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高雄文學館「文學家駐館」講座二十二場王力芹守候不悔的路

現場實況錄影
   


記錄整理: 家禾

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活動,邀請作家王力芹,擔任本館第114場的駐館作家,以「守候不悔的路」為題,分享她在文學創作的心路歷程,暢談其在讀書、讀人物、讀山水中所體會之人生真趣,以及藉由寫詩、散文、小說來詮釋生命意義的不悔之路 。
王力芹,另以筆名妍音寫詩、散文集與成人小說,本名王麗琴,目前落籍在港都。靜宜女子學院中文系畢,中山中文所選讀六朝文學。曾任靜宜中文系助教,婚後專心持家育兒,子女漸長從事兒童作文教學,並潛心寫作。現為港都文藝學會監事,喜菡文學網小說版版主。

她偏愛文字的無言美采,她說:閱讀、觀照、書寫,全因本然;所見、所思、所感,皆可入作;詩文、小說、戲劇,都是抒發。作品有詩集、散文、旅遊筆記書等。以王力芹筆名創作兒童文學,迄今出版有《把悲傷留給昨天》、《寶貝惡作劇》、《賣麵包的女孩》、《姊姊的註冊費》、《只要我長大》、《酸酸甜甜17歲》等14本;以妍音為筆名的創作則有《詩藏無盡》、《姊姊妹妹遊台灣》、《不想她,也難》等,母女並合作親子交流圖文書《笑女花格格-親子加油站》等;短篇小說集《能飲一杯無》入選第11輯台中市籍作家作品集,少年小說《我的麻煩表弟》、《搶救爸媽大作戰》入選滿天星閱讀計畫98年度推薦圖書,《小搗蛋魔鬼訓練營》入選行政院新聞局第32次中小學生優良讀物。另得過2004年高雄市公車站亭燈箱詩文徵選、2007年高雄捷運詩文徵選等。
以下擷取自演講內容:
   各位可以發現我今天沒有製作powerpoint,因為我想呼應目前地球節能減碳的議題,我們應該要珍惜我們的地球,雖然以後可能會發現另一個可以居住的星球,但那是未來的事。
   在進入演講之前,我先跟大家分享一個謎語:「春雨綿綿妻獨宿」猜一個很簡單的字,猜中的送一本書!這個謎語在座四五年級的聽眾應該有聽過,來自布袋戲「雲州大儒俠」,我很巧妙的把它用在上一本著作《把悲傷留給昨天》。這個謎語也反應我近日的情況。
   早上來的時候有人問我,「妳先生怎麼沒來?」我回答先生這個禮拜出差,所以我今天是「妻獨宿」!
   因為「春雨綿綿」就是沒有太陽,「妻獨宿」就是丈夫不在家,所以就剩下「一」這個字,那「一」孤獨不孤獨?孤獨,寫作也是如此。
一、從閱讀說起
   我的創作歷程,要從我的閱讀開始;因為,對寫作者而言,閱讀是成長最大的
因素。
   我是四年級生,和我同年代的人都可以體會,四五O年代是清貧年代,閱讀的資源不像今天這麼豐富。我讀詩是源自年幼時母親常用漢語唱的詩歌,待會麻煩各位幫我用國語翻譯出來:「少年易老學難成,一寸光陰不可輕。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桐已秋聲。」我母親曾經跟我說,要好好讀書,不然時光一下就過去了!
   那時不像現在六、七年級生因為生活富裕了,有較多書可讀,所以剛開始是閱
讀人物(媽媽、阿祖)、山水和人群,直到進小學才接觸書本,但閱讀課本和課本外的世界是不同的,我常鼓勵小朋友用眼睛去觀察;最近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公布台灣閱讀力掉到第23名,引起一些討論,事實上,閱讀要在生活中培養才是根本之道。
   我讀第一本童話書是在小學三年級時,有個男同學轉學過來就坐在我隔壁,他長得很斯文,上課時還帶著一本童話故事書(格林童話),這也是我所看的第一本童話,我也因此開始喜歡文字,後來童話不能滿足我了,就開始看小說。
   我的大姐比我大8歲,給我的感覺像媽媽,因為母親事忙且嚴肅,我不太敢纏在她身旁吱吱喳喳,只好跑去找大姐!大姐那時常租瓊瑤小說回來看,我也不管看得懂看不懂都照單全收,也就正式進入全面閱讀時期。我國中一年級時家裡才有電視,就放在姐妹們的通舖間,在銀行工作的媽媽下班後的休閒是看電視,直到十點收播為止,小孩就都在客廳讀書,即使我們很想看,也會被要求去讀書,因為媽媽發音不是很好,把「快去讀書!」念成「快去賭輸!」,那我們就會回說:「讀書讀到賭輸不好啦!」但在媽媽心中,讀書是最重要的大事。
   我在書中吸取了養份,轉而在文字中抒發。少年時期即使沒有情感、經濟上的問題,偶爾也會有莫名的失落感,這時就是藉由文字來抒發情緒。

二、創作之路
   我高二那年突然對詩有很大的興趣,尤其是宋朝的詩,這可能是因為母親教唱了那首詩的關係。
   我早期(17-18歲)是寫詩及散文,目前只出一本詩集《詩藏無盡》;曾經有人問我怎麼不出詩文集,是因為我不喜歡文類混雜的感覺,詩就是詩,散文就是散文。我到現在也還是想寫詩,但很難把當時的詩緒找出來,因為寫詩要有很多精神思維,而我因為專注於兒童文學,所以就不太能專心寫詩。
大學四年的生活重心在閱讀,詩的創作因為談戀愛而中止;或許大家會問,不是談戀愛的人會寫情詩嗎?有些人談戀愛談得很痛苦,書寫很多感人的情詩,但我唯一的不快樂在於我和先生同姓,所以母親有點意見。
   我是在大一暑假認識了我的先生,他在新竹男生很多的那所大學就讀,而我是在全是女生的靜宜,所以是分隔兩地,每天以信件往返。給大家猜猜看,我第一次約會地點在那裏,一個很有文化氣息的地方,是在鹿港!那時我還帶了兩個女同學一起去,也去了天后宮、龍山寺,從而滋養了許多文學靈感,感情上更是漸漸的認定這個人是我終身依靠的對象。
   每一個人都是一本書,在每個人身上都能學到東西,所以喜菡老師曾經問我創作的小說是否有本?我回答她有百分之七八十是從周遭聽到的,看到的人物、山水等取材而來,像(白玉苦瓜)這篇短篇小說就是擷取自社會新聞事件。
   其實大家都會寫字,只要重新組合,就可能成為不錯的創作。至於如何藉由閱讀及觀察吸收滋養文學生命呢?就要從生活做起,像小孩子喜歡去吃炸雞,但那無法長期存在體內,倒是讀三本書就比別人多知道三本書的知識。

三、成家後的沈潛
   我直到四十歲以後才把文字當作我安身立命的地方,之前還沒把創作看作生命,是因為成家以後太幸福了,以致寫不出東西。
   所以,在老二出生前,我的創作量等於O!後來因為家庭經濟結構的改變開了作文班從事兒童寫作教學,也慢慢找回文學好風景;而心中也有聲音說,文字不是妳的最愛嗎?
   所以,民國83年出版了我第一本書《關心只為長相守》。
   現在我給大家看的是重新改版的,由於是全家動員編成的,所以意義非凡。書的封面是由我先生三長爺設計的,女兒攝影,兒子負擔印刷費用;大家可以猜一下「三長爺」是那「三長」?
除了家長、戶長,另一個是台語的「厝長」!他在我們家是從不做事的,所以絕不是「長工」,而且一票抵三票,但子女長大後有了自己的主張,現在三長爺會從善如流了!
   我的兒童寫作班開班不超過十人,我不喜歡小學裡每兩年換一任老師的方式,喜歡一手帶大的感覺,所以我帶班最長的是七年,彼此的互動及感情都很好,從這些小朋友身上,我也汲取不少養份,同時也以身作則的往前走。例如我要他們分享閱讀心得,我就要比他們更早閱讀,而且不能只讀自已喜歡的,所以我常到圖書館借書,還曾一次把一套十幾本《壽司料理王》借回家讀完!
   當然,要擴充小朋友的閱讀範疇就要找對小朋友有益的,同時在潛移默化中讓他們了解書中的意義;當然,有些書籍有點深度,像吳念真曾經說他在國中時,老師要他們讀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卡拉馬助夫兄弟》,並在開學時交讀書心得,但這本書並不是14歲的國中生看得懂的,所以吳念真就直接說他看不懂,和其他同學洋洋灑灑的心得相比反而得了高分,因為老師認為吳念真是坦白敘述而不虛偽,也能體諒他的人生歷練還不足以理解這本書在講什麼,更何況連老師自己也坦承看不懂!這就像小朋友看紅樓夢,可能只看到漂亮的字詞,還不能了解其中的複雜情節是一樣的。
   也因此,各位可以發現我雖然寫了21本書,但都讓人看得懂,所以還不足以成為偉大的作品,當然我也期許自己有朝一日能寫出經典之作。
   我在2000年開始用電腦,也開始在網路上po文;於是,我開始大量的吸收文字,也大量的創作文字,寫出的小說也多了。
   剛才提到的港都文藝學會,可能大家以為我是新人,其實在費啟宇老師創辦時,我就已經加入了,只是當時因為我的重心在照顧小孩,很少出現在學會的活動上。
   除了兒童文學,我也朝成人作品的方向走,像我在自由時報發表的作品也得到名作家凌煙女士的肯定,但出版市場的萎縮,讓我出書遇到一些困境,所以有些作品也還沒出版,還在各出版社間遊走,或是評鑑中。
   所以,這一條路走來,雖然辛苦但我不後悔!

四、不悔的路
   2005年開始,我就不斷的創作兒少作品,有人會問50歲了怎能了解17、8 歲的心理,這要歸功女兒。我的女兒是一隻小麻雀,每次放學回家都會講不停,把學校所有大小事都跟我分享,所以我在網路上每天貼一篇,貼出了《酸酸甜甜17歲》部分章節,這是我第1本兒少作品,之後也出版4、50年代時空的作品,其中多少有真實部份,例如《賣麵的女孩》寫的是我二姐,書中的女孩是邊工作邊讀書,而我二姐是先工作再讀夜校,書中爸爸斷了兩條腿,真實我父親車禍是傷了一條腿。
   《養豬的小女孩》取材自先生鄉下的故事,那個小女孩把所有資源給哥哥,反映的是重男輕女的不公平現象,而婆婆在對待第三代也是如此,例如常帶孫子散步會幫他買東西,但很少帶孫女出去。
   每個文字創作者經常會思考創作的主題,我會關照現在的時空背景,例如小朋友愛為他人取綽號,以及父母子女的相處情境,像《搶救爸媽大作戰》所敘述的就是父母分離狀態對小孩的影響。
   我用王力芹寫兒少作品,另一個筆名妍音是從我讀書時開始使用來寫散文、小說,大家可以猜猜看我用王力芹和妍音各出了多少本書?
   答案是兒少14本,散文及小說7本。
   對於未來電子書的發展,我抱持樂觀其成,但還是認為紙本書會繼續存在,因書本有種溫暖感,那是電子型式無法呈現。
   曾經有位網友說他很訝異看到我在國語日報上寫了武俠小說,為了寫武俠小說,除了金庸、古龍,連對岸的武俠,以及相關的知識都廣泛閱讀,以免講錯穴道貽笑大方。
   我的《寶貝惡作劇》原名是《幽靈巧克力》,是屬於奇幻但可愛的作品,下一集《神奇牛肉麵》也即將出版,如果沒改名的話;《虎神史志》(台語發音)講的是一隻蒼蠅在偶然的機會中學到了很好的功夫,某種程度是反應自己的學電腦歷程。我之所以寫奇幻的題材,是因為我希望創作能多元,同時也陶醉在創作的想像力中。
我相信,要寫出感動別人的作品,要先感動自己。
   我的先生從沒看我的作品,早期我寫詩時還會看一下,後來都沒看,但今年開始創作的武俠小說,先生就看了,我還請他基於客觀的讀者角度給一些意見;當然,先生會鼓勵我寫作,所以我很感謝他,偶爾會用稿費請他上個小館子。
   因為我的啟蒙詩是宋朝的詩,所以對宋詩有濃厚的感覺,尤其喜歡朱熹的這首詩:「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最後用這首詩和大家共勉,感謝大家的支持,你們都是我創作的活水,謝謝。

 

回目錄頁

背景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