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高雄作家夫妻檔林仙龍、周梅春夫唱婦隨文學
創作生涯互相扶持 並列「高雄作家資料專區」

台灣時報97年4月27日第11版報導 台灣時報97年5月9日第16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7年5月10日第16版副刊(下) 民眾日報97年4月29日第B2版報導
自由時報97年4月30日第D8版    
現場實況錄影



高雄作家中不乏出身軍旅的優秀人才,像履彊(蘇進強)、李冰、朱學恕及人稱「將軍詩人」的汪啟疆先生等人。高雄文學館這個月的駐館作家邀請也是軍人出身的林仙龍,於4月22日至5月4日展出豐富的文學創作資料,26日在文學館提供「風濤與土地-來自鹽分地帶的詩人」,與民眾分享他40幾年來文學創作一路走來酸甜苦辣的心路歷程分享。這場講座吸引了許多愛好文學的市民朋友,現場座無虛席,民眾與作家互動熱烈。曾任高雄市政府市政顧問的余吉春先生當場捐贈一萬元,購買林仙龍剛出版的詩集《每一棵樹都長高》,贈送高雄市立圖書館提供民眾閱讀。
林仙龍是來自鹽分地帶的詩人,他從16歲即開始寫作,高中時期的作品便常在報章雜誌發表,也得到不少文學獎,更激發他在文學創作上的自信心與熱忱。也由於他的文筆獲得肯定,在高二時便擔任《今日南縣》的駐地記者,19歲時擔任《南縣青年》主編,相當熱衷文學領域的耕耘。即使日後在軍旅中,海上的飄泊、浪濤的翻騰以及變換不定的風向,都成了他創作生命的活力和依藉。在40年的寫作生涯中,他深感文學創作過程的辛苦、孤獨與寂寞,但本著對寫作的熱愛與堅持,讓他的文學創作之路從不間斷,並找到生命的信念與心靈的寄託。
林仙龍的另一半周梅春也是高雄文學界的資深作家,她16歲時就在聯合報的副刊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其後的多部作品並得到吳濁流文學獎、國軍文藝金像獎、高雄市文藝獎及南瀛文學獎等,也出版了數十本的兒童文學叢書。他們兩人在就讀北門中學時就因寫作而結下因緣,歷經戀愛、結婚、生子,以寫作做為共通的夢想,在文學創作領域互相扶持。周梅春長於小說創作,林仙龍則是散文與新詩,他們兩人認為這一切世間的緣份和安排,讓生命有更多的扶持和牽繫,讓生命有更多的追尋和等待,這些點點滴滴的記憶與文字紀錄更是他們生命中共同的美好回憶。在高雄文學館的「高雄作家資料專區」中兩人的創作資料均有收錄,是高雄作家中難得的夫妻檔,民眾有空不妨走一趟高雄文學館,將能從這些寶貴的資料中認識更多的高雄作家。
演講內容大要如下:
我是來自台南鹽分地帶的詩人,鹽分地帶包括六個鄉鎮-北門、將軍、學甲、七股、佳裡和西港。全國規模最大的王爺總廟南鯤鯓廟,是有名的宗教勝地;保育鳥類黑面琵鷺,這些都在鹽分地帶,整個地區有鹽田、農田、魚塭;農漁產品有虱目魚、地瓜、蓮霧等。在50-60年代危害一時的烏腳病,當年曾經讓許多人截肢,終身殘廢,甚至失去生命,主要的受害區,就是鹽分地帶的北門鄉。
詩人、評論家林燿德在評論我的品指出,「在稻穗與風濤之間,林仙龍將個人的身世與土地的歷史交融合一,並將海洋精神和田園情結互為融滲,具有田園牧歌式的視野與浪漫的海洋精神」。不容否認地,來自鹽分地帶的風濤和土地,對於我的作品有相當程度的影響。
自16歲起寫作至今已逾40年,寫作的根本是以鹽分地帶為出發。原本是寫小說,後因工作關係而改以散文、詩,也寫兒童詩。鹽分地帶的文學活動甚多,經過許多前輩的努力而打下良好基礎。當前主要文學活動有:1、出版《鹽分地帶文學選》,由林佛兒、杜文靖、羊子喬三人合編,共分前輩篇、現代篇、附錄三卷。2、出版《南瀛文學選》,由台南縣文化局有系統將鹽分地帶作家、作品做完整整理,已完成9大冊。3、舉辦「鹽分地帶文藝營」,自民國63年起在南鯤鯓廟成立文藝營,有關活動、作品均在前自立晚報副刊刊登,雖僅是區域性的小文學營,但也因此提高全國性的知名度,另外也舉辦鹽分地帶文學大展和成立鹽分地帶文化館。
有人說:「寫作是彫蟲小技」;文學大老葉石濤先生說:「寫作是一種天譴」,也就是說,寫作不是消磨打發時間,寫作是對自己的一種懲罰。有人寫作是有感而發,為了抒發心志:有人寫作是一種逃避,逃避婚姻、逃避家庭、逃避個人的不幸,躲在自己建構的城堡裡從事創作。事實上,寫作是相當孤獨,相當寂寞,相當漫長的旅程。在目前的社會光靠寫作,要維持生活是困難的。而寫作又是寂寞、孤獨的,有人說:「寫作是痛苦的,但不寫作更痛苦」,一部作品從醞釀到成熟,從動筆到完稿,一個字一個字的爬行,一個作家要在夜晚的孤燈下,強振精神忍得住寂寞,在漫長的歲月中,承受無比身心的煎熬,但是,一個作家常會堅持自己把作品完成,這是寫作迷人的地方,這也是一個作家樂此不疲,擁有屬於自己精神生活的一面。
寫小說一定要進入情境,要有完全的感動,因而往往會欲罷不能,所以有時候可能不是作家在寫小說,而是小說在引領寫作者。對文學創作必須全心投入、堅持,我的文學創作主軸是以軍旅生活和鄉土描寫為主。
我在高中時代即編輯校刊,〈老人垃圾車與小孩〉獲台灣省中學文藝獎第四名,並常投稿民生日報的學生園地、中華日報的青年天地、今日南縣的校園花絮等。民國56年獲保送政戰學校,二年級時以〈插上中國第一朵鮮花〉參加社會組散文類獲第一名,並主編南縣青年(共三年),在版面、內容、封面、插圖、編輯上做改革。曾創作〈汗水歌聲〉、〈紅螞蟻〉、〈光之環〉等,主要以鄉土為背景,發揚積極向上的精神,寫出人性的光明面,而不是口號式、吶喊式的文章內容(當時軍中正提倡戰鬥文藝,作品多是口號式的,其內容是較貧乏的)。不可否認地,軍旅生涯對思想有所限制,但我常藉由文學與外界接觸、以文稿與外界交流。
我曾經有過兩次,在軍中因為從事文學創作而惹禍。一次是在民國62年間,我在〈竹竿上的紅布條〉有過敘明,讓我在人事陞遷受到管制;一次在民國76年自立晚報的「鹽分地帶文學大展」,我的一首〈回家〉短詩,受到有心人士的檢舉,並受到調查。以當時的時空背景的確帶來困擾,但均經澄清,後來還當選81年國軍英雄。
我最近出版的《每一棵樹都長高》詩集,原書名《眾山沉默》,收錄有個人詩作前期較具重要作品共一百四十餘首,其中有我童年的記憶,有我軍旅的生活,有我的歡喜和悲愁,有我工作的對應和生命的對話等。近來重新整理20年來的詩作,深感每首詩、每個人都是一粒種子,都會發芽,並期待它長高、長大,變成樹木,對社會有所貢獻。為完成這部詩集,回憶以往的文章、事件時,不時發現新的歡喜、新的悲愁。未來願以「盡心、誠懇」的態度,以文學工作者的身份繼續寫作。
演講結束現場聽眾與作家互動甚為熱烈:
問:1、散文是自由的,在你的文章裏有鄉土的氣息,有深刻的感情,是值得肯定的。2、人生是多變的,以積極的態度面對寫作是值得尊敬的。
答:謝謝這位朋友的鼓勵。
1、散文是一種文體,易寫難工。文字形式可分平易的和華麗的。我初期的散文是用比較華麗的文字,但發覺無法表現自己的思潮。再者,若只是華麗文字的堆砌,也未必是健康的取向,所以後來就以平易的文字來寫作。散文是不拘形式,內容是包羅萬象的,它是心靈的挖掘,比較私密性,但也洩露寫作者的感情。寫作是會情境投入的,例如寫一首詩,就感到有一種律動,但總要寫出氣勢。建議諸位,若能成為散文欣賞者,或許更能享受散文。
2、至於人生的課題,有成功,有失敗。成功的價值,或許各人認定不同,但永不哀聲嘆氣。
問:當年大時代的氛圍,致使〈竹竿上的紅布條〉一文遭到困擾,是否對你有所影響?
答:該文章刊出的確遭到困擾,標題有「紅布條」三字,但後來知道我來自台南鹽分地帶,且該文章的「紅布條」是指養鴿人家在訓練鴿子時,手中揮舞竹竿上所綁的「紅布條」才解除對我的疑點。
問:在作品展示區,看到有許多童詩,你是否有出版童詩的計劃?
答:我是有計劃將已完成的童詩共149首出版成童詩集。
問:在你許多的寫作中,是否可談談最感動的事?
答:我的作品一定是「有所本」、「有感觸」、「有感動」,捨棄「無病呻吟」。至於「最感動的事」,一時想不起來。
問:你來自農家,農家生活是否是寫童詩的靈感?
答:我是結婚有小孩之後才開始寫童詩的,不是以家長寫給小孩的方式,而是以兒童的心情,以情境為主導的。

高市圖施館長致詞 知名詩人林仙龍主講
.高市圖施館長致詞.
.知名詩人林仙龍主講 .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林仙龍先生創作文物展
民眾踴躍參與文學講座.
 .林仙龍先生創作文物展.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