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李志薔先生於高雄文學館開講 高雄地域書寫-我的打狗山村史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7年5月23日第23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7年5月24日第23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活動本次邀請兼具散文家及導演雙重身份的李志薔先生擔任駐館作家,於5月6日至18日設有他的作品展覽,並於5月10日舉辦文學講座『高雄地域書寫-我的打狗山村史』,暢談他的成長經驗、文學因緣及生命的轉折。他認為,好的文學,能教人認識生活和人性的本質;好旳作家,能透過作品開拓人們的視野,啟發新的觀念。
李志薔,本名李志強,祖籍台南縣學甲鎮,1966年12月生於高雄市打狗山下。他18歲以前均在高雄成長,先後就讀於內惟國小、鼓山國中、高雄中學等。18歲負笈外地求學,交通大學畢業後,就讀台大機械研究所,後棄理工,往影像工作和文學創作領域發展至今。曾任台大助教、紀錄片及電影《單車路上》導演,現在專職寫作。
李志薔雖自理工科系出身,卻偏愛寫作與拍電影。1997年進入阿盛寫作私塾班,獲作家阿盛先生鼓勵而開啟文學創作生涯。現遊走於文學和影像之間。他的創作以散文、小說和紀綠片為主,旁及電影評論。他曾說:「文學就像妻子,安安靜靜常伴左右;電影像情婦,偶一為之快意又刺激;小說是我的紙上電影;散文吐露我最真實的生命」。
出版著作有:書寫故鄉打狗山散文集《甬道》,獲中國文藝協會青年文學獎、《雨天晴》獲全國中學生優良讀物推薦;小說集《台北客》,以外鄉人的角度探索寄居台北的異鄉靈魂;報導攝影集《流離島影》獲中國時報開卷版網路票選十大好書;電影書《電視電影、偶像劇/艷光四射歌舞團》;影像作品《願望公園》獲金穗獎;紀錄片《浮球》、《福爾摩沙詩哲:林亨泰》、劇情電影《單車上路》等。
演講內容大要如下:
首先談到我的出生背景,我是土生土長的高雄人,出生於鼓山區台灣水泥廠旁的打狗山腳下,出身勞工家庭(因父親在水泥廠工作)。自小學至高中均在高雄唸書(內惟國小鼓山國中雄中),大學以後則在外地求學(交大機械台大機械研究所)。說起文學因緣,由於交大理工人的生活同質性甚高,在圖書館打工時感到彷彿進入寶庫,發現除了理工之外,尚有另外的世界,深深體會這個世界比自己想像的寬廣。此外,選修通識課程時,我常刻意去修習人文課程(選「電影藝術與美術」課程),20年後回想起來,這些都是有關聯的。也由於在大四時接觸台灣新電影工作者楊德昌、小野、吳念真等人,加上台大碩二時到台南科技公司作研究寫畢業論文,因緣際會而決定投入電影工作。這個際遇讓我深切體驗Robert Frost所說:林子裡有兩條路,我選擇了一條人煙稀少的路,因而看到了和別人不同的風景!。
退伍之後,1995年開始接觸影像工作。剛開始時毫無頭緒地摸索,後來開始拍短片、電視和小廣告,因為大多是商業考量,而稍微偏離軌道,因我想要拍攝的作品是能直指自己創作的核心的作品。1997年為寫劇本作準備而開始文學創作,此時我已經30歲了。提筆之初,其實腦中是一片空白,但夜半反覆沈思,家鄉景象歷歷如繪,心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鼓譟著。1997年,第一篇小說《牆歌》敘述十幾年來家鄉景觀、與人物變遷的故事,然卻從未發表。後來改以散文創作並為此進入阿盛寫作私塾班,並以《牆歌》內容為基礎,舖展成一本書的內容,更有意識地想以文學手法寫一本「村史」,隨後因陸續獲得文學獎,而開始正式邁開往文學之路的步伐。
我創作的母題主要是高雄。福克納曾說:我的一生,只寫那郵票大小的地方-家鄉;也有「一個導演,一生只拍一部電影,其餘電影都是為了詮釋那部電影而存在的。」的說法。
《甬道》談社會變遷的時代意義,於2001年獲中國文藝協會的青年文學獎。我以《甬道》為架構,1945-1990年為時間軸,以文學手法寫《打狗山村史》(高雄的歷史),包括二戰之後「移民就工」的現象及台灣從農業社會轉型為的工業社會的縮影。本書所觸及的課題有經濟轉型、社會變遷、環境變化、價值觀挪移以及自我失落的鄉愁。(卷一: 流年埋金山;卷二: 勞動者的身姿;卷三: 家族歷史;卷四: 遺失的硬幣)。
我認為文學所給我的是:剖開自己(創作之勇氣);療傷止痛(書寫之功能);真誠面對自己的處境與人生的力量;讓我有力氣關照更多的人。
電影創作有:1996年短片「願望公園」獲金穗獎、「流離島影」(2000年與周美玲擔任總製片,由12個導演到12個離島拍攝)。影像書:《流離島影》 (唐山出版社)、描寫外籍漁工和小琉球島嶼命運的《浮球》。2004年擔任艷光四射歌舞團製片統籌及副導;2006年拍攝第一部公路電影《單車上路》。其他影像作品與文學相關者有:2000年開始拍攝「詩人100專案」(台灣文學館委託)、「詩人-林亨泰」(傳記紀錄影片)、文建會「藝界巔峰」紀錄影片等。
文學、電影、小說、散文在我來說,文學就像妻子,安安靜靜常伴左右;電影像情婦,偶一為之快意又刺激。小說是我的紙上電影,而散文是吐露我最真實的生命。目前2008年的計畫有1、拍攝《野百合學運》電影(對該學運做影像錄製);2、出版散文集《女聲》(以男性觀點寫女性心聲)。
演講結束現場聽眾與作家互動甚為熱烈:
問:1.您創作是否以懷舊的心情來出發?2.您是否會因為作品得獎的動力,將
創作延續到下一部作品?
答:1.我的創作當然是有懷舊的成份,但並非是主要面向。由於時代的變遷對人的價值觀有改變的影響,也由於喜新厭舊,生活步調也會隨之改變。以現代而言,愈是流行的東西、事物,改變就愈快,如手機和電腦。但因為時代的進步,道德約束會有所解脫,創作的心境也必須隨著調整。
2.得獎當然就是鼓勵,再得獎就會得到更大的鼓勵,也就有更大的動力去創作,但我常以自覺、突破來延續創作。作家的創作有高峰也有谷底,我希望我的創作是長久且穩定的。
問:您在學業上表現優異,又是學理工科,父、母親對你從事文學創作的態度為何?是否有大力反對?
答:我未曾經歷過這個情況,因我從未告訴他們我在從事文學創作和拍攝電影。我28歲才開始文學創作,當時家父已過世,而母親則一直以為我在教書,直到她在電視上看到我獲得金馬獎,我才將我的著作拿給我母親。
問:如何才能將自己所寫的「電影劇本」賣出?
答:以目前台灣的電影環境是不太容易,但可與國際、大陸的電影界合作,走進世界華人圈,也可嘗試走「電影展」。國內電影公司如果要用你的劇本,大概就是要直接拍片,不像外國電影公司有劇本資料庫;另一方面也可尋找電影導演合作,再找電影公司;或者可洽詢三立電影台(有提供扶植、發展計劃)。
問:1.您出版一本書,書名為「台北客」,請問「台北人」和「台北客」有何不同?
2.您原本學理工,後來從事文學創作和拍攝電影,請問對您的命運是否有重大改變?
答:1.我住在台北二十幾年,常有人問我是那裡人,開始時我常回答:我是「高雄人」。但由於工作及生活的關係,心境上也會有所轉變,因此我漸漸地會回答:我是「台北人」。就如同我父母親雖都來自台南縣學甲鎮,但我現在不太會說我是「學甲人」,而我的女兒因在台北出生,也可能只說她是「台北人」。
2.不論走那一條路,每條道路都有它的意義,我希望能在現在的道路上繼續好好的走下去。
問:請問小說和散文的定義?
答:以現在而言,小說和散文的界限比以前更為模糊,但評審在評文章通常是以「術語」來評論。但創作者在創作時,多有自身的定義。我認為散文的基本定義在於它是抒發情感的、內容是真實的;常是對單一小事件的描寫;甚少用第三人稱。小說則多是虛構的,但有時也會有真實的部份;有完整的故事與結構;無人稱使用上的限制。
問:有些導演對文、史抱有高度期待,其拍攝之「紀錄片」完成後,似乎和現實有落差,請問要如何兼顧?
答:這是目前台灣電影文化傳統和環境的問題。商業紀記錄片在外國有:Discovery、動物星球、旅遊頻道…等;「創作性紀錄片」是拍攝比較困難;而「理想性紀錄片」常透過宣傳網路、宣傳單的方式,在美國、法國有所謂「藝術電影院」可播放。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講座活動,提供作家、讀者和現場觀眾一個溝通、交流的平台,這就是很好的方式和作法。

簡報內容

兼具散文家及導演李志薔先生開講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兼具散文家及導演李志薔先生開講.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文友請作者簽名留念 李志薔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文友請作者簽名留念.
李志薔先生創作文物展展覽手稿.照片.著作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