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97年「文學家駐館」講座開講勞工詩人李昌憲與文友分享生活與詩

台灣時報970212第18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70213第20版副刊(下)
現場實況錄影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活動今年即將邁入第三年,接續前兩年已邀請了47位高雄作家駐館,今年預計將邀請23位作家提供作品展覽與文學講座,讓民眾認識更多的高雄作家。今年由寫實詩人李昌憲打頭陣,在文學館展出作品手稿、著作集與篆刻等多樣的創作結晶,並親臨現場與愛好文學的民眾分享他的生活與詩的創作,吸引許多民眾到館聆聽這位抒發勞工心聲、關心台灣生態作家文學創作的心路歷程。
李昌憲出生於台南縣,服完兵役後就到高雄楠梓加工區服務,從基層的技術員做起,經歷中級幹部晉陞至經理職位。他是70年代末期,繼楊青矗之後以文學之筆描繪勞工生活的辛酸與悲苦的主要作家之一。藉由直接參與及真心關懷,他以加工區女工為寫詩對象的首部作品《加工區詩抄》,可說是這類作品中第一部全力探索藍領階級生活情境與精神底層的現代詩集。
李昌憲的詩源自於生活實質的體驗,字裡行間充滿的不是由綺麗字句所疊砌出來的美,而是面對生活所掙扎出來的真。他說在寫作的過程中,最感謝啟蒙的國小老師楊柏霖,以及到高雄後認識的許多文學界朋友,讓他得以在電子公司工作之外,從事文學創作以作為靈魂的出口。1980年代,他將創作重點聚焦到生態環境,以詩的形式關懷工業化與現代化對環境造成的破壞並提出警示,顯示身為寫實作家心繫社會的情懷。他在文學館現場分享的許多作品,值得讀者細細品味。
演講內容如下:
我自1976年退伍後旋即進入楠梓加工區的一家電子公司服務,從技術員、部經理、顧問到蘇州建廠,至2006年離開楠梓加工區,結束了近30年的勞工生涯。我在加工區電子工廠工作,對當時勞工的生活、心情有些瞭解,因為擔任的是管理工作,壓力甚大,所以寫詩就成為在工作之餘,調適心靈的出口。
我的詩中有生活,生活中有詩。在現實而競爭的社會,在紅塵煙火裡,我的生活有時候成為一首詩,有時候成為一疊照片,有時候只有一大片空白,隨時間遺忘。也許,遺忘的也是詩吧。
啟蒙及不歸路
在我的寫作的過程中影響我的人、事,如:國小的老師楊柏霖先生;在高雄認識的陌上塵先生以及許多文學界的朋友;1979年的冬天在高雄市創刊《陽光小集》,也確立了在詩壇地位;1983年在雄商大禮堂辦「現代詩與民歌之夜」,曾獲陳千武先生頒『笠』詩獎,我也從1984加入笠詩社至今。我從小就喜歡看書,記得小時候照顧過牛,但多半是「放牛吃草,自己看書」,也是一段愉快的回憶。
我的勞工生涯與詩
詩,是我的心靈與現實社會撞擊的火花。也許,是紅色;也許,是藍色;也許,什麼都不是。但它是存在而真實的;是對勞工表現的關懷與愛心,這都是以深刻的生活體驗與觀察做為基礎的,也表露了我完成這部詩集的初衷。《加工區詩抄》詩集,是第一部全力追蹤藍領階級的生存情境與精神底層的現代詩集,其中包含:〈期待曲〉、〈企業無情〉(老闆裁員,員工抗爭)、〈加班〉(一個單親家庭的故事)、〈裁員〉(年底工廠裁員,臨時工的心情)...等。詩集於1981年出版,1982年獲《笠》詩社新人獎。
作品賞析
一、加工區詩抄:
如果我不走進加工區,將無法認知,更沒有機會去體驗加工區的生活,其結果可能和一般不瞭解加工區的人看加工區一樣,隔著層層障翳,深深鴻溝;如果我不再度走進加工區,將無法把過去的生活體驗提昇與錘鍊,來完成『加工區詩抄』; 詩中傳達的是加工區的現實,不管美的或醜的,都是希望我們的社會能投以更多的關懷、更多的愛心,而不再對加工區的女孩存有辱蔑的鄙視心理。讓加工區的女孩更健朗更活潑,是我們共同的期許。
現場朗讀詩作:
〈期待曲〉-寫懷著身孕為了家計操勞的勤苦婦女
『每當卡鐘鳴響/挺著圓圓的腹/不堪負荷的加快腳步
趕緊坐在輸送帶旁/繼續投身於生產/用敏捷的手彈唱
愈漲愈高的食衣住行/煩惱波濤似地湧至/被生活包圍起來的汗珠
還能說些什麼/說些什麼呢 ? 蒼白的臉上精密浮雕
永遠堅強的意志不僅要渡過每一天/渡向未來的所有期待
像世世代代勤勞的台灣婦女/自工作中辛苦孕育新的生命
眼中閃亮溫暖的情懷/溶入盛滿的愛/不管汗水掘深額頭幾層
附記:每日調派工作時,懷著身孕共為家計操勞的勤苦婦女,雕入我心。 僅以此詩獻給投身於生產行列的姊妹們。』

加班〉-寫靠加班費貼補家用,述說負擔深重家計的女工拚命工作的情況。
『被工作量壓得如弓的脊背/冷肅嘲諷自己/工作八小時的薪資/
跟也跟不上物價/重返輸送帶,加班/只要一家大小能溫飽/
甘願再忍受幾小時/把兒女的生活和自身的倦累/趁著夜暗重重挑回家/
兒女對著桌上的飯菜/搖頭,的壓力 無論再怎樣拚命/加班,也賺不回/
眉頭深縐的看看薪資袋/看看稚齡的兒女/ 看看牆上蛛網網住的/
丈夫的臉,跟著自己一起/模糊起來
附記:一個在我生產線上的臨時工,她除了上班,也從不放棄加班的機會,只為養育她三個稚齡的兒女。 』

〈裁員〉-作者對企業不健全的人事與待遇的沉思
『 (前略)
經理輕輕鬆鬆宣佈/因為經濟不景氣接不到訂單/公司不得不裁員
我們期望的工會理事/的臉,悄悄換了位置/反過頭來對我們
應時作安撫而已/安撫而已/任人宰割的我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
廢物一樣被棄出門外/血肉深處的羞恥/開始零亂的喧嚷/
透過窄窄的門縫/我們的掙扎,直到最後/全部跌下樓梯/
  打開薄薄的工資袋/驚見裝著的竟是自己/啊!青春和鮮血』
二、生產線上
生產線上的勞工日以繼夜地用全身的力量創造經濟奇蹟,我用詩來記錄參與的歲月。見證的是台灣從農業社會轉型工商業社會所發生的一些人、事與社會現象的真實記錄,也是《加工區詩抄》的延續,如:〈生產線上(序詩)〉、〈生產線上 (一)〉、〈失業的心情〉、〈未婚媽媽〉、〈野獸派〉、〈無妻徒刑〉;另外,在變遷中的生產線上(後記)寫下:勞動之歌。《生產線上》這本詩集中有些作品被選入詩選或譯成外文引介。
記憶彷彿是一卷倒轉的錄影帶,回想到那段很長時間在生產線上的熱情,以及台灣產業的變遷與人事的無常。許多同事好友去了大陸或東南亞,也有些從製造業轉到服務業,在適應競爭而各自忙碌的工作壓力下,許多朋友偶而打個電話已很奢求。驀然回首,在生產線上晃眼二十年,想到有時甚至加班通宵,只為了趕訂單的交期,這些共同的體驗在薄薄的詩集中,都曾經是我們共同的樂喜怒哀。
 現場朗讀詩作:
 〈無妻徒刑〉-寫產業外移與妻子、家人分隔兩地的心情。
 『傅偉硬挺的西裝/留有妻溫熱的淚/小女兒胖胖的小手/
  猶在揮動著,揮動/在人群中抬望眼/
  被公司派駐美國/都快三個月了/撥電話的手顫抖/
  心中愈來愈怕/對方立刻掛上電話/
  初次到異地擴展業務/依照擬定的計劃/走入不同膚色的辦公室/
  訂單停滯在胸臆/已不只單純受挫』
三、生態集-生態詩的創作
從1980年代,我將目光聚焦到生態環境,並將工業化和現代化情景下的偶然性和必然性以詩的形式,提醒我們人類要有危機意識。當我從農村到都市後,都市在心靈中的深刻印象不是燈紅酒綠的繁華,而是巨大的噪音、窒息的廢氣和惡臭的垃圾。在《生態集》序詩〈在都市與農村之間〉裡,我假借天地的控訴,指明了人類破壞、污染生態環境的種種惡劣行徑,並對人類的行為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作出了警示 。〈生態攝影家〉、〈河喪〉、〈愛河畔沉思〉、這幾首詩中,對這一類的問題作了形象的暗示。生態詩反映空氣污染和水污染,還有〈廢氣飄飄〉、〈水泥廠〉、〈酸雨打在高雄市民的臉上〉、〈後勁溪〉、〈愛河整治以後〉等。
生活在噪音和廢氣中的我,試圖透過詩來批判現實,來提醒大家對生態環境的關心,因此我假日就背著相機到處跑,印象最深刻的是西菁埔垃圾掩埋場的惡臭與蒼蠅群飛的震撼,至今想起仍有想吐的感覺。
四、仰觀星空
我去看「從空中看地球」的攝影展(空中攝影專家亞祖‧貝彤 (Yann Arthus-Bertrand))以人文和生態的角度讓照片說話,並讓大家瞭解,我們當前在消費、生產以及資源開發的程度和手段,是絕對不可行的;唯有在「既滿足眼前的需求,也無損及後代子孫滿足其需求的能力」的情況下才能永續發展;唯有護持才能讓綠色地球的明天會更好,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地球。
在《仰觀星空》中有〈我浮在山泉流聲裡(1998‧06‧14杉林溪之夜)〉、〈等待教宗〉、〈台灣媽祖〉、〈關廠〉等詩。
五、從青春到白髮
在《從青春到白髮》這本詩集裡的詩,有別於已出版的《加工區詩抄》、《生態集》、《生產線上》。如〈琴曲〉、〈戒指〉、〈蜜月〉、〈寫名字〉(回想扶養小孩)、〈縐紋〉、〈白髮〉、〈寄居蟹〉(金門當兵)、〈蟬〉。
〈琴曲〉這輯詩,是我退伍後進入工廠,遇見一個女孩,我們相識、相戀、訂婚、結婚、育女,以青春來抒情。如今重讀這些詩,仍感覺有些溫暖。我和妻在加工區的工廠裡,從青春到白髮,大半輩子的人生都耗在工廠裡。這一路走來,女兒們已經長大成年,而我們也終將從工作職場退休,多麼漫長的歲月卻彷彿只是瞬間。
在忙碌的生產線上,在工作壓力之外,我在浩瀚書海中,適時開啟一扇小
窗,仍然不斷的讀書自我充實,寫詩就成為靈魂的出口。也許只是一些片斷,都成為人生歷程中所留下的紀錄。感悟人生無法重來因而更要珍惜這短暫的慧命,用力背著數位攝影器材去尋訪美的感動,走向我熱愛的大自然,用影像與詩來記錄土地的變遷與人的關連。
最後,高雄市不是文化沙漠,在許多人的長期耕耘下,現在已經成為台灣文學的新綠洲,願與所有喜歡文學的朋友們,共同努力。

演講結束現場聽眾與作家互動甚為熱烈:
問:請問在金門寫遺書,為何要剪下頭髮、指甲?
答:因為當時局勢險峻,奉命要寫遺書,剪下頭髮、指甲。可能是萬一有戰事而又無法辨認遺體時,可當做遺物之用吧。
問:你在文章中有許多對失業無奈的描寫;另文字對人生有不可表達之處,是否也表示人生有不可知的奧秘?創作者與讀者是有距離的,而作品中又有虛構部份,你的看法如何?
答:我並非生死學方面的專家,對此類問題亦無研究。我文章裏寫的都是真人(隱其名)真事,用文字留下記錄。在時勢變化中,工廠外移、企業裁員造成失業現象嚴重,我們只有儘量保持在就業狀態。

我的生活與詩演講內容

寫實詩人李昌憲先生與夫人合影 文友專注聆聽演講
寫實詩人李昌憲先生與夫人合影 .
.文友專注聆聽演講.
詩人於高雄作家資料專區前留影 李昌憲先生創作文物展
詩人於高雄作家資料專區前留影.
.李昌憲先生創作文物展.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