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陳義芝高雄文學館開講「我的學詩歷程」

現場實況錄影 台灣時報961023第16版副刊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活動本次邀請曾任聯合報副刊主任的陳義芝先生擔任駐館作家,於本月2日至14日設有他的作品展覽並舉辦文學講座「我的學詩歷程」,與民眾大談他的學詩歷程與對其詩作的見解與賞析,令前來聆聽的文友們大飽耳福。
陳義芝出生於花蓮,成長於彰化。台灣師大國文系畢業、高師大中國文學博士。歷任《詩人季刊》主編、《聯合文學》資深編輯、聯合報副刊主任,現於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任教,講授現代文學課程。 他自1972年開始文學創作,著有詩集《青衫》、《新婚別》、《不能遺忘的遠方》、《不安的居住》、《陳義芝‧世紀詩選》、《我年輕的戀人》等,散文集《在溫暖的土地上》、《為了下一次的重逢》及學術論著《從半裸到全開-台灣戰後世代女詩人的性別意識》、《聲納-台灣現代主義詩學流變》等。其作品特色是思維細膩而有力、表現新穎而自然,無論何種主題,在他筆下均顯得細緻而動人;曾獲時報文學獎推薦獎、中山文藝獎、詩歌藝術創作獎、台灣詩人獎等,並曾應邀參加新加坡國際作家周、日本秋吉台國際藝術村翻譯計畫等,其詩集更有英譯本及日譯本。
陳義芝因為在高師大修讀博士學位而被列為高雄作家,他引用周作人所述:「凡我居住過的地方就是我的故鄉。」將高雄視為其故鄉之ㄧ。近年來,他亦相當熱心參與文化局所辦的文學活動,於百忙之中應邀到高雄市立圖書館所舉辦的「與作家有約」及「送文學到校園」等活動,與市民朋友及高中學子分享文學創作心得。
也許因為過去教育上較不重視當代文學,而使新詩在文學中一向被認為是小眾;然而,值得慶幸的是,今日當代文學已被認為是值得投注研究與創作的領域。陳義芝說:「從事文學創作已30餘年,新詩是他長期發表的文類。」他認為新詩通常不直接表達感情,而是透過象徵手法來傳達,因此,以意象(比喻)的方式來呈現是新詩主要的創作方法。在今天的演講中,陳義芝透過對自己詩作的解釋,讓讀者瞭解詩的創作歷程,期有助於讀者日後閱讀新詩作品時得以更深入的角度來欣賞。
或許是因為生長在較貧苦的環境裡,陳義芝的作品中常流露著對週遭人、事、物的深切情感,他今天選了8首(因時間關係只欣賞5首)詩作與現場文友分享,包括懷想三歲前花蓮住處的〈重慶街六號〉、移居至彰化時描寫父親辛勞的〈海濱荒地〉、父親過世時寫下的〈四月二十一日,大埤湖〉、為紀念2003年於加拿大逝去的小兒子所寫的〈焚燬的家書〉,以及他在2007年赴緬甸仰光參加文學研討會時,因有感於當地人民生活困苦而寫的〈仰光〉等,每首詩都將他最深刻的情感發揮地淋漓盡致,令現場聽眾無不動容。
賞析如下:
第一首:《重慶街六號----花蓮老厝火燒後》
(1994.6.20原載《台灣文藝》節錄)
每逢起霧就想起
那棟老厝,在花蓮重慶街
浸在火焚的煙霧裡
像曝光的照片看不清楚
只露出一列屋瓦(此處象徵著童年記憶的糢糊,雖有些許影像但卻又似乎只看見屋瓦(實體)般地若有似無)
三歲的我坐在霧動的屋瓦
霧,在花蓮的清晨
……
火車自遠而近自天外而來

河,似乎也從天外來
暴雨湍急,皮娃娃他要入水中
藏住頭,久久不出來
……
哥哥那班人拾起他的衣褲大聲哭
排著隊從花崗山走回來

一個挨一個
走入時間的負片,家的盡頭
走入一扇扇關起的門 (此乃兒時記憶,似真似幻,看似平淡卻是極度驚恐)
……………………
四十歲的我帶著一具
四十年的老相機,二月過年
孤零零走回重慶街
………………..
隨鋸木場的電鋸聲
突突向高空衝
隱約有壓低的人語著慌地問
六號,是六號嗎(懷疑自己已然回到曾經居住過的地方,如夢似幻)
其實四周安安靜靜
什麼聲音也沒有
下午的陽光斜照馬路右側
一家按摩院(原地已另興建為按摩院,按摩院看似放鬆、靜諡,實則內心有著驚濤駭浪的起伏)
第二首:《四月二十一日,大埤湖》(節錄)
最後一天(點出時間)
父親坐在湖邊(點出地點)
之後就進了醫院
………………….
父親許久不看山水的眼光
隨一隻白鷺鷥而起落
我問喜歡坐家裡還是這裡
他說這裡

最後一天我陪父親吃飯
在湖邊的咖啡館
一口一口地餵他,像嬰兒張著嘴
不說什麼話
也不想匆匆離座(此處象徵不想離開人生的心情)
…………………
等咖啡上桌,父親說自己來
他用顫抖的唇去接
假牙在嘴裡發出格碰的聲音(此為發出體力虛弱的預警)
那日陽光不錯
我說爸去湖邊散個步吧
……………………
山坡是如癡如醉的桃紅山芙蓉(以燦爛的景象為底)
更遠,一樹紅葉獨立在晚春
一人持長竿拋長線到湖心(此處象徵人生命運的長線)
…………………
那日陽光不錯
傍晚天色卻將陽光收了回去最後一天(此處與全詩第一句呼應)
我背起父親
走向停車的地方(象徵醫院)

(後記:2002年五月二十日其父親辭世,而在四月二十一日作者陪父親一遊內湖「碧湖公園」。碧湖原名大埤湖,為紀念這一天而於6月寫下的紀念詩。)

第三首:《焚燬的家書》(節錄)
(作者之子於2003年06月11日在加拿大因車禍不幸往生,作者2004年04月30日在台北內湖寫下):

我怎能再和你說話
和雪花飄落說,和冰河溶說
和北緯五十三度杳冥的雲煙
一條電話線一陣白楊林的亂風說
當六月十一日過後
…………………………………
已不在同一個時代,我們
也告別了共有的時代。
那曾經揉雜
異地相思,寄宿孤獨,生活與課業的茫然
綁住天下父母的焦慮孩子的鬱苦
而今都成了斷訊的回憶
………………………….
你父你母養育過你的生,現在仍養育著你的死
……………………….
這小小的骨罈竟是你再生的搖籃
…………………………
你駕駛的紅色跑車突然又闖進我夢裡預警
那是重來探訪的訊息嗎?黎明的光
告訴我,告訴我怎能再和你說話說
至死方休的話
(作者誦此詩時的語調,其喪子之痛的哀戚任誰都聽得出,何需再多做解釋!)
第四首:《仰光》(節錄)
寶傘懸垂無一絲絲風
金鈴也靜默。日午
仍有僧侶赤足石板地
繞塔走動如一粒
褐色的念珠(此段點出僧侶的人格精神)
………………………
儘管菩薩的遺骸已化成舍利
迦藍的園林人間遍佈
但四野總是蠅蠅嗡嗡
成群的烏鴉飛上,飛下
在頭頂上喊:要(人的慾望、慾念)
……………………………………
一百零八雙僧足踏過雲氈向前
佛陀,是?引領的路嗎
黃狗在吐氣蒼蠅在踮腳
?垂眉俯瞰的是
廟宇的香火還是困苦的眾生(點出緬甸人民生活困苦)
…………………………………
二千五百年金塔一瞬可成灰
何謂輝煌?當日光隱入層雲
驟雨即將降下(此為期許與警惕)
(這首詩是詩人參訪緬甸仰光市大金塔後,於2007年04月06日發表的詩篇。當時仰光尚未發生和尚、僧侶遊行事件。)

最後,詩人說:「詩需要讀者的參與和思考。」陳義芝總以新詩的摸索者自居,且自認是一位老文藝青年,一直在思索著「詩是否能更好?」,希望「真正閱讀、體會人生」。同時還要「開放思維,創新思維」,並相信「心是柔軟的、更是有溫度的」。

高雄作家陳義芝先生駐館講座 文友們專注聆聽演講
.高雄作家陳義芝先生駐館講座.
.文友們專注聆聽演講.
獲贈《為了下一次的重逢》民眾請作者簽名留念 陳義芝先生創作文物展展示著作.手稿.照片等
獲贈《為了下一次的重逢》民眾請作者簽名留念 陳義芝先生創作文物展展示著作.手稿.照片等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