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失聲畫眉作者凌煙 高雄文學館開講小說創作成長歷程
台灣時報96年12月10日第12版 台灣時報961220第23版副刊
現場實況錄影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活動本次邀請曾以《失聲畫眉》長篇小說獲得百萬小說獎(自立報系舉辦)及甫獲得2007打狗文學獎小說首獎的凌煙女士擔任駐館作家,暢談她的創作及成長經驗並與民眾分享小說創作心得,她表示文學不是華麗辭藻的堆砌,更非寫作技巧的賣弄,而是生命淬煉後的文字呈現,作品除了要能感人肺腑外,更要能直指人心,發人深省,這是她寫作上一貫追求的目標。這場演講可說讓民眾真正享用了一餐豐盛的文學饗宴。
凌煙,本名莊淑楨,從小生長於嘉義縣東石鄉的偏遠農村,一心一意想隨歌仔戲班去唱戲,高中畢業後終於不顧家人反對,離家出走進戲班學戲,她曾隨「明光少女歌劇團」走唱,半載後演戲夢碎,才邁向寫作之路,遠離喧天的鑼鼓。二十六歲時以在戲班的經歷著成第一本長篇小說《失聲畫眉》,並榮獲自立報系百萬小說獎,從此在文學的世界佔有一席之地。另著有《泡沫情人》、《蓮花化身》、《養蘭女子》等短篇小說集,並發行《幸福田園》散文集。
凌煙老師說:「其實,我小時從沒想過會當作家,一心只嚮往唱歌仔戲。」多數的孩子在作文本裡寫的「我的志願」,總是把理想構築得很高遠,而凌煙則是老老實實地告訴父母:「我要演歌仔戲」。但在一般父母都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待下,凌煙所受到的反對和壓力可想而知。
凌煙自小就是個甚得老師誇讚、文筆極佳的小女生,國中時期就具備相當的寫作能力,第一次投稿國語日報的作品就被刊出,算是她寫作生涯的第一步。爾後就學於高雄高工,並在參加校刊編務後開始小說創作,此時的作品則泰半發表於民眾日報副刊、台灣時報副刊等。18年前以《失聲畫眉》獲得自立晚報百萬小說獎之後就銷聲匿跡,與丈夫方幸賓(外號「怪醫方博土」的經脈專家)兩人隱居於小港駱駝山邊的「市外桃源農場」,一個行醫教學,一個讀書寫作,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逍遙生活。最近以《竹雞與阿秋》重現江湖,再獲得2007打狗文學獎小說首獎。
演講內容大要如下:
《失聲畫眉》是描寫當時社會對歌仔戲演員的看法以及歌仔戲班、演員的感情世界;而《扮妝畫眉》是對歌仔戲戲班演員台上、台下的描述。談到寫這兩本書的因緣,就得細說重頭。我自國小二、三年級就立志唱戲,而唯一接觸到的是野台戲,但長輩們對歌仔戲演員多有歧視。國中時我愛上了歌仔戲(但只能在週記中吐露心聲,很是鬱卒),國中畢業後向長輩們透露學習歌仔戲的心意,但長輩們非但不願意且更對歌仔戲有負面言論,使我大受打擊。在高中時因編校刊而常寫文章,進而奠定了寫作的基礎。畢業後,毅然進入戲班。當時由於廟會的電子花車和大家樂的賭風盛行,搶走了大批的觀眾,導致歌仔戲班的沒落,所以我在待了半年之後離開。歌仔戲班分兩種:第一種是錄音班,將演出劇目的唱詞預先錄製起來,演出時由演員(通常年紀較輕)對嘴表演,一度很受歡迎;第二種是鑼鼓班,有文、武場,現場演出,演員的年紀通常較長。
《泡沫情人》一書的出版讓我慢慢走入創作之路,而《失聲畫眉》一書則確立了我的文學典型,也是首創描寫歌仔戲的長篇小說。談到歌仔戲的發展,可分幾個階段:1、落地掃,以野台戲的形式在各地演出。2、內台戲,是歌仔戲最興盛的時期,在固定場所演出,觀賞戲劇成了情感的宣洩,其中以哭調仔最受歡迎。由於當時社會較大男人主義,觀眾常為戲裡小生的風流瀟灑?迷,故以小生的戲迷最多且多為女性;3、日據時期,在皇民化運動的背景下配合東洋樣本戲,手拿武士刀,身穿日本服裝演出;4、國民黨來台(文化打壓期),全面限制本土文化發展,不准講台語,電視節目也限制本土(台語)節目演出;5、由於民風開放,電視娛樂節目及流行歌曲的風行,迫使歌仔戲在每次正式戲碼演出前,也由演員演唱一段針對劇情所挑選的台語歌曲。歌仔戲的命運與台灣人民的命運很類似。
《失聲畫眉》一書來自歌仔戲界的批評甚多,但也因它的得獎使歌仔戲慢慢得到重視。有人會質疑《失聲畫眉》是同志小說,事實上,我並非從同志小說的角度來寫該書,而是將戲班實際生活現象及文化,以小說的形式,用「冷」的淡淡筆法寫出。如果將白先勇的「孽子」當作是當時男同性戀小說的代表作,那《失聲畫眉》也許可算是當時女同性戀小說的代表作。
我認為戲班中的同性戀關係與一般的同性戀關係是有所不同的。戲班多是女性演員反串小生與武生,由於演員需融入戲中角色,長期下來,因為朝夕相處,小生與苦旦、武生與小旦之間易發展出微妙的感情關係。但這種關係也可界定在介於手帕交與伴侶之間,因為一旦離開戲班,可能關係即會改變。
《失聲畫眉》一書是將歌仔戲演員的生活和感情上的深層悲哀,壓縮在字裏行間,用「冷」來處理、表現,是內斂的;而《扮裝畫眉》一書則是用剝洋蔥式的手法,將歌仔戲演員的生活、感情,一層層剝開,有歡喜、有眼淚、有感動,是辛辣的。在當時的社會,無論在生活、感情各方面,歌仔戲演員都受到社會上甚多的壓力,是一個可憐、可悲的行業。因為是演野台戲,居無定所,食、衣、住、行均隨戲班移動,生活甚為辛苦。而社會上普遍對演員多所歧視,視演戲是下九流的行業(下九流:藝旦、俳優(即演員)、婆嬤、吹、牽豬哥、剃頭、奴、捉(按摩)、土公)。戲班演員多是女性,在傳統觀念的束縛下,感情生活更是無奈,就算結了婚,也會因為在戲班裏發展出的關係,影響婚後的生活及夫妻感情,導致婚姻適應困難。
尤其是在戲班裡,除了清理自己的衣物外,演員通常是不做家事的,更為婚姻生活帶來無力感。我在《扮妝畫眉》一書中安排了一個情節來凸顯這個無奈。我以明月這個角色為例,她在戲班唱苦旦,是戲班台柱,婚後,婆婆要她殺雞,但因毫無經驗,無論她怎麼努力,就是無法下手。她婆婆一句:「連雞都不敢殺」,顯示出明月在家庭裡沒有地位,找不到活著的價值,得不到家人認同,可說是個「外來者」。另外,戲班演員通常教育水準較低,在經濟生活上益顯弱勢,既無生涯規劃之心,也無財物管理之能,因此,老演員只有待在戲班裏,尚能受到生活照顧,得到些許心靈寄託。歌仔戲演員的一生可說是活到老、演到老,最後老死在戲班。
其實歌仔戲裏的人物,反映現實人生的各個角色,在不同階段扮演不同角色。在《扮
妝畫眉》一書裡,阿芬是扮演「三八」的角色,她與家境富裕的阿吉相戀,但遭到男方父母的反對。某一天阿吉要被來自屏東的父母帶走,阿芬在後台很難過,但輪到她上場演出時,仍要強忍悲傷,扮演「三八」角色來娛樂觀眾。藉由阿芬所說的:有人在戲裏扮「三八」,戲外是「苦旦」;有人戲裏扮「忠臣」,戲外是「奸臣」,點出戲班演員的表面、內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而這也是人生不斷上演的戲碼。
最後我以戲班錦堂伯的話:「只要站在戲台上,都要認真,不可馬虎,就算沒人看,也要演給「天」看、演給「仙」看。「不管人生如何,我們都要認真過生活」,這是我得到的寶貴啟示,願與大家共勉。


 

知名小說家凌煙小姐開講 文友們專注傾聽演講
知名小說家凌煙小姐開講 .
.文友們專注傾聽演講.
主講人與談創作分享 民眾駐足欣賞凌煙小姐創作文物展
主講人與談創作分享.
.民眾駐足欣賞凌煙小姐創作文物展.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