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100 年第一場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講座曾昭旭分享愛情學與我

現場實況錄影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今年邁入第六年,至今已邀請了116位高雄作家駐館,今年預計將邀請22位作家繼續提供文物展與文學講座,讓民眾認識更多高雄作家。今年第一位駐館作家邀請知名論述及散文作家曾昭旭擔綱,以「愛情學與我」為題,娓娓述說他對愛情、婚姻、兩性關係的研究,與民眾分享他對愛情學的見解,為讀者重構新的愛情觀,開展新視野,令前來聆聽的文友們大飽耳福。
曾昭旭,民32年生。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博士。曾任教建國中學、中山女中、臺北師專、 高雄師範學院國文研究所所長、中央大學中文系主任,現任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其專長領域在於:中國義理學、生命哲學、愛情學。著有《老子的生命智慧》、《借問成功真何價?》、《試開天眼看人生》、《論語的人格世界》、《因為愛,所以我存在》、《不要相信愛情》、《解情書》、《永遠的浪漫愛》、《讓孔子教我們愛》、《我的美感體驗》等近四十部知名及暢銷著作。近年來,對兩性關係及婚姻愛情的關注是其致力寫作的方向。
曾昭旭的創作文類有論述和散文。他擅於從傳統中,淬煉出活用於現代的人生智慧,嘗試以傳統哲學體系來探討文學與生命的本質,以現代眼光加以詮釋,而以雜文和評論的方式呈現。散文以兩性研究為主軸,並將愛情和哲學結合,引導讀者去創造生活,體驗人生的意義。
以下擷取自演講內容:
我早在民64-75年在高雄師大教書,之後還是每個月來高雄一趟,主要在高師大斜對面的御書房茶藝館開課講解電影,至今已有14年,可以說我一直和高雄保持聯繫。 今天是第一次來到文學館,很高興和大家一起閒聊。以『愛情學與我』和大家分享個人觀察己久的兩性關係。中國早期傳統兩性婚姻關係中,常因經濟上的考量而結緍,但現今女性已有獨立的能力與社經地位,早已不需依靠男人而生存。我們應該擺脫古老傳統對兩性觀的束縛,思考獨立、感情獨立,才有能力去愛人,而得到真愛。
※※中文系和愛情
長期以來,我做為一個中文系教授,尤其是研究的是義理之學的教授,在這裏講「愛情」,可能會讓大家覺得好奇,想說中文系教授都是道貌岸然的,怎麼會講很現代的、很年輕人的愛情。
其實中文系教授講愛情是本份,因為中文系研究的三大領域是義理(哲學)、詞章(文學)和考據(史學)之學;義理講的是哲學,探討、關懷生命的本質、原理和如何調養生命,讓它健康的發展,而生命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愛情,它是心心相印、生命對生命,中間沒有其它的媒介和橋樑,讓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所以才需要人關懷,才能得到甜美的果實,不像文學的情節可以是虛構的,但感情是真實的,通過虛構的小說情節,讓人得意忘言,沒有得意之前,言是種媒介。
愛情是直接面對,沒有緩衝,所以很容易受傷;法律、道義和承諾都有媒介,讓人感到安全、保障,但愛情沒有這種保護。
所以,中文系講愛情根本就是本份,認為中文系是老古板是種錯覺,而現代的儒家是新儒家,所謂聖之時者,就是日新又新的精神,強調的是生命的本質。
當代台灣因為豐衣足食,很少有人會餓死,會自殺的有很多是心理問題,尤其是感情成為主要的煩惱來源。
每個時代有其問題,找到新秩序新答案 ,是新儒學內聖的探討課題。個人新的問題就是要找到新的方法來解決,這就是「時中」;儒家的聖之時者,關懷人的問題,內聖講的自我生命的安頓,道德是找到新途徑,實現所追求的道,而不同的人倫也有不同的關係。一般社會上講愛情有三種角度:
1、心理學:源自弗洛依德傳下來的心理學,看到的是為情所困(傷),告訴人們走錯了,所以才會受傷;它所講的愛情是假愛情。因為假愛情才使人受傷。
2、社會學:有社會學背景的人,常勸人要結婚,認為不結婚對小孩不利;結婚對青少年有益,這是基於社會安定而發言,與傳統的觀點是一致的,但迴避了對愛情的探討。
3、文學:文學的角度較能掌握浪漫愛的浪潮,心與心的觸動即永恒,但文學中的愛情在燦爛之後反而不被關懷,所以才有人說結婚是愛情的墳墓,也難怪人們婚後會有外遇;古今中外名著談愛情都跟配偶以外的人談,中國以前更是理所當然的三妻四妾,而古代藝人(即歌伎,是不賣身的演藝人員)和詩(文)人談戀愛,現代藝人是和有錢人談戀愛。但外遇不應是戀愛常態,而是因為夫妻間的愛情後續經營不足。
我所講的愛情是一輩子的,和一般人所講的不同,也不是古代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白首偕老。
※※愛情學
傳統的中國婚姻沒有愛情也能白頭偕老,西方有愛情但婚後要怎樣走下去依然無解;西方從15世紀文藝復興、啟蒙運動時就有浪漫愛浪潮,現代好不容易走穩第一步,浪漫激情消褪後能尊重彼此的自由意志,好聚好散,所以分手和離婚都不太有問題。
中國的浪漫風潮從民初五四運動開始,比西方晚了四百年,但到現在也有一百年了,有什麼成績?
現在年輕人分手都要求對方給一個說法,每對情人分手都會問為什麼不想在一起的理由?嚴重起來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或是用王水、騷擾、和狂叩,都不尊重個人自由意志。
中國傳統善於調養生命及交流,但嫁錯郎一生也很辛苦,所以要發展出愛情學,把西方浪漫愛的體驗和中國傳統的生命哲學結合,這才是完整的。
我講的愛情學系譜可以追溯到賈寶玉,但他是虛擬人物,也許是反映作者曹雪芹;我認為賈寶玉是新好男人的先驅,因為他由衷敬愛所有的女性,這是非常了不起的。 為什麼我要這麼說呢?這要從當時的環境說起。
中國傳統的心性學發端於孔孟,盛於宋明理學,中間有陸象山和王陽明的內聖(心)學培養了人的內在自信和尊嚴,但當心性學太往內在探討時,就會忽略了外在, 成了吃人的禮教。
到了明末清初開始重新注意肯定人的感官和情欲,認為只要適可而止都是好的,未必是萬惡淫為首。這種重新的體認讓民間有開放的氣氛,有人性解放的現象,例如袁枚無意功名,35歲就退休在家授徒,特別喜歡收女學生,據說的他的“隨園”就是紅樓夢中的大觀園。
袁枚也有新的見解,就是反對納妾,代表當時已經開始對女性的正視,這種時空背景下,曹雪芹筆下的賈寶玉才有現代觀念,在心靈上敬重女性,放棄男尊女卑的情欲。
在紅樓夢書中,賈寶玉的性經驗只有一次,一半是因為做夢(太虛幻境,表示是精神上的)和秦可卿的性是精神的,而另一半是在現實中和婢女襲人,但又不陷於性泥淖中,完全在心靈上看重女性。 雖然賈寶玉認為,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兒是土做的骨肉,所以看到女孩是清新像珍珠,看到男兒是濁臭不堪,但女孩長大就成了石頭,嫁人後就成了死魚眼睛;因為女人長大結婚,意謂著納入男性中心社會,失去了先天的清新氣質,這就是男人中心的社會,打造所謂婦德,即三從四德等,以維持秩序,犧牲個人自由和愛情,而女孩就儍儍的學習,成為男人心中的賢妻良母,不再是純真的女孩。
民歌手楊祖珺曾經說:「女人認真的把自己修養得玉潔冰清,好等待在新婚之
夜被一個不認識的男人來破壞,這種貞潔觀不是太荒謬了嗎?」的確,守貞應忠於生命、忠於愛情、忠於真理,而不是忠於某一個男人。
當民智已開,人人都受了教育,生存問題在技術上不成問題;因為西方的科技在解決生存所需的物質,民主法治是解決對物質資源的管理運輸分配等問題,而民主之後就是要自由,因此人與人感情問題成了新課題。
賈寶玉的困惑沒有得到解決,但至少他提出了問題,只是不能分出愛情及非愛情的界限。在書中,賈寶玉在感情真的只愛林黛玉,但寶玉關懷著雨中在地上畫「薔」字的齡官,這反使黛玉吃醋;賈寶玉也曾做了個夢,要伸手掏心出來給她,卻是掏不出來。最後寶玉儍儍的娶了薛寶釵,黛玉也死了,再來就是寶玉出家贖罪。
※※近代中國的愛情典範
民國初年有兩位名人對愛情的感觸很敏銳,但他們的選擇不同,一個是胡適,他選擇了事業而放棄了愛情;一個是徐志摩,他選擇了愛情而放棄了事業。
因為胡適是一位但開風氣不為師的人,他要為革命後的新中國宣揚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所以接受母親的安排娶了不喜歡的江冬秀,但他的婚外情沒間斷過,除了威廉斯之外還有許多別人。
徐志摩和明媒正娶的張幼儀離婚後跟陸小曼結婚,請他的老師梁啟超證婚,還被梁啟超痛罵了一頓,這是完全新的潮流。徐志摩為何愛上陸小曼?是因為難得看到純真的女人(珍惜童年純真的人都不想長大),所以概括承受她的惡習,打麻將、抽鴉片,而徐志摩也企圖把她拔出來,但陸小曼是個頽廢的人,把人世看成骯髒不值得生存,男人都是臭男人,她的冰雪聰明如張愛玲;張愛玲是民國以來最傑出的作家,很少作家不受她的影響,但人生觀和陸小曼一樣也是頽廢的,把上海看成廢墟。
這似乎是金牛座的特質。也是金牛座的胡茵夢曾經在曹又方自辦的生前告別式中說,我們金牛座的人基本上認為人間不值得活。這讓場面有點尶尬,所以輪到我發言時,我說不要以為這告別式是為曹又方辦的,因為誰先走還不知道呢,所以這是為大家辦的告別式。
我的妻子也是金牛座,我曾經寫一篇文章給她,討論〈純真在世間的命運及所以成就之道〉;我曾經跟她說,我碰到她是難得,她碰到我是幸運。只有把愛情放在第一位的人,才是真正的情人,例如胡志強在邵曉鈴車禍時在電視上說,如果曉鈴醒不過來,他的市長就不用做了,因為市長可以讓其他人做,但他是她唯一的丈夫。在愛情學裏,會把愛情放在第一位的人,才會把功名看成過眼雲煙。
部長總是會有人做,不需要戀棧。當總統有什麼好,連下班散步回家的自由都沒有,更何況所有的人在上班時是角色扮演,唯有下班以後才是真正自由的人;做為人最重要的就是自由,所以下班之後,人才是人,才有隱私權。
金錢、權力在以謀生為中心的時代是男人的重心,現代的新人生觀是我最大,現在連檳榔攤的小姐都不願讓客戶叫她老闆,因為當員工,下班後時間是自己的,而當老闆要承擔所有盈虧,也有不少年輕人只工作兩三年就辭職出國旅遊,而公務員雖有保障卻也不免被人指指點點的。 注重功名的時代已過了,應該以戀愛為人生之本,也只有人有資格、有能力談愛情。
在空巢期,當子女長大離家立業了,自己從打拼的職場上退下來後,往往算總帳的是女人,當她們提出離婚時,男人還奇怪為什麼?犯了什麼錯?! 其實,男人依賴婚姻很嚴重,尤其在家庭中一直依賴女人的付出,所以男人應尊重女人,從不說黃色笑話開始,從學習做家事開始,在生活中不依賴女人;而現代的女人在生存上漸漸的不依賴男人,所以男人應該要覺悟,大家應追求人格的獨立,兩性才會有成功的愛情。
說回到徐志摩,因為他對陸小曼的愛非常真誠,如果不能將她從泥淖中救出來,就只好陪伴她,最後他到處兼課以彌補陸小曼造成的財務漏洞,結果搭貨機時失事;當然,徐志摩的逝世也使陸小曼清醒,最後成為知名畫家。
總結而言,徐志摩不明白如何把陸小曼救出來,也不知如何在傳統和現代間取得平衡;據說,徐志摩的父母不喜歡陸小曼,因為從陸小曼的房間常傳出歡笑聲,讓老人家臉色鐵青,所以,現在男人常夾在婆媳紛爭中間。
※※愛情學和新儒學
大家也不要以為只有家國的愛是大愛,愛一個人是真實的,愛天下國家是抽象的,但愛身邊的人都做不到,奢談愛天下國家,這愛是會變質。 
日本一個前首相就說寧願去議會被罵,也不想回家被老婆罵;因為政治人物沒有真正的愛情,才會要錢、要權、要色,戀棧權位。
唐君毅是新儒學宗師,生前有本談愛情的書:《愛情的福音》明明是自己寫的,卻只敢說是他翻譯的,因為在傳統氣氛下會被罵到臭頭;像我一直以來在宣揚男女相處的道理,就被人指責整天搞風花雪月,因為人們只要把男女放在一起,都會往壞處想,即使一男一女衣衫整齊的從房間走出來,都會有負面聯想。
做先驅和先鋒的人都很容易挨罵,這讓我想起孔子。同樣是開路先鋒的孔子逝世時,弟子們為他服喪三年;孔子是新舊時代間的邊緣人,因為他把貴族才能接受的人文教育向平民開放,所以被貴族不諒解,隱士也不諒解,認為他留戀人世,但孔子是因天下無道,故出來救世,他有他的自信,把君子提昇為身心修養的改變,所以孔子曾說自子路來到門下,惡聲不聞於耳。
孔子打破貴族平民的階級隔離,使得後人布衣可以為卿相,但所謂平民卻沒包括女人;因為當時的貴族是雕壞的玉,所以要開發新人類,就是平民,那些貴族就像現在的男人,平民是未開發的璞玉,如現代的女人,所以孔子活在現代,一定會破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
當然,孔子也在論語中留下三個謎團:
1、互鄉難與言,但有個小孩來請教孔子,這讓門人感到困惑: 孔子的解釋是要幫助人長進而不是壓抑;
2、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
一般而言,人們以此來評斷孔子瞧不起女人,但其實應是孔子自道修養的甘苦,因為女子和小孩是純真的平面鏡,直接反應、感應;大人和君子不是平面鏡,會原諒人,擔待人,反而不易凸顯他的過錯。所以一個人是否值得尊敬,要看他們回家後,是否能得到女子及小孩的尊敬,才見真章。
3、子見南子
南子是當時有不良風評的女子,而孔子居然和她相見,這使子路明白表示不悅。但孔子卻只是對子路發誓,孔子為何不跟子路好好講?因為孔子的行為太超越時代,當時根本沒有相應的概念來解釋,只有以良心發誓。其實,這些兩性關係的新概念,直到現在都還沒發展成熟呢。
提到新概念,像「寡婦」已過時,沒人再用,只說我先生死了,但她不是寡婦,因為稱寡婦要就要守寡;像女子不能抛頭露面也是過時的,而不忠也是過時的概念。
自由戀愛的位階高於法律和道義,它根源於自由意志,不能用法律定義保障,道義和承諾也是,唯有靠感情本身的支持,愛情要對愛情本身負責;如果男人對女人說雖然不再愛妳,但還是會對妳負責,女人其實可以為了自己的尊嚴向他說不!
這就是為什麼愛情學那麼重要?雖然,愛情學的內容至今尚無法講明白,但總要開始為愛情量身打造,讓新一代的人有所依循。現代人就因缺乏這樣的新觀念,所以情人夫妻間經常難以好好溝通,每個人都太自我,以致不能好好相處。
一般人都認為愛情是不能下定義的,不能理解的,不能捉摸的,但是人類的發展由宗教(對天的敬畏)而政治(對英明領袖的崇拜)而探討大自然的奧秘,已各自被人類的智慧破解,唯有愛情領域尚未得到充分開發;所以,我們要建構新的語言,這和傳統心性之學所追求的「道」有些類似,「道」把你從十萬公里外引到距你一步時才由你自己體會。
所以愛情學不是突然出現的,而是自古即有,宋明理學實證真我,但尚未實證真愛,而真愛來自於自我;假我無法形成真愛。
愛的根源在那?愛來自於真我,來自於自覺的心,像孟子的盡心知性知天,這才是宇宙的真理。
愛人的能力是後天培養而來的,所以愛要如何開發?這要透過情人間的關係來進行,像說理的能力、輔導的能力等,如果愛的能量不夠就累了。
戀愛是種修行,像我和妻子是同修的伙伴,40年來從沒吵架,只有認真的爭辯,也有談不完的話,我們也曾在她赴美探望父母期間越洋電話談天每天一次,少則廿分鐘,最長逹二小時。
總而言之,我所談的愛情學是一套通過夫婦實踐同修而漸漸發展出來的有關愛的能力如何有效鍛鍊培養的學問。


駐館作家曾昭旭先生開講 與民眾對談實況
.駐館作家曾昭旭先生開講.
. 與民眾對談實況 .
民眾踴躍索取曾昭旭先生簽名實況 曾昭旭先生文物展實景
. 民眾踴躍索取曾昭旭先生簽名實況 .
曾昭旭先生文物展實景.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