保險箱裡的星星 - 青年詩人 10 家》等。

 

演講內容賞析如下 :

回到高雄感覺很親切,我出生於高雄市,五歲時即因父母工作的關係,而遷居到台中,但仍與住在高雄的親友保持著密切的聯繫,經常往返於台中與高雄間。

我平時演講是不緊張的,但看到現場有詩學前輩在座,而有些緊張。 張德本 老師是錦連詩的權威、專家,因為 張 老師而使得錦連被稱為鐵路(道)詩人、詩人 鍾順文 老師也在場,真令我有點驚訝。

以下就是我對錦 連 先生的詩作心得,今天我介紹錦連的詩將其稱為:女性形象類型的詩。敏感的心,夢幻的筆是錦連早期的詩。

慕情

年輕的人家妻子啊 / 對妳

抱有微微的思慕之情可是罪過?

變成人家的妻子 / 妳才成為真正的女人

又成為女人妳才體會到真正的戀情

 

一直活在純粹的 passion 裡 / 我不曾相信過所謂的教理

而且至今我依然是個詩人

 

年輕的人家妻子啊 / 對妳

我要繼續抱著不變的慕情

這首詩若以現實的角度來看,不是這麼有道德,但是可以設定在對人家妻子的愛慕之情,不必當成真實的事情看待,也可看成這是詩人反映內心的心情是什麼?愛慕之情到什麼程度?欣賞詩人作品可以不用道德的心理,而用純粹欣賞角度,或可有更大的欣賞空間。

 

眸子

故作病態的嬌媚舉動 / 幾乎衰弱得變黃的白皙肌膚

 

燃起頹廢的情慾 / 和世紀末的焦躁

她是個好大眸子的女人

這首詩看似一幅畫,描寫生動,並包含文學家內心的反射。描寫對象是一個年華老去,青春不再的女人。女人的情慾,不見得是狹隘的情慾,或許是對生活的慾望。本詩的描寫,由外而內、由遠而近,一直到眸子,顯現其觀察的流動,留下些想像的空間。

我在大學時期散文、小說、詩都看,最後發覺詩最有想像空間,字數較少,進入情境較快,故而選擇創作現代詩。詩人往往用短短數語,即可感動人心。因覺得讀詩太有趣而開始一直讀詩,蒐集詩集,甚至去各地舊書店挖寶。

 

投球

女人 正因為是女人 她會投拋物線狀的慢球

    男人 正因為是男人 他會投強有力的直線球

 

    能接受女人那種球的是司空見慣的平凡男人

    能接男人那種直球的女人是不好惹的

    不好惹的女人忽然投出的出乎意料的熱情直球

    它有時會讓目中無人的傲慢男人驚嚇

 

男人 今天仍然在投球

女人 每天也在投球

 

歷史 瞬息萬變的歷史是如此被創造出來的

從四百萬年以前的遠古時代開始

此詩在描述男、女互助關係及對兩性的感情世界的觀察。將人類的生命、歷史延續,加以形象化並添加趣味性。人跟人之間的關係亦如此,不斷得投球,時而好球時而壞球,也不斷得接球,有時還會「漏接」。

 

雌、雄

星期一:她想買新的化妝台出門去繞街繞街後空手回來

星期二:她停步在街角點支香煙捏熄又點上又捏熄

星期三:她想讀書卻把它一頁一頁地撕起來

星期四:她翻翻電話簿整天隨便打給陌生人試探對方是否還活著

星期五:她把「花」和「淚」兩個字一劃一劃地寫了二千多遍後才停筆

星期六:她去週休二日的學校在沒有學生的教室一本正經地開始授課

星期日:她發現哭和笑都同樣要靠面部肌肉才能演出

錦 連 先生是跨越語言時代的詩人,他先學習日文也用日文寫詩,後來才學習中文而用中文寫詩,再用新的書寫方式重新創作、寫詩。

這首詩單方面以女性為出發點來寫,男性未出現。以星期一到星期日不同的生活切面來表達主角的心理狀態。其中「花」隱含愛、正面、平順、開心之意,「淚」則隱喻女生的心理狀態,與「花」的相對應。本詩故事性強,描繪出女性主動追求她想要的東西的態度,亦表現出人類的歷史與文明。

 

結束行旅

結束了長期行旅 / 留下了飽滿的疲憊

疲憊之外還有

如今已不知去向的美麗女子們

對他們的神秘慕情也留下來了

讀這首詩可感受到它在表達生命旅程中留下的神秘、不為人知的感覺,以及淡淡的神秘性。 張德本 老師也補充:「人生旅途中片片斷斷的記憶,就像詩中寫的『美麗女子們』。」有聽眾說:「這是描寫一個『點』,因為『點』不一樣、思路不一樣、感受不一樣、解讀也不一樣、層次也不一樣。而在事件『當下』寫下或是『事後』寫下也是不一樣的。即使作者『當下』寫下,讀者在閱讀時的感覺也是不一樣的。另有聽眾也補充說:「『美麗女子們』也可以是美麗事物,並非僅是女子」。李長青表示,作品經過讀者的消化、思考、轉化是有歧義性的。如果錦 連 老師在現場一定很高興、安慰,能得到「知音」對寫作者來說是種莫大的鼓勵。

如果一個人會有不知緣由的心情轉變,一般來說他的內心較軟,適合接觸文學,亦可提筆來寫。其實文學就是生活,藉由文字表達感覺、感觸。有人說「寫一首壞詩的樂趣,勝過讀一百首好詩的樂趣」。

夜市

西瓜──

紅的鮮豔之閃耀

 

水份──

從少女們雪白的牙齒間

滴落下來

 

夜市

珍珠般的露水之氾濫

這首詩表現方式異於常人,跳脫一般人思維,開創不一樣的表達方式,以一連串的陌生帶給讀者陌生化的觀感及神秘感,使過程變得朦朧。

 

我要愛

 默默地離開我 / 而讓我傷心

 帶給我憂悶 / 把熱情灌輸給我

 使我燃起激情的 / 純潔的少女呀

 

 因為難過我才愛 / 因為不能忘掉我才愛

 以全神傾注的誠實 / 愛你的整個存在

 

時光流逝

而真的離我而去的人呀 ……

這首詩成功進入我的心裏,有悲、喜的交集,能清楚表達主題,氣氛掌握得很成功。

結語

錦連擅長以文字來塑造人物、角色、個性、長相特徵、內在情緒及詩中氛圍,具有十足豐沛的創意。錦連的詩風多變,有時充滿「各種夢與 耽美 的符碼」與「 耽美 意識」,擅長以近乎夢幻、抽像的方式構成一首朦朧的詩;有時詩中的情境自然而然地就能牽引出多幅魔幻的風景,非但具有現實層面的元素,更嵌入了若干虛幻的情節,以及淡淡的愁緒;有時詩人直接抱著批評態度,透過思索,表達對於生活現實環境的認知與自省。

如果大家對他的作品有興趣,建議各位不妨直接閱讀作品、文本,比聽我介紹來得方便,因為這是我自己的觀點、心得。其實直接閱讀作品,感覺就會是直接的、最棒的。也可能因此覺得讀詩很有興趣而一直讀下去。

演講結束作家與現場聽眾互動:

問: 1 、<慕情>是否也可以說和徐志摩、李商隱的詩有所相通的?

2 、錦連的作品是否有追求完美的慾望?

3 、錦連是否多是熱情的、多情的?而懂得愛情人生是不會空白的?

答: 1 、確實是可以對應,情境是相通的,感覺是類似的。抓住那種感覺,將它抒發出來。

2 、今天介紹的詩是屬於這種類型,它是先由外在的描寫,再到內在的,再投射到內心、刻劃內心以至結束。

3 、錦連離開「笠詩社」後我才加入,基本上我對他不是那麼熟悉,但我想他應該是多情的,若不是多情或許無法寫出此種作品。另一方面也可說,錦連對生命、社會、人是感情豐富的。
駐館作家李長青先生開講 文友專心聆聽演講
. 駐館作 家 李 長 青 先生開講 .
. 文友專注聆聽演講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李長青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
李長青先 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 . 照片 . 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