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王蜀桂女士於高雄文學館開講 談報導寫作的酸甜苦辣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7年4月10日第16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7年4月11日第16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活動3月份第二位駐館作家由王蜀桂女士擔任,於文學館與喜愛報導文學的民眾暢談報導寫作的酸甜苦辣,並分享她對報導寫作的獨到見解,她表示新聞報導不必華麗辭藻也不必賣弄寫作技巧,而是要強調文字淺顯易懂,抱著客觀、超然的立場下筆,這是她在報導寫作上一貫追求的目標。這場演講吸引許多愛好報導寫作的民眾到館聆聽。
王蜀桂出生於四川省新津縣,兩歲時隨父母來台。世界新專編採科畢業。曾任中華民國測驗協會訪員、港都雙週刊編輯等職,從事報導寫作十多年,以報導文學為主,散文次之。作品經常發表於中時寶島版等媒體,擅長挖掘台灣鄉土人物的生命故事,報導鄉土人物、原住民族等,上山下海,無遠弗屆。現為自由撰稿人,曾獲高雄市文藝獎及聯合報的報導文學獎。著有《敲響生活旋律》(本書獲高雄市文藝獎)、《熱情有勁台灣人》、《讓我們說母語》、《台灣檳榔四季青》、《台灣原住民傳統織布》、《港都阿媽及檳榔》等。
王蜀桂學的是編輯採訪,卻未在新聞界工作,反而從事社會服務工作,十多年來,一直都以「報導」寫作為其一生志業。她最早報導的主要內容是關懷原住民在都市工作的問題,因這個背景讓她想以一枝筆替弱勢族群發聲或做記錄,這也是她寫作的體裁以原住民、農漁民、天主教會、銀髮、外籍配偶為主的原因。加上她文思細膩,觸角寬廣,高度關懷社會的愛心和公正的觀點,表現深度文化報導人的一貫風格。
演講內容賞析如下:
今天來跟各位談談報導文學寫作的酸、甜、苦、辣,內容分為:一、什麼是報導文學?是文學或是報導?如何拿??二、它是新時代的產物嗎?三、台灣報導文學寫作者的困境。(體材的選擇、舞台在那裡?)四、台灣文學界如何看報導文學作者?五、報導文學與報告文學(中國大陸)相同嗎?六、我的經驗談──酸、甜、苦、辣。
一、什麼是報導文學?是文學?是報導?如何拿??
  什麼是報導?我認為是真實的,客觀的,公正的。而目前一般的新聞寫作有時像連續劇,也可能是對新聞的一種諷刺。文學可分大眾文學與純文學,大眾文學(非真實的、非文學性的)如金庸、白先勇的小說,算是大眾文學,但又受到學術的討論,這是特例;純文學,如詩、散文。什麼是報導文學?其文章內容是報導性的、較少想像的、淺顯易懂的、文字是質樸的、較少修飾的。如果內容是文學性較強的話,那是文學報導。
二、它是新時代的產物嗎?
台灣早期的報導文學寫作者,如楊逵的《送報夫》(在描寫一位台灣到日本的留學生受辱的事件),以當時的時代背景,是要被打成左派的,但這些寫作者理想性較高,有心為弱勢族群發聲,專寫社會底層生活的人的心聲。更早而言,司馬遷寫《史記》,也是中國早期的報導文學。
三、台灣報導文學寫作者的困境(體材的選擇、舞台在那裡?)
就體材的選擇而言,所謂太陽底下無新鮮事,現在有許多女士喜歡將手指甲彩繪,我們認為是現代的產物,但我在探討此問題時去查閱資料,發現原來中國在唐朝已經有女士彩繪指甲的記載。早期的報導文學的題材有:1.政黨性文類2.悲情報導3.鄉土文學:廟會、媽祖出巡、本土關懷。
就困境而言,報導文學可說是沒有舞台的,因為沒有固定的版面,再者報刊編輯者通常會以新聞角度來看報導文學,對文章的提供多有字數上的限制,寫作者不易發揮。
四、台灣文學界如何看報導文學作者?
以純文學的角度來看,一般人認為報導文學作者是不入流的寫作者,並不算是文學寫作者。雖然如此,報導文學寫作者走遍這塊土地,記錄消失的東西、事物,也能得到心靈的滿足。
五、報導文學與中國大陸的報告文學相同嗎?
據我瞭解,大陸的報告文學是社會寫實加上作者想像,也可以說是寫作者運用新聞事件,加上虛構的想像而寫的報導文學,文學性較高。
台灣的報導文學是真實的資料,較少文字修飾,因此被批評文學性較不足。
六、我的經驗談──酸、苦、辣、甜
首先要強調的是,我是獨立報導文學寫作者,未進入媒體的原因是1、當年台灣38家媒體都在國民黨手裏,非黨員是難進入媒體的;2、如果進入媒體,報導的自由性較少,弱勢族群、團體較不易被報導。
(1).酸(心酸):路跑多,查證多,錢很少。和記者跑新聞相比,真的很可憐!書出版了,叫好不叫座,總成為出版社的賠錢貨。
當年我報導原住民,如阿美族、布農族等,在台中的天主教會,協助原住民女孩子脫離火坑(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協助原住民舉辦聯誼會;請原住民到教會接受心靈撫慰等,都是很辛苦的歷程。直到民國74年,我在港都雙週刊?任志工,才有發揮舞台。但我的道德標準較高,也比較理性,所以就選擇作為一個事件報導者,而成為報導文學寫作者。要寫一篇報導文學的困難在於如何找到切入點和找到所需要的連絡人。一篇報導文學完成後交給報社,會面臨報社在刊登上的考量,如是否在為某特定人宣傳,有時字數多,基於稿費的考量,被刪得也多,而斷章取義,無法充分表達報導的原貌。而報導文學作品即使出書,也會因為無宣傳管道,而叫好不叫座。
(2).苦(踩到地雷):曾經在報導九二一地震後原住民心靈重建問題,以及報導某餐飲店因資訊不足時而無端捲入爭議,以致需上法院,及被質疑報導不公的商家騷擾,因而體認到,報導文學寫作者無意中可能會傷害到別人,也會因資訊不足,可能誤入陷阱而偏向某一方。因此需要訪問不同的人,得到不同的資訊,更需要多元的思考。
(3).辣(刺激):到蘭嶼訪問核廢廠,乘坐砂石船返台東,是難得的經驗。
(4).甜:能認識地理課沒教的地方,如在台東、新竹因採訪乘坐客運車,聽到不同族群、不同年齡的人,其聊天內容、關心的事物的不同,也體認到偏遠地區因交通不便而帶來的辛苦;也可瞭解台灣特有的植物與文化(如檳榔、愛玉、織布);曉得歷史不會寫的真實故事(如旗津的疏開、種蚵、採蚵、魚網等);在各地均可結交到朋友,有免費可住之家,享受出外靠朋友的樂趣。透過這個歷程看到台灣的多元性、多樣性,也因為瞭解後而更愛這塊土地。
經由報導過往的故事,透過長輩的口述,知道百年前最真實的生活,更感到「老人是寶」的真諦。也透過一篇篇真實、精彩的故事,真誠地撰寫成報導文學,而成為一個快樂的報導文學寫作者。報導文學可以是有豐富的內容且感動人的,希望人人都可做為一個報導文學寫作者。
演講結束現場聽眾與作家互動甚為熱烈:
問:您一直為報導文學堅持自己的理念,是否也該為自己加油。我多次聆聽您的演講,發覺每次演講內容都有所不同,值得敬佩與學習。
答:我每次演講內容都有所不同的原因是:我怕自己變成錄音帶。
問:您在演講中提到,報導文學需要多一點牛肉的內容,少一些修飾的文字。如果請您多寫些修飾的文字,是否會有困難?
答:不會有困難,只是沒有舞台,如果給我版面,我會寫得很好。
問:您從事報導文學多年,解嚴前和解嚴後的氛圍,對您的寫作是否有不同的影響?
答:這對我的寫作可說是沒有關係、毫無影響的。因為我的報導文學與政治無關,我的報導的大多是針對弱勢的族群作真實的報導。

高市圖施館長致詞 報導寫作作家王蜀桂女士主講
.高市圖施館長致詞 .
.報導寫作作家王蜀桂女士主講 .
文友專注聆聽演講 文友駐足欣賞王蜀桂女士創作文物展
文友專注聆聽演講.
文友駐足欣賞王蜀桂女士創作文物展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