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駐館作家王聰威先生於高雄文學館開講

從旗後到哈瑪星-台灣地誌小說的新風格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70815第23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70816第19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活動7月份第二位駐館作家由新生代小說家王聰威先生擔任,除了於7月22日至8月3日在文學館展出他豐富的創作成果供民眾閱讀之外,並於7月26日舉辦「從旗後到哈瑪星-台灣地誌小說的新風格」講座,與民眾暢談他對地誌小說之獨特詮釋及樹立鮮明的個人創作經驗。關於小說創作,他喜歡先決定要採取什麼樣的小說技巧和營造何種氣氛,然後再尋找一個適合這種技巧與氣氛的故事內容,並於講座現場與民眾分享他獨特的創作經驗。
王聰威是土生土長的高雄人,高雄中學畢業後赴台大哲學系就讀,之後攻讀台大藝術史研究所碩士。曾任《FHM男人幫》副總編輯、《Marie Claire美麗佳人》執行主編、RALPH副總編輯。為文學團體「小說家讀者」成員。現任台灣明報週刊副總編輯。
一九九九年,他以符號學與通訊理論為基礎寫成的〈SHANOON 海洋之旅〉入選《八十七年短篇小說選》隨即引起文壇注目,被譽為「九十年代的小說新典律」。曾獲臺大文學創作獎、棒球小說獎、全國大專學生文學獎、打狗文學獎、台灣文學獎、高雄文學創作獎助計畫、宗教文學獎等獎項。著有短篇小說集:《稍縱即逝的印象》;故事集:《台北不在場証明事件簿》、《中山北路行七擺》、《複島》、《濱線女兒》;另有合著:《阿貴趴趴走》、《愛情6P》、《不倫練習生》等。

演講內容如下:
  我自小就想當作家,現在也出版了幾本書,看到高雄文學館邀請高雄作家駐館,我就想,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現在受邀來演講,心裡很是高興。高雄文學館是積極推動文學發展的政府機關,更令人感動。
我國中時,國文及作文成績就很好,國一就寫現代詩,曾被老師告誡不要繼續寫,因為有女同學為我所寫的詩爭論不休。高中時,〝寫作〞一直在心中圍繞,曾以〈麥城之圍〉得到雄中小說獎。看到當時領導台灣文壇的作家,如王文興、白先勇…等,多是台大外文系畢業,因此,本想讀台大外文系,可惜沒考上,但為想當作家,所以就進了台大哲學系。
當時有所謂「法國新小說派」,以跳躍、衝突、實驗性、無情節為特性,而剛好與我叛逆的個性很像,那時我對週遭的人、事物也比較不注意,所以大學時代的寫作風格是如此的。
我從事寫作,從未參加過寫作營和文學營,而是自己安排閱讀、寫作的訓練。終於以〈小阿嬤的故事〉參加廣播節目「星河夜語」的徵文,並獲得第一名(後來改編為廣播劇),2003年叔叔過世,寫〈返鄉〉獲「打狗文學獎」小說第三名,這篇〈返鄉〉更開啟自己寫作的新風格。由於自己的個性較冷漠,但卻因寫作而對家族史有進一步的瞭解,對家族更有向心力,進而發現自己並非冷漠的人。
以下僅以我的作品《複島》和《濱線兒女》來談「地誌小說」:
《複島》是描述我父親的故事,分為〈奔喪〉、〈淡季〉、〈渡島〉、〈返鄉〉等四個故事:
1、〈奔喪〉:以父親在台南服兵役,忽然接到妹妹通知,知道阿嬤過世,請假自台南返回旗後途中的過程。內容虛構的,有著混亂、複雜與迷離。有人評論,這是將詩人的私人世界,變成公共資財。
2、〈淡季〉:內容為我小時候回到旗後的記憶,小阿嬤是那麼安靜,像是隨時都會消失似的,旗後的商店、海灘也是那麼安靜,那樣的安靜在現在看來似乎只是我小時候的夢境,甚至連老一輩的人都已將之忘卻,但對我而言,那卻是真實的。
3、〈渡島〉:包含〈叔叔出殯〉、〈失戀〉、〈大學新生烤肉〉、〈地下島〉等四篇。其中〈地下島〉一篇帶有科幻色彩,內容為描述爺爺發現在旗後燈塔有一樓梯,可通往海底,而看到和旗後一樣的城市,以及一樣的生活的人,他們到地面上活動,受到地上旗後的人生活之影響,回到地下旗後又影響地下旗後的人的生活,相互交替、影響。象徵人生在不停的「渡」,這是一種奇妙的人生過程,正如我們日復一日的「重覆」。
4、〈返鄉〉:故事繞著小阿嬤與孫子阿傑兩條主軸交織發展,描述成為植物人而臥病在床的小阿嬤雖然身體不能動,但腦子卻仍不停地回憶過往,告訴阿傑要如何回到旗後的故事。
李志薔曾說,《複島》雖是一本「地誌風土」或「家族史」小說,更可視為「本土
題材之當代美學」的展演,背後隱隱浮現的,是一個充滿景深、龐大且曖昧迷離的旗津島。
《濱線兒女》則是描述我母親的故事:
這本書是以女性為主角,以地區分段和分章節。包含〈大新百貨公司〉、〈馬公婆〉、〈外省〉、〈山地混血女兒的故事〉、〈一個吊死的人〉、〈嘮叨的女人〉等。
以「地誌小說」的「新風格」來說,台灣剛開始的鄉土小說作家有黃春明、洪醒夫等人。後來則有強調「地」的觀念的作家,如蕭麗紅描寫布袋地區的《千江有水千江月》、蔡素芬描寫鹽田地區的《鹽田女兒》。而原本描寫受難、痛苦、受壓制、批判等的鄉土寫實作品後來卻演變成政治意識型態的鬥爭,其實世界上許多偉大的文學作品,也都是在描寫對「鄉土之愛」。
由於時空環境的改變,另有一些青年作家,其作品著重在描寫細節及平凡百姓的生活,沒有誇大的情節,只是描述故鄉平凡的故事及所見所聞,而非高張力的角色,可稱為「新寫實主義」。
再談我作品的「新風格」:家族史、科幻、虛構、魔幻。
1、家族史:「三分真實、七分虛構」。包含時間(幾代)、空間(哈瑪星、鹽埕區)。而目前的哈瑪星、鹽埕區是「往內崩陷」、「停留在過去」的。故事以人物貫穿特定的風景,有當地味道,這是在其它地方不會出現的特殊情感和語言(註:在哈瑪星地區有國、台語混合的特殊語言)。
2、科幻:地下島放到鄉土小說。
3、虛構:運用細節、技巧的描寫。
4、魔幻:將「真假結合」達到「迷宮效果」,使小說更有「可讀性」,至今尚未被認為是突兀的。
演講結束作家與現場聽眾互動:
問:您是否透過「愛情」瞭解自己?透過寫作,是否能讓自己格局變大?
答:因為「愛情」可說是人生的初體驗,而作家寫作也多以寫「愛情」開始。透過談戀愛,不但能瞭解對方,也可瞭解自己。「寫作」可有自我療傷、療癒的效果。為了寫作、開眼界需要閱讀。為當作家只有多寫、多讀,我甚至認為「多寫」比「多讀」重要。每天都要寫,別放棄,要不然思路和筆會鈍掉。(以我辭去工作開始寫作為例:第一個月根本無法寫作,第二個月大概寫了五萬字,但全不能用。)
問:1、您如何渡過寫作低潮期?
2、您是如何為寫作而辭去工作?
答:1、就寫作的低潮而言,有時候會因寫不出東西而自怨自艾、抱怨,但若能寫出一篇好文章,自然就會克服了,也就是說「不要放棄」。
2、我雖很想當作家,寫出自己的風格,但還是無法像有些藝術家般的帥氣與率性,我仍會為寫作而儲蓄生活所需,並謙卑地向老闆正式辭職。
問:如何寫「地誌小說」?
答:要寫「地誌小說」,可透過聽故事、田野調查、圖書館資料搜集等途徑,也可透過文字、影像、採訪去瞭解當時的情況和氛圍。譬如我並非台北人,我寫《中山北路行七擺》時,就到中央圖書館找資料(大約半年),也因為這本書,後來有人還找我當嚮導介紹中山北路。所以說,如果可找到很多資料,即使寫的不是你的故鄉,也可寫出那個地方的「地誌小說」。

新生代小說家王聰威先生開講 民眾專注聆聽演講
.新生代小說家王聰威先生開講 .
.民眾專注聆聽演講 .
文友請作家簽名留念 王聰威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文友請作家簽名留念.
王聰威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