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01背景01 回首頁
背景02
人物02局長的話網路讀書會故事媽媽高雄文學館書香推廣活動活動新聞稿
人物03
背景04

高雄文學館

景05
文學家駐館
送文學到校園
與課本作家面對面對文學營
全民培訓寫作
高雄文藝社團
背景03
背景04
背景05
背景06
title ‧‧》 高 雄 作 家 駐 館 活 動 title

99 年第十六場文學家駐館作家曾寬分享有夢 . 築夢 . 圓夢 — 港都文學觀

現場實況錄影
   

記錄整理 : 家禾

高雄文學館舉辦「文學家駐館」活動,邀請資深作家曾寬,擔任本館第 108 場的駐館作家,以「有夢 . 築夢 . 圓夢 - 港都文學觀」為題,分享他熱愛文學與創 作文學中有夢、築夢、圓夢的心路歷程。他說:寫作是他的特殊興趣,可以記錄生命過程、感情及思想,更可以反映時代及歷史背景。他的演說內容極為生動、豐富, 在輕鬆歡愉的氣氛中進行 ,可說打破笑聲最多的紀錄。

曾寬本名曾富男,屏東縣潮州鎮人。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廣電科畢業。 曾任屏東民立廣播電臺記者、屏東潮州國中教師、高雄市百盛出版社總編輯。現已退休,專事創作、演講,並擔任屏東社區大學講師及《文訊》雜誌駐屏東特派員、 百世出版社總顧問。

曾寬創作文類有散文、小說、傳記、報導文學及兒童文學。作品重寫實,長期關注地方文學的發展,忠實地反映時代與鄉土生活,期以作品改造讀者心靈,並為社會文化、人類活動留下痕跡。 著有長篇小說:《天一方》、《變色的月亮》、《山在融化》、《白色的憂鬱》、《多雷米》、《小冬的夏天》、《孤兒的日記》、《 黑牛漂流荒島季》、《畫翼天使》、《出堆》、《故鄉:大將 徐傍興 博士》。短篇小說集:《富庶海岸》、《紅蕃薯》、《陽光灑在荖濃溪》、《南柯非夢》、《落霧》、《銀色芭蕾舞鞋》。散文集:《陽光札記》、《小村之秋》、《田園散記》、《田園散記》、《田園札記》、《河濱散記》。報導文學:《南台灣物產》、《走過檳榔平原》。傳記:《楊恩典的故事》、《網住蔚藍天》及靈異小說多本。

演講一開始,高雄文學館廖小玲組長簡短引言:今天的駐館作家曾寬,他的創作以本土題材,讓世人更認識台灣文化。 另外,他的文學作品以安慰人心,鼓勵向上,詮釋人生為主。   相信他的演說會讓大家滿載而歸。

 

以下擷取自演講內容:

  我是高屏溪南邊鄉下(潮州)成長的小孩 ,高雄給我的感動是:時代在改變,政府也在改變,但高雄都不會忘掉屏東的作家,每次聚會都讓屏東作家參加。

  人生七十古來稀,我今年剛滿七十歲,對照《老人與海》的作者海明威六十多歲就拿槍自殺、端川康成在七十多歲時開瓦斯自殺、莫泊桑四十多歲就死在瘋人院裏、托爾斯泰離家出走後死在風雪中,我來我的生命是灰色而短暫的。

  我的作品《白色的憂鬱》是日記改編而成的小說,源自於我參加小舅子的兒子婚禮,那時主婚人和新人一桌一桌敬酒時,有個胖女人也到我坐的這桌敬酒,後來我的小舅子帶她來介紹給我說:「我姊夫是作家,出過很多書。」那胖妞就一直打量著我,直到宴會結束,我的小舅子和她跟我一起開車到一家醫院,那女人拿給我一本藍色的日記,要我以它為題材寫成小說,我問她為什麼不自己寫,她說她不敢看,看了會流淚,就像我老婆死後我也不敢看她以前的照片,因為會傷心難過;故事的主角是位女醫生,本來在台北行醫,後因婚姻失敗,回到後山台東,她以父母留給她的房子作為醫院,專注診所的工作,而且經常往診,但是台東是資源缺乏的窮縣,所以,她經常拿不到健保卡、掛號費,甚至拿不到醫藥費,可說是做虧本生意,後來她因前夫經常騷擾自殺,留下一棟白色三層樓建築物,送給陪她十幾年的女管家胖妞。

  許多作家都是老了才成名,因為人老了,經驗就會很豐富,靈感就會像泉水一一湧出,所以我打算七十以後努力寫作,每一年出三本書 ,有所謂人生七十才開始,讓我忘記老將至云爾 !

  我也很容易得憂鬱,但我把憂鬱轉到文章中,也因而得到無限快樂。

◎有夢

  人生有夢,像最近有名的小胖林育羣,在國內參加歌唱比賽老是被打下來,但他的夢是成為歌星,而且永不放棄,所以一首〈奇遇恩典〉讓他在美國成名。

  夢等於我們的理想,但太多的夢會一事無成,就像一個男人交五六個女朋友,一定是沒結果,所以,女朋友一個就好。

  有本書叫《最後的演講》,作者蘭迪教授在四十六歲時被診斷罹患致死率很高的胰臟癌,隔年癌細胞轉移,醫生告訴他只能活三個多月,於是他應學校之邀發表了一場演說,名為「最後演講」,把一生的事都說出來,這場演講得到很大的回響,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傑弗利也把採訪他的內容編成書,而今,教授已逝,但書還在!所以,我們要留下生命痕跡。

  海明威若沒寫《戰地鐘聲》,就沒人知道他是誰,也不知他的思想是什麼?《老人與海》又怎麼會得獎?

  《老人與海》講的是老人好不容易釣到一條大旗魚,但拖到岸上時已被鯊魚吃光,只剩骨頭,於是老人把魚骨讓好奇的人觀看,他則是只想回家睡覺;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人生本來就一無所有,不論如何努力,終將也是一無所有。 所以要趁時把一切留給世人。

  我也說過,看書的人不會得憂鬱症。

  現在的人都不喜歡到書店買書,而四分之三的人不好睡,是因為不看書也不買書,像我的一位朋友就因為我的書而好睡,因為他把我的書當枕頭 ? 睡不著覺便拿書來看,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我送書給我朋友,有次看到朋友家中,我送的書被蒙上灰塵,好像是沒看,所以趁他不注意就把它拿走,朋友發現不見時跑來問我有沒有看到那本書,我就承認是我拿走的,他就責怪我怎麼知道他不看,因為他要等到七十歲才看,但到時夕陽將西下。 

◎築夢

  天生我才必有用,上帝造人一定有用處。

  台灣光復不久,小學畢業就可擔 任國小 老師。我在國小三年級時寫作 文被 老師踩到地上,還把我罵到臭頭,說我的作文狗屁不通。但回家遇到算命師他說,我以後會寫文章。這句話燃起我的希望!

那位 老師 80 多歲了。有次我們學校一百週年,他還上台演唱日本歌,也在人群中認出我,還介紹給其他人說,他很早就看出我很會寫文章,還跟我擁抱;我又氣又恨真想給以老拳,但想如果沒他嚴格管教,也不會有今天的我,所以我接受他的擁抱。

  我每天六點多到校,趁同學、師長還沒來學校時先閱讀報紙,但因閱讀能力不夠,所以都是跳著讀,到國中時開始向五個同學要借書證去圖書館借五本書(每一張只能借一本)。那時報紙上的文章都是大陸作家的作品,像本土作家鐘理和因種種條件而常被退稿,退到沒錢治病而得肺病死了,還好他的作品由林海音整理出版。

  生活體驗多的人,題材多,寫作才會順利。像漁船回來時,我會跟漁民聊天。

  我家隔壁是酒家,晚上都很吵,根本沒靈感寫作,所以去佛教、道教的寺廟,但還是寫不出來,而到旅館寫作時卻被虧是在寫遺書 ( 因為我桌上全是稿紙! )

  最後我在墓場附近買了塊地寫作,也鬧過鬼,把朋友嚇得落荒而逃!但我自己是心中無鬼,因為沒聽過鬼把人打傷或打死,所以我的作品大部分在果園完成。

  我也曾經在果園中寫作中,被警察注意,因為我每天深居簡出,中午出來買個東西又匆匆回小屋,晚上三更半夜才離開,在那個保密防諜的年代,警察還配槍來訊問搜查,懷疑我是不是販毒或是匪諜!我跟他說我是常在新聞報發表文章的曾寬,他才放心。

  我會寫作,要歸功於托爾斯泰和莫泊桑,因為我常看他們的書。教師受訓時,所有的老師都在睡覺,只有我醒著埋頭寫筆記,後來講師說我很認真,只有我從第一節開始就一直抄筆記,其實,我是在寫作。

  我在兄弟姐妹中並不聰明,送給別人也沒人要,當牧師也沒人會跟我信上帝,想來想去還是寫作。

  我的父親喜歡文學,也常看小說,他是我的第一個讀者,常把我刊登在報紙的文章拿給鄰居看,一位同姓的鄰居因而也愛看,這讓我寫得更起勁,但他看的都是我寫好還沒發表的。我的父親總會把我刊在報紙的文章剪貼起來成為一本書,那是我的第一本書;可惜,父親在 86 歲那年就走了。

  築夢是完成 -- 就是要投稿,我真正築夢是從當兵開始。

  我當兵時是排長,所以有時間寫作,常投稿到新聞報。

  魏端是我的恩師,常催我的稿,但魏端過逝時沒接到訃聞,成為我的遺憾。

  台灣時報的前幾任主編是許振江,很有文學才華,挖掘了許多南部作家,但也發生主編被換掉的風波,後來去開出版社,結果也是虧錢,後來因為肝腫大而去長庚(沒有健保卡,所以到藥房買藥吃), 52 歲就過世了。

  南部副刊是南部作家的搖籃,而南部作家很少去北部發展,因為南、北差距太大,所以北部常退南部作家的稿子,我也常被退,但我沒有因此而氣餒;有次我還故意不貼郵票看他怎麼退,結果郵差通知要補郵資,宿友公開讓全校知道,所以另外找了個朋友當作投退稿的地點,有次他請我去他家,我以為是請我吃飯,結果是拿回一堆退稿。

◎圓夢

寫文章最有心得,是在退休後;我鼓勵大家寫作,尤其是寫家族史和回憶錄,我也幫他們修改、分段,像日本投降到國軍來台前,我就採訪那時的人,但聊天時沒有錄音機,也沒有筆記,所以受訪者不覺得害怕,但我卻收獲良多。

  日本有很多老人不見了,因為他們是浮報的老人,家人都不為他們報死亡,為著是領老人年金。未來的社會,老人會愈來愈多,應該要自立自強。

  《追風箏的孩子》是本讓人感動的書,作者是一個叫胡賽尼的阿富汗人,全家搬去美國後當了醫生,回想阿富汗內戰期間害死了一個小孩的故事,結果成名。

  很多人買一定是好書,而好書一定要買,因為文學是文化的主體。

 《前世今生》是我的妻子過逝後友人送給我看的,我覺得作者可能是在胡說,但讀者看了會很安慰,因為書中是說有個人死後會回來人生 80 幾次,但我是一個基督徒,認為人死後是受到審判,而不像佛教所說靈魂在地球上輪迴。

  陳冠學曾經感嘆,台灣缺乏大河文化,所以產生大作家很難;世界上有名的大河文化像中國的黃河、美國的密西西比河、埃及尼羅河、印度恒河等,台灣最長的是濁水溪、大甲溪的水最多、高屏溪的流域最廣、淡水河流域第二。 小巫見大巫,產生不了大文豪。

◎港都文學觀

政府有沒有責任提倡文學呢?

  作家是最可憐的一行,窮一生之力都在創作;台灣時報的副刊是義務在編的,所以沒有稿費,也不能苛責他;因為我曾經教導一個小孩寫作文,並鼓勵他投台灣時報,結果只有獎狀乙紙,讓小孩子很失望。所以我也希望,政府能支持報紙的副刊,因為各報的副刊是漸漸的取消了,不然,網路文學也將是未來的出路,也有作家寫部落格成名。

  台灣報紙可分成兩派,一派支持國民黨,一派支持民進黨,但目前只有蘋果有錢賺。

  高雄樣樣都不輸給台北,請問高雄的愛河和台北的淡水河那個乾淨?台北有湖泊嗎?高雄有蓮池潭、澄清湖及金獅湖等;高雄有港口,台北有嗎?所以可說是高雄山水甲台北,但是文化輸給人家,政府在辦活動時,都不請南部作家,這是很可惜的事。

【作家與讀者的互動】

:請問老師在教學的生涯裏有沒有難忘的經歷?
:當 39 年老師,經濟有困難學生的補習費、畢業旅行的費用都是我幫學生出的,

而每次畢業時都會跟他們說,忘了老師吧!

  曾經有個學生在上課時無精打采的睡到中午,他說因為父母離婚,三餐不繼,我就請他吃麵。若干年後,一個胖胖的警察來找我,要我一定要上他的車去東港吃海產,問他為什麼 ? 他就說是因為我那年請兩碗麵讓他很感動,忘不了。

:請問老師要如何處理情緒呢?
:情緒不好,我都試著看書;當然唱歌也可以,像我常常唱歌給我母親聽,她

快樂地跟著唱。當然,像海明威這些大作家會自殺,是因為高標準,在壓力下無法突破就走了,而一般人應該要有些生命的規劃!

駐館作家曾寬先生開講 民眾踴躍索取曾寬先生簽名實況
駐館作家曾寬先生開講
民眾踴躍索取曾寬老師簽名實況
文友們專注聆聽演講 曾寬老師文物展實景
文友們專注聆聽演講
曾寬老師文物展實景

 

回目錄頁

背景07