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美女作家郝譽翔風靡高雄文學館 96年「文學家駐館」活動劃下完滿句點

聯合報96年12月25日第C1版報導 台灣時報970106第23版副刊(上)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70107第23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舉辦的「文學家駐館」活動,今年最後一位駐館作家邀請文壇出名的美女作家郝譽翔擔任,於今日在文學館與喜愛文學的民眾暢談小說、電影與旅行對她創作的影響。美女作家果然魅力不凡,一早便有許多人在文學館外排隊等候開館,老、中、少三代的熱情民眾擠爆文學館的講座室,爭相一睹郝譽翔迷人的丰采及寶貴的創作經驗分享,場面相當熱絡,為今年的「文學家駐館」活動劃下圓滿句點。
郝譽翔出生於高雄,幼時家住大連街一帶,父親是左營海軍總醫院軍醫,美好的童年經驗使她對高雄有著特別的情感。她是台灣大學中國文學博士,曾任台灣大學中文系講師、泰國世界日報副刊主編,現任東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副教授。著有小說《幽冥物語》、《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等;散文《一瞬之夢》、《衣櫃裡的秘密旅行》;電影劇本《松鼠自殺事件》;舞台劇本《看不見的城市》;學術論著《情慾世紀末:當代台灣女性小說論》、《目連戲中庶民文化之研究》、《儺:中國儀式劇場之研究》等多種。曾獲時報文學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台北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全國大專學生文學獎、行政院新聞局優良劇本獎等獎項。「新銳作家,美女作家」是一般人給她的文壇封號。
郝譽翔說,寫作對她而言,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從小就對文字、閱讀特別感興趣,成了日後她創作的源頭。在所有文類中,郝譽翔尤其喜歡小說創作,因為透過小說,她可以盡情發揮想像力,在小說世界中創作出許多不同的角色,從中探尋不同的心情,讓自己彷彿和世界有了連結。她認為文學既非專門的學術,也非深奧的理論,它乃是生活的一種方式與態度。對她而言,文學就像是一趟旅行,透過虛構的文字,進入另一個充滿無限想像的世界。她在文學的閱讀與創作中,實踐人生旅程,並透過思考、想像和感受,不停地向前探索、挖掘,開闢出一條無人走過的道路,走向無窮無盡的時間與空間。
  她認為,幼年經驗對一個人的創作有很大的影響。如張愛玲的家世顯赫,父母都是貴族(李鴻章的外孫女),卻因從小遭母親遺棄,所以在她的作品中含有許多兒時傷痛的回憶;魯迅的《吶喊》取材自童年居住的外婆家一帶的農村;沈從文的《自傳》中多寫到逃學及軍人、水手、妓女、盜匪等人物,他從不以世俗的價值觀來看待這些人,也是受到他的成長背景的影響。另外,徐志摩、冰心因自幼生長於富裕的家庭,故其創作風格與魯迅、沈從文迥異,說明幼年經驗對他們創作的影響。
  此外,喜愛旅行與電影的郝譽翔,也從中獲得不少靈感。她認為電影的影像可以激勵小說家注意劇情畫面的經營;電影講究節奏感和音樂感的敘事方式,更被她轉化為小說創作時的一大考量。她認為創作所需的感性和敏銳度是來自於隨時保持思考和感應,多與社會接觸,不要讓生活過於忙碌而失去了敏銳的感受或無法沉澱、消化吸收所接觸到的訊息。
演講內容大要如下:
首先,我要談到高雄文學館舉辦的「文學家駐館」活動是與在地作家結合的活動,這在台灣算是創舉。而在外國,像日本、韓國,都有將文學家和地方相關事物結合的例子,以營造地方特色,如日本的川端康成,常會與箱根有所聯結。我對人的興趣遠超過對風景、事物的興趣,喜歡寫小說的興趣也大於寫散文,的的作品多以「人」為課題,因為人是神祕的、多變的、具有靈魂的。
一、創作的源頭
在昆德拉的《被背叛的遺囑》一書中提到:「創造想像的田園,將道德判斷在其間中止,乃是有巨大意義的功績:只是在這裡,想像的人物才能充分發展,也就是說不是根據預先存在的真理而設計的人,不是作為善與惡的範例,或作為互相對抗的客觀規律的代表,而是作為自主的、建立在自己的道德之上的人。……小說的藝術教讀者對他人好奇,教他試圖理解與他自己的真理所不同的真理。」盧卡奇的《小說理論》:「靈魂並不知道在它自身中有任何的深淵,然而,深淵會引誘它掉進去,或是鼓勵它去發現沒有道路的高地;當那統治世界並且分發命運的神明,祂的不公不義尚未被人類理解的時候,這黑暗的幽靈世界充滿了巨大的誘惑力。」從這裡,我們可瞭解創作的源頭。
二、我的創作歷程
談到我的創作有:《幽冥物語》2007;《逆旅》2000;《松鼠自殺事件》2003;《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 2005 ;《一瞬之夢:我的中國紀行》 2007。
先談《幽冥物語》,這是描寫我的成長經驗,由高雄搬家到台北的生活片段。印象深刻的是,小時候在擁擠慌亂中母親將我從車窗丟入火車佔位的情景,與在台北的生活中陪母親買賣房屋、住處的鬼魅記憶等。
《逆旅》一書,書名取自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夫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天地者,萬物之逆旅。」,本書內容在敘述父親自大陸來台灣,至兩岸開放返鄉之旅及我在1991年陪父親回山東老家的情況。自大陸至海島(台灣),這段時間與空間的旅程,在多變的世事中,在那命運的關鍵性的瞬間(父親決定離家),再隨父親回到山東省平度縣官莊鄉南坦坡村的老家,追溯著身世的源頭。在山東漫遊,從青島—濟南—泰安—泰山—曲阜到煙台,讓我對大陸與海島之間的對話有了新的想像。對大陸而言,台灣是海島,但如果以台灣的四周為邊緣向外再延伸,那台灣豈不也可稱為另一個大陸。
《松鼠自殺事件》電影劇本,描寫在美國留學時,從美西(舊金山)到美東(紐約)單槍匹馬,開車橫跨美利堅大陸的旅行見聞。經由公路旅行,橫越美國,探索旅行的意義。在旅途中,由於高速公路、交流道、汽車旅館、餐飲店規劃得都十分相似,在漫長的旅途中,我常有是否還留在原地的迷失,而產生真實和虛擬的對話。也因為汽車故障求救的一段插曲,益顯出「語言」在旅行中的重要。更深深體會到我們的人生就是一趟大旅行。
《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是由《逆旅》和《松鼠自殺事件》培養出旅行的膽量,再加上我迷上潛水而有此寫作。也因此對大陸、島嶼有另種概念。
我認為所謂的祖國,是屬於大陸的概念,而一個島嶼是沒有祖國的。或者應該這麼說吧,島嶼的祖先總是被更多來自異地的他人的祖先所介入、稀釋,混淆,以致於他們的血統和歷史就從來不曾純粹過,總是充滿了大大小小的縫隙、遺忘與虛構。某些事物被消滅了,被連根拔除掉,又再種植起新的事物,然而又再度被後繼者所消滅,再度被拔除掉,最後只要來一場大地震、海嘯、或是強烈颱風,便會把這座島上的一切都瓦解成千千萬萬的碎片,流回大海的懷抱。歷史歸零,重新開始。
例如,我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潛水,看到當地由於受到澳洲文化的影響,它們的文字、文明消失了。在文化上,因受到強勢的西方文化影響,它的官方語言是英文,但在經濟上卻被中國人掌控,這或許就是海島多元文化的宿命。
最後《一瞬之夢:我的中國紀行》一書,這可說是對中國旅行的總結,內容自幼年到美國大陸,再回顧台灣,由上海、北京、南方水鄉(大運河)、黃土高原、西藏、山東老家以及盲流、北漂、到東奔西走的現代中國人。
我的寫作多半來自幼年經驗,同時藉由旅行將自己的見聞、親身體驗予以記錄,而未來也會如此。接下來我將以海洋的角度、面向來寫作,「鄭和下西洋」將是我鎖定的主題,希望從擴大海洋版圖的書寫,能擦出更精彩的對話。
演講結束現場聽眾與作家互動甚為熱烈:
問:你陪父親回山東老家是否有淒涼的感傷?張愛玲的小說多描寫孤獨,是否因為她自身的經驗?
答:我是1991年回去的,那時候,大陸社會不像現在這麼開放,尤其在農村是相當封閉的,他們對事件的價值觀也和我們的世界有所不同。張愛玲人生的後半段的確是孤獨的,因此她的小說常在描寫人的「身不由己」,表現出人生只是「蒼涼」、「無言」的哀傷。同時在她的小說裏,對男性人物性格的描寫也多是軟弱、無力、消極的。
問:妳為何用《逆旅》作為書名,又有什麼含意?
答:「逆」有停滯,旅行停下來的意思;因為該小說有些部份是描寫父親自台灣返回大陸,也有逆向旅行的意思。
問:作品需有親身經驗為基礎,但作者如果沒有親身經驗是否就不容易寫出感人的作品?
答:小說創作是要有親身經驗,但我們週遭的人、事、物,甚至朋友、別人的經驗都可以是創作的素材,主要在如何將這些素材加以轉化成自己的小說素材與內容。
問:請問妳對小說有各種形式,如志怪小說、文革小說到網路小說、超現實主義小說,甚至手機小說等的看法如何?
答:任何小說的形式是中性的,將素材如何運用在作品的內容,把要表達的東西成功的表達出來,那才是成功的寫作。
問:在妳的小說中多為妳的旅行經驗,但可能有虛構的部份,請問如何將其結合運用在寫作中?
答:旅行時我不喜歡拍照、記錄,也不刻意編織。我認為,腦海中還記得的部分就是重要的,再將其轉化為寫作素材。
問:請問看電影的選片標準為何?
答:以前有商家按地區、國家、導演來區分影片,比較方便,這是以得獎片為主,但若選擇導演,可能就不會漏失好的片子

知名作家郝譽翔小姐開講 文友踴躍參與,擠爆講座室
知名作家郝譽翔小姐開講 .
.文友踴躍參與,擠爆講座室.
民眾專注聆聽演講 郝譽翔小姐創作文物展
民眾專注聆聽演講.
.郝譽翔小姐創作文物展.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