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駐館作家楊翠與民眾分享從綺麗少女到歷史原愛-我的文學成長之路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61130第16版副刊(上) 台灣時報961201第16版副刊(下)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活動本次邀請兼具作家、學者、老師身份的楊翠女士擔任駐館作家,暢談她的創作歷程與成長經驗,她表示她的文學歷程深受阿公楊逵的啟蒙,與阿公在大肚山東海花園生活的一點一滴都烙印在她記憶的最深處。演講在輕鬆的氣氛中進行,結束時,現場民眾均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散去。
楊翠是楊逵最鍾愛的孫女,一九六二年在高雄出生,成長於台中,台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曾任《自立晚報》副刊編輯、《自立週報》全台新聞主編、《台灣文藝》執行主編、台中縣社區公民大學執行委員、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助理教授。現任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研究領域包含台灣文學、台灣婦女史、性別文化研究。著有散文集《最初的晚霞》、學術論文《日據時期台灣婦女解放運動》、博士論文《鄉士與記憶:七○年代以來台灣女性小說的時間意識與空間語境》、二二八口述歷史《孤寂煎熬四十五年》、與施懿琳、鍾美芳合著《台中縣文學發展史.田野調查報告書》、與施懿琳、許俊雄合著《台中縣文學發展史》、與施懿琳合著《彰化縣文學發展史》,研究以原住民文學、女性文學、台灣婦女史為主,相關研究論文十餘篇。
楊翠被外界視為「古墓派傳人」,她的創作以散文與文化評論見長,作品散見各報,內容多與性別、文學、歷史、文化等議題相關,富含社會關懷與文化批判,曾擔任台灣副刊「非台北觀點」、台灣副刊「理性與感性」、勁副刊「五四運動」、聯合副刊「幸福紀念日」等專欄作者。
楊翠在高中時期所寫的散文即頗受文壇重視,是大家公認的秀麗之筆。在過去,楊翠寫楊逵的文章不計其數,幾乎篇篇都反應了楊逵晚年純真的一面,她是楊逵晚年生活的一大支柱,她的每篇文章,都是楊逵生命最後時光的見證,令人感受到她的堅忍、實在與善良。楊翠認為文學猶如一面內視鏡,用來探索意識、潛意識的垃圾箱與藏寶庫;文學也是陽光微粒,用以清理心靈暗處的抽屜,曝曬發霉的人生書冊。文學的世界是一幅繁麗星圖,抒情寫景、敘事論理、懷舊憶往、土地情愛、親族情感,每一顆星子都擁有閃爍的天空。她深信文學是一把樂器,而每個人內心都躍動著屬於自己的文學音符,只要找到合適的樂器,就能唱出屬於自己的文學樂章。
演講內容大要如下:
我的生命一直在繞行,也因此看到了更多生命的風景,對生命有多一些體會,因而感到無比的珍貴。在一個地方住得久,並非那裡就是生命的故鄉,雖然我大部份時間住在北部(新莊),但是高雄才是自己生命的故鄉。台灣歷史、台灣文學、性別議題是我研究的三個面向。
一、 古墓派的武功秘笈-我的文學啟蒙點滴記事
其實我並不知道阿公是一位作家,小時候與阿公同住,一直到了1973、1974年逐漸有人來訪時,聽到些事件,慢慢才瞭解,在阿公的年代,他被現實的社會和歷史記憶遺忘,寄出去的文稿被退稿,並非文章寫得不好,而是因為政治犯的身份。因此我看到一個被歷史遺忘的老人,但更看到在禁錮時代裡的一個文學老人,在那樣的困境中,他對文學的堅持與耐力。
二、 文學的最初悸動-少女十五二十時的文學之夢
1.童年閱讀經驗中的最初悸動是亞森‧羅蘋、福爾摩斯,小小年紀便鎮日沉浸在他們所構築、完全迥異於現實生活的世界裡。
2.閱讀阿公書架上各式各樣的書,無論看得懂或看不懂,有書就看,在東海花園這座沒有鄰居、沒有電視與收音機的荒山,閱讀成為我唯一的心靈窗口。
3.高中時代則有朱天心、三三集作伴,更沈迷於瓊瑤的言情小說,少女的心被纏綿悱惻、愛恨糾結的小說情節深深牽動。常常會等阿公睡著後,躲在棉被裡用手電筒照著偷看,邊看邊哭甚至還吵醒了阿公呢。(這是我與社會的連結,也是我文學的啟蒙)
4.振翅離鄉就讀輔仁大學,1985年1月搬進學校宿舍(因為想脫離阿公),1985年3月阿公過世,在中國時報人間版發表「永遠相陪伴」(紀念阿公),讓我由原先的背叛(離家)到失落(阿公過世),那種對親人既依戀又想逃離的情感,是激起我對台灣文學熱愛的元素、符號。
三、 從綺麗少女到歷史原愛-我的創作母題之一
以前我們讀的台灣歷史都是清朝台灣開發史,如果提到日本統治時期到國民政府遷臺,就因政治的敏感因素而略過。當我寫了一篇文章「長白山」拿給阿公看時,他看了後說:「長白山你去過嗎?先寫熟悉的事、物,從生活週遭開始,要能感動才是有意義的存在」。如果說我受到阿公的文學調養,這正是我的領悟,也影響我的寫作方向:
1.寫熟悉的生活週遭(文學與生活的親密關係);
2.寫自己的感動與感傷(文學與社會現實的纏綿);
3.寫阿公的經驗、島嶼的歷史(文學的歷史原鄉);
4.回根土地,貼近人民(文學的土地認同)。

四、 打開一扇屬於台灣查某人的天空-我的創作母題之二
1.我的碩士論文為《日據時期台灣婦女解放運動》(以《台灣民報》為分析場域1920-1932),同時我也寫了篇文章〈從土匪婆到賣花婆-台中阿?葉陶的故事〉(1997.07.18),但從訪談中發現,許多記憶或因知道得太晚,或因長輩多已往生無法求證而覺得模糊.讓我既疼惜又可惜。
2.初次走進台灣查某人的歷史記憶(日據時代台灣女性史的研究經驗)是記錄自己的阿?(葉陶)。
3.由於自己母親的遭遇,在不知道任何事情況下,父親被抓入獄,長年生活在恐懼中,為雖強韌但卻憂傷的母親(母親生命經驗所照見的女性群體經驗)而寫下的紀實。2003.11.18在台灣日報發表「孤島」(描寫父母親生命的存在如同孤島般)
4.傳述廚房後院的故事(寫失去發言權的女性群落的生命經驗)
5.失去魚鰓的魚群(再學習場域中的婆婆媽媽)對現實生活的真實紀錄。
五、 發現親族.發現台灣.發現自己-我的台灣文/史研究路徑與心境
1.我是平埔族(阿嬤葉陶)的後代,父母親亦是228受難者家屬,在這種家庭的聯姻下,生活是愁悶、恐懼的,而經濟是困頓的,父親尚可用工作來舒緩,但母親的精神則加倍陰暗,這也是引發我研究台灣婦女史的心路。
2.給知心靈魂的祝福-從東海花園‧台中女中‧大肚山出發的文學心靈,引導出有感的閱讀、有感的創作與有感的研究:不是為寫作而寫作,「沒有什麼是一定要寫的,除非那個問題撼動了你,除非你能撼動那個問題」。
3.阿公的「好好學挖地,深深挖下去,好讓根群能紮實」,是我生活與文學之路的指引,願與各位文友共勉。
演講結束現場聽眾與作家互動提問:
一、問:當一個人在完全被監控的情形下,如仍想要寫作,該如何自處?
答:要練古墓派的武功秘笈,永不放棄,絕不停頓,耐心守候,等待節氣,堅定相信,有一天終究會被看見。
二、問:新世代(後代)如果對歷史沒有感動,那歷史也是沒有意義的,那文學的表達方式為何?
答:1.歷史不是時間的距離,而是心靈的距離,故而要拉近人與歷史的心靈距離。
2.要有耐心,慢慢地影響其他人,需要找一條路進入,而文學是
一種好的策略。
三、問:可以「以文學角度寫歷史」,也可以「以歷史角度寫文學」,請問您對這句話的看法?
答:1.我寫歷史時有文學的氣味,在寫文學時有歷史感。
2.如果寫口述歷史,則需有歷史真實度(人、事、地、時、物非常清楚);如果是文學性的,那就可以由你童年記憶開始化作你文學的元素;如果是學術性的,那必需要客觀、真實、文字精確。
3.我現在如果寫散文就用文學性的寫法,而寫口述歷史時,就用口述歷史的規範。
四、問:人是有歷史感的,是否可用藝術的方式(表現二二八當時的情況)來解決歷史的傷痕?
答:1.我現在是用文學書寫的方式表達,而用藝術方法是增加空間的表現。
2.無論用何種方法,都需用一元的標準來評論、表達歷史記憶的再現、癒合。
3.只有將歷史公開,否則黑影永遠跟隨在我們身邊。


高市圖施館長致詞 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楊翠教授主講
高市圖施館長致詞 .
.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楊翠教授主講.
民眾專注聆聽演講 楊翠女士創作文物展
民眾專注聆聽演講.
.楊翠女士創作文物展.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